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80章 守候温柔56

第1780章 守候温柔56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也是突然间才想起一些事的。

    “会!你儿子什么都会!”

    雪落的作答,带上了明显的愠怒:自己唠叨了这半天,男人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啊;俨然没有意识到他今天所犯错误的严重性!

    “你儿子不但会自己盖被子,而且还会洗衣做饭、端茶倒水、铺床叠被呢!”雪落气呼呼的怒讽着男人,“用不了十天半个月,你儿子就会上班赚钱养家糊口了!竟然把才一周岁的孩子一个人丢在那么大房子里!你可真够亲爹的!就知道你嘴上说喜欢咱家虫虫,但内心却还是因为虫

    虫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小情人,所以你一直耿耿于怀!他的安危对你来说,根本就不重要的!”

    “……”见女人还是愠怒满满,封行朗便不敢再多问什么了。

    或许把小儿子封虫虫一个人丢在那鬼宅里,的确有那么点儿不妥;但也不至于严重到有生命安全吧?!

    看着女人心疼的把小家伙牢牢的抱在怀里;联想起女人为了生下小东西所受的苦难,封行朗微微敛眉;“老婆……真的很抱歉,亲夫真不是有心的……下不为例!”

    凑近过去想亲一下生气中的女人,却便女人嫌弃的避开了。

    “少来!”

    雪落有些泪眼汪汪的,“咱家虫虫都快十三个月了,可还不会开口说话……你这个当爹的竟然还把他一个人丢在一个空无人烟的地方……要是被野猫野狗的袭击了怎么办?他想喊救命都不会……”

    “咱儿子没你说的那么……脆弱!小东西神着呢!都已经知道跟我这个亲爹玩心机了!你看看,下午才刚把亲爹我咬了一口呢!”

    男人撸起袖子给女人看时,已经不见了那两排小牙印。

    “就因为他咬了你,你就报复性的丢下他啊?!”

    还是没能解气的雪落,底下头去,在丈夫的小手臂上就来了一口。

    “现在我也咬了你一口,你也来报复我啊!”

    “不急……等晚上!亲夫会好好收拾你的!”

    男人那微眯的眼眸,在女人的颈脖间轻吐着浮魅之极的言语。

    “……臭流氓!”

    雪落没好气的哼斥一声,便抱着小儿子下了车。

    “亲爹,亲爹,你是不是把虫虫弟弟一个人丢在大毛虫的房子里了?”

    林诺小朋友呼哧呼哧的奔了出来,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说道,“下次记得带上亲儿子我哦!亲儿子好帮忙照顾虫虫弟弟的!”

    “嘘!”封行朗朝小家伙做了一个嘘声手势,“你妈咪还生气着呢!不许再提了!”

    “谁让你没带上亲儿子一起的?亲爹你挨骂,也是好活该的!”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家伙立刻转身朝走在前面的妈咪和弟弟奔了过来。

    “妈咪,亲爹好过分,竟然把虫虫弟弟一个人丢在那么大的屋子里没有人照顾!要是虫虫弟弟有危险了怎么办?亲儿子想想就替弟弟担心!”

    这小东西……真是他封行朗的亲种!落井下石的本事,简直就是自学成才!

    “臭小子,你要是下次还能去毛虫子的鬼屋,亲爹就跟你姓!”

    封行朗宠爱的轻拍了一下大儿子的小P股。

    “才不要你跟我姓呢……”

    不过跟他姓……那不还是姓封么?

    突然反应过来的林诺小朋友,鄙夷的哼哧一声,“混蛋封行朗,你就知道跟自己的孩子耍小心眼儿!太不男人了!有本事你和我一起,跟妈咪姓林好了!”

    “……”这熊孩子是越来越不好糊弄了!

    “还是省省吧!我可不想有他这么个不负责任的巨婴‘儿子’!”

    雪落哼哼一声,依旧带着无法完全释怀的怒意。

    ……

    晚餐的餐桌上,封团团一直很殷勤的给她的诺诺哥哥添着爱吃的食物。

    或许是因为从小住在佩特堡里,大多时候都是用叉勺的缘故,封林诺小朋友的筷子一直使用得不怎么顺当。尤其在夹圆形食物的时候,失手的状况频发。

    而封团团从小就把筷子用得很好;她已经养成了给诺诺哥哥添菜的习惯。而且添的基本上都是林诺小朋友爱吃的肉食之类。所以他也是欣然享受。

    “团团,你别光顾着给诺诺哥哥添菜啊,你自己也吃哦!”

    对于懂事的封团团,雪落很是喜欢得紧;尤其生下小儿子封虫虫之后,她便更加的喜欢封团团这个贴心小棉袄了。

    “团团有吃啊……诺诺哥哥长得比团团快,他要多吃点的!”

    封团团萌甜甜着声音,听着着实让人心情愉悦。

    雪落是真想能有一个像封团团那样漂亮又懂事的乖巧女儿。

    “团团真乖!来,吃一个鸡翅膀吧!”

    雪落给小可爱送了一块可乐鸡翅,“团团今晚跟叔妈咪睡,好不好?”

    “不好!”

    替封团团作答的是封行朗,“今晚你得伺候我这个亲夫!”

    “……”臭不要脸!雪落怒怒的瞪了丈夫封行朗一眼。

    还算和谐的气氛,被封立昕接下来的话给打断了。

    “行朗,听那个日籍医生说,严邦失忆已成定局……而且还很有可能是永久性的。”

    封立昕的神情微显复杂,“我个人觉得:你还是去医院看看他更合适些!毕竟你跟严邦,还有白默,三人曾是申城的铁三角!突然就这么生疏了……”

    封立昕欲言又止。

    “就是!我不知道劝过行朗多少次了,他就是不肯去面对失忆的严大哥!”

    雪落也跟着不满的嘟哝起来,“要这么老不去,严大哥可真要把你给忘了呢!”

    “忘了就忘了吧!反正我跟严邦之间,也只不过是那种利益关系!现在利益链也断了……就让该结束的都结束吧!”

    封行朗言语中的深意,封立昕是听得懂的。

    但封立昕总觉得封行朗一直这么回避着,也不算回事儿。现在的严邦,就如同一张白纸,想不怀好意笼络他、靠近他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也好……”

    封立昕意味深长的喃应了一声,随之又微微的叹息:“但多个朋友多条路……即便成不了朋友,最坏也不能成了仇家啊!”

    雪落若有所思的放下了碗筷,“我今天去看严大哥的时候……他先是问我是不是封老二的女人……随后又问我为什么要经常去看他,而且还每次都回避着自己的丈夫去看他……我当时是真没话答他!”“既然不受欢迎,那以后就别去了!” 封行朗轻描淡写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