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74章 守候温柔50

第1774章 守候温柔5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敌意?装的吧!!下三滥的小伎俩!谁不知道严邦对阿朗变态的心理?!”

    对于严邦,河屯向来都持有偏激的态度。

    “应该不是装的!”邢十二轻捏着自己的下巴,“因为我听到在邢太子离开之后,病房只剩下严邦和那个女人时,严邦问那个叫Nina的女人:说自己这回遭受的残害,是不是封老二所为?还说这个封行朗一看就不是善茬儿

    ,让Nina一定要提防着他!”

    河屯眯起了眼眸,似乎在思考和辨别邢十二刚刚的这番话。

    “尤其是那个白默,一直在严邦面前煽风点火说邢太子的坏话……就不奇怪严邦会敌视邢太子了!邢十二又补充道。

    “即便不是装的,那也极有可能是暂时的失忆……”河屯又开始了他凶残的想法。

    “那简单,我们把那个日籍医生抓过来问问不就清楚了!再让他动动手脚,让严邦永久失忆,那岂不是两全其美了?!”邢十二想得到是挺简单的。

    “什么两全其美?留个定时炸弹在阿朗身边,你说我这个当父亲的怎么能放心?”

    严邦俨然成了河屯的眼中钉、肉中刺;不把严邦彻底的除掉,他总觉得无法安心。

    “义父,严邦要是能永远的失忆,那最好不过了!这样一来,既不伤害你们父子俩的和气,而且还能……”

    邢十二抿了抿嘴,胆大包天的嘀咕一声,“义父,你该不会是真想逼着邢太子去认那个安藤老鬼当干爹吧?!”

    “住口!臭小子你怎么说话呢?活腻了是么?”

    暴躁而起的河屯,顺手就将手中的茶盏朝邢十二丢砸过去;邢十二也没有避让,愣是让茶盏砸在了他的胸口。好在里面的茶水早已经冷凉了下来。

    邢十二深知河屯的暴脾气,一次砸不中,他只会更加的愤怒,也更加的暴躁。

    似乎,邢十二懂事了不少!

    河屯赏了邢十二一记冷眼后,才又追问一声:“对了,真是阿朗主动去跟那个医生提出:要让严邦永远失忆的吗?”

    “当然是真的!一个正常的男人,谁愿意被一个有变态嗜好的同性恋给缠上啊!”

    随之邢十二又意味深长的浅喃一声:“封行朗对林雪落,绝对是真爱!”

    可不是真爱么?!

    封行朗明知道打不过自己,可为了捍卫他跟林雪落之间的爱情,他还是勇敢无畏的跟自己打了一架!

    关键是挨打了之后,既没有告状河屯,也没有让小十五知道从而记恨他邢十二……

    从这一点出发,邢十二还是挺敬佩封行朗为人的!

    “阿朗能早有这样的觉悟,也用不着我这样操心了!”河屯感叹一声。

    随之,河屯又朝邢十二招了招手,“十二,你先去把那个日籍医生找来,我得跟他好好谈谈!”

    “好的义父,我这就去逮人!”邢十二应声而退。

    ……

    Nina一直在犹豫不决:自己是不是要顺着严邦的问话,而‘抹黑’封行朗!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严邦应该是最为信任她的。

    她是他的妻子,是在他昏迷不醒期间,几乎寸步不离照顾他吃喝拉撒的贤妻良母!

    Nina不知严邦这样的失忆会持续多久;又或者是永远的这么失忆下去。

    当严邦恢复记忆的那一刻,是不是就成了她的死期?!

    不过男人在她的悉心照顾下,竟然能奇迹般的苏醒过来,就算是死,她也觉得值了!至少她让自己的孩子有亲生爸爸可以叫。

    不过即便自己现在‘抹黑’封行朗,让严邦提防他、憎恶他;保不准白默和豹头今后,又或者是封行朗自己不会对严邦吐露真相。

    看着刚睡着的严邦,Nina真的是感慨万千;她刚刚替他擦拭过身体,并做过了肌体上的协调性康复按摩!

    整个过程,严邦都没有遮掩或是避让;而是舒展着四肢,任由Nina的手在他的身体上拿捏。

    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Nina,偶尔还会用他恢复得较好的右手来轻抚Nina的脸颊。

    “幸苦你了!”

    刚刚严邦的这句话,着实让Nina欣慰得想哭。

    但她还是忍住了;握住严邦伸过来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

    温情脉脉的答了他一句:“不辛苦!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什么都愿意做!”

    说真的,这一刻的Nina,真想严邦就这样永远的失忆下去!永远永远都不要恢复记忆!

    动情了的Nina,附身过来,在严邦的额头上吻了又吻。

    “阿邦……我爱你!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我都至死不渝的爱你!”

    冷不丁的,Nina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紧了:那是睡梦中的严邦!像是缺少安全感一样,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Nina的眼泪瞬间就滚落了下来……难道旧习惯真的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了?!

    “妈咪,无恙要干爹……”

    小家伙打着哈欠偎依过来,轻轻的摇晃着妈咪的手臂。

    “不可以!无恙不是答应过你干爹,要留在这里好好照顾亲爹的么?”

    Nina当然心疼才三岁多的儿子,没日没夜的跟着她一起在严邦身边守着;

    “可无恙好无聊……无恙想去跟诺诺玩儿!”小家伙闷闷不乐的说道。

    “你亲爹刚刚才苏醒过来,他更需要我们母子陪伴在他的身边!”

    这些大道理对于一个才三岁多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一些;

    Nina不想让年幼的儿子太过失落,“这样吧,无恙可以给诺诺打电话啊!”

    电话是打给封行朗的。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在封家陪伴老婆孩子。

    “有事儿?”

    封行朗问得简洁,也平静。

    “封总,无恙他……他想你了。”

    向来锐利的女人,这一刻却有那么点儿不敢直面封行朗的小胆怯。

    应该是心虚了!

    “干爹……干爹……把无恙从这个鬼地方带走好不好?”

    手机里传出小家伙被禁足了这么多天的极度不满言语。

    “怎么就鬼地方了?无恙陪在亲爹亲妈身边不快乐么?” 封行朗柔和的笑了笑。

    “一点儿都不快乐!无恙都快要死掉了!无恙知道干爹家在哪里,无恙去找干爹好不好?”

    听得出,小家伙不但不快乐,而且还有那么点儿小情绪。

    “不许乱跑!干爹现在就去看你!”刚好,他正有话跟Nina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