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65章 守候温柔41

第1765章 守候温柔41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邢十二被雪落这无心的一问,问得有些发懵了。

    这是要露馅的节奏么?

    完了,义父交待的任务今天怕是完不成了!

    不要……改天?

    反正严邦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苏醒过来的!

    关键是封行朗看向自己的眼神儿,完全就是审问的凌厉。

    其实邢十二的出现,信息量还是挺大的。再加上那句‘敢砸我喜欢的女人’,就更让某人多想了!

    “那个……天气这么热……我出来乘乘凉!”

    这借口……挫得连三岁的小孩子都不会相信。智商是硬伤!

    其实邢十二的智商到也不是很Low,就是情商和思维敏锐度差了那么一点儿!

    用世俗的话说:那叫单纯!有区别于奸诈之辈封行朗的单纯!

    “豹头,快去监护室看看严邦!”

    封行朗的思维敏锐度,自然要远高于单纯的邢十二。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提醒着蹲身在白默身边的豹头。

    据目测,白默应该只是见血的皮外伤,没有伤及大脑内部。

    反应慢上半拍的豹头,这才拔腿朝重症监护室冲了过去。

    等封行朗侧头寻看之际,早已经没有了邢十二的身影。

    “臭小子跑得还真够快的……”自己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叫‘敢砸我喜欢的女人’!

    目送着邢十二离开的方向,惊魂后的雪落立刻上前来查看白默的伤势。

    “白默,你伤得重不重?快答应嫂子一声啊!”

    雪落半跪在地面上,侧头朝一旁的肌肉型男说道:“快,快去叫医生!”

    等雪落回过头时,连丈夫封行朗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这个说话不算话的家伙!答应说来道歉交待的,受了那么点儿小挫折,竟然就丢下老婆跑了?

    或多或少,就有那么点儿冤枉封行朗了。

    封行朗是跑出去追邢十二的。

    因为这件事相当重要!

    事关严邦的最后一口气!

    至于妻子林雪落的安危,封行朗清楚没有自己这个导火索在,白默和豹头是不会、也不敢伤害女人一根头发的。他们顶多也就当着妻子的面儿埋怨他封行朗几句。

    很显然,封行朗是不可能追上邢十二的。除非邢十二有心停下来等他!

    而这一刻的邢十二,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封行朗了。所以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在医院的大门外顿足片刻之后,封行朗快速奔向停车场,取了车朝浅水湾呼啸疾驰而来。

    邢十二正犹豫着要不要把‘失手’一事汇报给义父河屯听时,门口便传来封行朗的怒吼声。

    “邢十二,你出来!”

    “出来又怎么样?怕你咬我啊!首先,你打得过我吗?!”

    邢十二自然不是被吓唬大的。封行朗也就沾了他是义父河屯亲生儿子的光,才这么为所欲为的;否则,指不定会被他打成什么猪头样呢!

    “敢跟我一起去见河屯么?” 封行朗低厉一声。

    “有什么不敢的!”

    虽说邢十二嘴巴上一副本公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但心间还是小小的咯噔了一下。

    一物降一物,就是这么来的。

    “不过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邢十二悠哼一声,“你还是赶紧回家抱孩子去吧!”

    “老十二,怎么这么没规没矩啊?阿朗是你们的兄长,你们尊重他,要像尊重我一个样!”

    身后,传来河屯装模作样的训斥声。

    儿子封行朗急匆匆的赶来这里兴师问罪,八成应该是邢十二失手被他发现了。

    “还不快进屋面壁思过去!”

    自从邢二过世之后,加上亲儿子又跟自己不亲,河屯便更为偏宠时不时犯点儿小任性的邢十二。

    “是,义父!我这就面壁思过去!”

    朝封行朗做了个瞪眼扭鼻子的鬼眼之后,邢十二才趾高气扬的秒闪进了屋内。

    “阿朗,老十二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快进来坐……怎么没把诺诺和虫虫带来啊?给他们兄弟俩定制的小型跑车送到了,有空让他们来试试车。”

    河屯对两个孙子的宠爱,不仅是精神上的,更是物质上的。临近的一幢别墅里,放置的全是两个小家伙的玩具。

    封行朗喝了一口茶水,抬头睨了一眼晶莹剔透的水晶大吊灯。

    “河屯,你是不是让邢十二去拔严邦的氧气管了?”

    因为氧气是严邦现在赖以生存的最重要条件。断了他的氧气,也就相当于断了严邦的最后一口气。

    “有这事儿吗?”

    河屯打了个哈哈,“这老十二是越来越不服管教了!回头我会好好训斥他的!”

    “河屯,猜猜我这些天……都想了些什么?”

    封行朗没有继续跟河屯辩驳什么。没那个必要,也没那么意义。

    “该不会是去找安藤替严邦报仇吧?”

    这也是河屯所担心的。所以他一直在催促安藤离开申城,以避免自己的亲儿子跟安藤对战起来。

    不过安藤的行程却被新官上任的任凌远给羁绊住了。封行朗的软刺激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

    “No……No……No!”

    封行朗故意用上了邪气的腔调,“我不但不会去找安藤报仇……而且,我还会投其所好……去给他当干儿子!正巧,他也看中了我!”

    封行朗就这么盯视着河屯,看着他的脸从刚刚傲意悠然,一点点的冷凝,最后铁青的愤怒。

    “你……你……你竟然想给安藤当干儿子?”

    河屯脸上的横肉都气得颤抖了起来,“你……你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吗?”

    “错!对不起我母亲的人,自始至终都是你河屯!”

    封行朗凑近自己生冷的脸庞,“河屯,我提醒你:如果今后严邦的氧气管再出现了什么异常……我可以肯定,你一定会很后悔很后悔的!”

    河屯的那张老脸,在不淡定的搐动着,他咬紧牙关盯看向面前这张酷似那个女人的俊脸,屏着的一口气,良久才缓缓的松了下来。

    “好……我跟你保证:从今以后,严邦的氧气管不会再出现任何的异样!”

    不自然的狠蠕着唇角,河屯最终还是妥协了。

    “这还不够!” 封行朗跟言一句。“那你还想怎么样?”河屯暴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