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67章 守候温柔43

第1767章 守候温柔43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图什么呢?

    虚有的严太太名分?

    应该不全是!因为严邦极有可能这辈子都苏醒不过来了!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审视着消瘦上一大圈儿的Nina,淡应一声:“这种事,你用不着跟我商量!我又不是严邦的亲爹……”

    “我想请您给我和严邦当证婚人!”

    看到封行朗俊颜上的冷凝色,Nina便又补充上一句,“也当是给严邦冲喜!”

    Nina着实是个不可多得的睿智女人。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以及人生拼搏的目的。

    她很聪明:怎么样提条件,什么时候提条件,会让他人能够接受,而且还无法拒绝。

    “还……冲喜?”

    封行朗微嗤的哼声,“怎么,你这么一个现代感极强的女人,竟然也迷信那些伪科学的东西?”

    “陪伴在严邦身边的这些天里,我从未有过的满足!甚至于自私的想着,严邦不能醒过来也好……那样我就能照顾他一辈子了!”

    Nina微微唤息,“但现在,我却无比渴望他能醒过来……只求无恙叫他爸爸的时候,他能答应无恙一声!”

    封行朗的心,一下子就被Nina的这番话给说疼了!

    这个聪明的女人,总能一下子扎中别人的疼点。

    “行……你选个日子,我给你们当证婚人!”

    封行朗的声音微带着沙哑,最终还是同意了Nina这个稍显过分的要求。

    对于豹头而言,其实他早已经把Nina当成了嫂子;

    而白默,他也能认可Nina大嫂的身份;

    这些大部分都因为Nina是无恙的妈咪;而无恙是严邦的亲生儿子!

    所以对Nina提出来办婚礼冲喜,他们完全没有异议;只对封行朗这个证婚人有些不满!

    把医院布置成婚礼现场,本就没有什么喜庆气息可言;何况严邦还重度昏迷着。

    封行朗穿上了那套宝蓝色的西服。

    【还是穿那套宝蓝色的西服吧。你是我见过穿宝蓝色西服最好看的男人!】

    岁月将封行朗蹉跎得越发的沉稳,曾经张扬的帅气也变得内敛。

    一身大红婚纱的Nina,美得让人窒息。

    “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是的,我愿意。”

    “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是的,我愿意。”

    “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新娘可以亲吻新郎了。”

    Nina的红唇印在了严邦的额头上,满眸的温情。

    上前来给Nina托婚纱的袁朵朵,在下一秒便哭出声来。

    雪落的眼圈一直润红着。她真的很敬佩Nina对严邦的那份真挚的感情!

    “阿邦,快醒过来吧……大家都盼着你能醒过来呢!我跟无恙都需要你……快醒过来吧……我亲爱的丈夫!”

    Nina紧紧的握住了严邦的一只手,深情的凝视。

    刚开始,白默和豹头他们还一直提防着曾经有过恶劣行径的封行朗;但随着婚礼的进行,他们便只顾着伤感了。

    “无恙,你妈咪今天美不美?”

    雪落蹲身过去,轻轻的拉住一直靠在丈夫封行朗身边的严无恙小朋友。

    “美……妈咪美。”

    一身燕尾服的小家伙,帅气又憨态。

    “那无恙过去亲亲妈咪,再亲亲爸爸,好不好?”

    看到新郎无法亲吻新娘,着实心疼Nina的雪落,便想让无恙代替他爸爸亲一下新娘妈咪。

    “好……”

    小家伙听话的走上前来,代替重度昏迷的新郎爸爸,亲了亲新娘妈咪,然后又亲了亲一直昏迷的新郎爸爸。

    “无恙真乖!”Nina回亲了儿子严无恙两下。

    “无恙还想亲亲干爹……”严无恙看向干爹封行朗。

    “当然可以!”

    雪落见小东西如此的乖巧呆萌,便立刻应允了他。

    作为奖励,雪落上前来抱起严无恙小朋友朝丈夫封行朗走近过来。

    可等雪落抱着严无恙亲向丈夫封行朗时,封行朗却避让开了。

    “今天不许亲干爹!”

    有些不近人情的拒绝。

    “干嘛啊行朗?”雪落有些不解男人如此的冷情。

    封行朗没有作答女人的责备,转身过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

    或许这么多人之中,只有Nina懂得封行朗的拒绝。

    因为无恙是代替新郎爸爸亲吻自己妈咪的,似乎就不太合适亲吻他这个证婚人了!

    “呵,耍脸子给谁看呢?不识抬举!”

    因为不理解,本就对封行朗有些不满的白默,又是几声嗤之以鼻的怨言。

    随后,白默温情的靠近过来,从雪落怀里抱过了严无恙。

    “来无恙,小干爹让你亲!你想亲几下就亲几下!”

    可严无恙的目光还是追随着离开的干爹封行朗,一丁点儿也没想亲白默的意思。

    不等小家伙回应,白默便撅上自己好看的唇,在小东西的脸颊上连亲了好几下!

    “不要亲……不要亲了!”

    小家伙立刻抬起一双小手臂,撑开了自己和白默的距离。

    ……

    老安藤‘逃’回了东京。而墨隐团那两个行凶之人,也得到了该有的下场。

    似乎申城又恢复了该有的平静。

    在严邦昏迷的这两个多月里,雪落分明感觉到男人发自内心深处的郁结之意。

    有种孤形吊影的凄凉感。

    雪落知道,那是亲情和爱情给予不了的落空友情。

    “行朗,我们明天一起去看看严大哥吧?听白默说,从东京请回的那个神经类专家,用的什么液氧针治疗方法临床效果很不错。”

    “没空!”

    封行朗淡淡的哼应一声,“一个只能由营养液和氧气维系最后一口气的行尸走肉,有什么好看的?折腾来折腾去,到最后还不是要以器官衰竭收场!”

    雪落不满的抿了抿自己的唇,轻怨一声:“行朗,你怎么就见不得严大哥好呢?”

    封行朗捏了捏眉心,似乎不太愿意跟妻子谈及严邦的话题。

    “不是我见不得他好……只是残酷的事实如此而已!并不是你们不愿接受,它就能改变的!”

    “可我到是相信:有Nina姐对严大哥的痴心一片,严大哥一定会苏醒过来的!”

    女人总是更愿意去憧憬美好的东西。相信爱情会带来奇迹。

    “那严邦就更不用醒过来了!”封行朗冷哼一声。因为醒过来的严邦,只会无辜Nina对他的那份儿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