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79章 守候温柔55

第1779章 守候温柔5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真是亲爹!

    封行朗真的把小儿子封虫虫一个人丢在这幢空无一人的别墅里,自己一个人开车离开了。

    不得不说,他这个当爹的心还真够大的!

    要是被妻子雪落知道他把孩子一个人丢下了,不知道要怎么个家法伺候呢!

    封行朗当然不会让妻子知道!

    在他看来:这儿子散养一两个小时,肯定不会有事。因为在封家的时候,小东西时不时就会把自己藏起来,让大家满屋子满小区的寻找!少则十来分钟,多则一两个小时也是常有的事!

    因此也挨了妈咪不少的小打和恐吓。可小家伙依旧我行我素。可封行朗在财务部一待就是三个多小时,直到妻子接回了大儿子封林诺和侄女封团团,拿着刚做好的泡芙来GK找一早被凶了的小儿子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把小家伙丢在丛刚的鬼屋长达三四个小时了

    。

    “行朗,虫虫呢?”

    雪落本没想着打扰在财务部跟财务总监正商谈着的丈夫,可她里里外外的找遍了休息室和办公室,都没见着小儿子封虫虫。

    “……”上帝,自己竟然把那小子给忘了……是真忘了!

    要实话跟妻子坦白,不知道妻子会急成什么样儿呢!被‘家暴’的可能性很大!

    “那个……估计小家伙又躲到哪个角落里玩耍去了吧。”

    封行朗谨慎着自己的用词。本是要说被Wendy带出去玩了,又或者送去医院里找严无恙一起玩耍了,但被拆穿的可能性太大了。一个电话就可以!

    “雪落,你先别着急,我们分头找找!”

    封行朗立刻起身走出了财务部。绕行了好大一圈儿才甩掉妻子之后,封行朗在电话里叮嘱了Wendy几句,让她想办法稳住总裁夫人。随后便下到地下停车场,驱车火速赶往启北山城。

    启北山城离GK风投路程并不算远,封行朗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走的环城北路,避开了拥堵的市中心。

    本是要让邢十四偷偷摸摸来接小东西的;可那扇该死的智能门只认他封行朗的脸……

    “虫虫……虫虫……你在哪儿?乖了,快回应亲爹一下!”

    封行朗在空旷阴凉的客厅里嚷喊了几句,可整个别墅都静谧得异常。

    小家伙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自责的同时,封行朗也随之加快了上楼的步伐。

    早知道就在小家伙身上装一个定位器了。装是装过的,可装了两回手表和手环,都被小东西给自行扯掉了。

    封行朗正准备打电话让邢十四过来支援一起寻找时,却在三楼的卧室里看到了正酣睡中的小儿子封虫虫。

    小家伙小脸蛋儿红扑扑的,身上还好好的盖着被子;他到是睡得很安稳!

    “虫虫……虫虫!你吓死亲爹了!”

    封行朗立刻冲过来扯开被子,将小儿子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里,一连亲了七八下。

    被闹醒的小家伙皱着一张小脸,不满的瞪看着一停朝他刷口水的亲爹;吧唧了一下小嘴巴,又困意的匍匐在了亲爹的肩膀上继续酣睡。

    应该是真玩累了,小家伙着实犯困得厉害。

    “臭小子,你真把亲爹吓坏了!”

    担心小东西着凉,封行朗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衣将他包裹住。

    “你到是睡得四平八稳……知不知道亲爹和妈咪正着急的满世界找你?臭小子,你说你怎么这么淘气呢……简直就是亲爹小时候的加强版!”

    封行朗一边宠爱的拍抚蹭亲着小家伙,一边缓步朝楼下走去。

    在转身下楼梯的那瞬间,他突然顿住脚步回头朝卧室方向看了一眼……

    似乎……好像……

    这夜色见浓……该不会真有什么妖魔鬼怪要作祟吧?!

    封行朗发散的遐想,被妻子打来的手机铃声给扰了。

    “行朗,你在哪里啊?我还没找到虫虫……Wendy说,你午后带虫虫出去了是不是?”

    这个Wendy……就是没有Nina会办事儿呢!

    “你宝贝儿子正在我怀里睡着呢!虫虫……快叫妈咪!”

    “你到底把虫虫带去哪里了?快跟我视频!”

    小家伙本来就古灵精怪的,再加上一个忙碌的亲爹;自己真不该让男人把小儿子给带出门的。

    直到上车之后,封行朗才开了内车灯跟妻子视频通话,好让妻子放心。

    很好的回避了丛刚别墅的背景!

    视频中的封虫虫小朋友,小脸红扑扑的,一副困倦的呆萌神情。

    “虫虫……虫虫……我是妈咪,你跟你亲爹人在哪里啊?”

    在看到视频中的妈咪时,小家伙只是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便继续窝在亲爹怀里酣睡。

    ……

    “虫虫……对不起啊……妈咪今天不该凶你的!”

    从丈夫怀里接过睡得暖乎乎的小儿子,雪落一颗紧悬的心这才得以放松。

    被再次弄醒的封虫虫小朋友也没发脾气,只是嗅了嗅自己帅帅的小鼻子,便找到了妈咪带来的松软泡芙。就着奶瓶,小家伙吧唧吧唧的连吃了好几个。

    “行朗,你下午是不是没给虫虫喂东西吃啊?”

    雪落温声责备起了一旁的丈夫,“瞧把孩子饿成什么样儿了?”

    “放心吧,半天饿不着他的。” 封行朗随口宽慰了妻子一句。

    “还饿不着?你究竟是亲爹还是后爸啊?”

    雪落带上了愠怒,“你怎么这么不靠谱呢?虫虫才一周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估计除了他封行朗,其他人在妻子心目中都是长身体的时候。

    在雪落看来:自己生的孩子,只能自己凶自己打;别人稍有怠慢不负责,尤其是丈夫封行朗,她便感觉那是一种虐待。

    “老实交代:你今天把虫虫一个人丢哪里去了?”

    雪落紧声追问,“别以为我不知道:刚刚你明明就是甩开我跑出去接孩子了!!”

    “虫虫闹腾着要去丛刚那里……所以我就把他送过去了。”

    “封行朗!你竟然把孩子一个人丢在空无一人的别墅里一下午?虫虫是你亲生的吗?还是你觉得虫虫又是个男孩儿,没能如你小情人的愿,所你就不爱他?!”

    科学证明女人这种生物:发动直觉的时候,想象力仅次于梵高;发火的时候,战斗力仅次于奥特曼!

    封行朗决定放弃抵抗,任由女人埋怨自己的不是!

    封行朗被妻子雪落唠叨了整整一路!

    快到封家的时候,封行朗突兀的问了妻子一句:“雪落……我家虫虫会自己盖被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