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64章 守候温柔40

第1764章 守候温柔4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拔严邦氧气管的事,没到一个小时便传到了河屯耳朵里。

    “什么?阿朗拔了严邦的氧气管儿?”

    连河屯都是诧异的。

    因为几天前,封行朗还因为严邦的死那般的悲痛欲绝寻死觅活,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拔除严邦的氧气管儿呢?想想就不可能!

    “千真万确!要不是被封立昕阻止,严邦应该早就断气了!”

    “这个封立昕,多什么事儿啊!自己还半残不废的,还有精神气力去管别人的事儿呢!”

    河屯不满的哼声,“后来怎么样了?严邦又被救了?”

    “听说后来打得不可开交!”

    邢十二扬了扬眉,“严邦应该是被救了……他那口气还真够难断的!”

    “那你就去帮阿朗一把!断了严邦的最后一口气!”河屯阴狠狠的低厉。

    “好的义父!”邢十二应声而退。

    ……

    封行朗是被妻子雪落哄来医院的。

    一来是看望严邦,二来也是给白默和豹头他们做个交待。

    还有Nina和小无恙。

    尤其是小无恙!严邦可是他的亲生父亲,却被他最爱的干爹差点儿拔掉了氧气管!也差点儿让他没有了爸爸!怎么说都太过残忍了!

    “行朗,一会儿你过去要忍着点儿,别跟白默他们抬杠!他们要是埋怨你,你就受着……其实白默挺善良的,没什么坏心眼儿!”

    揪着男人的胳膊走进医院大厅,雪落便开始叮嘱起男人来;生怕一会儿见面时,一帮人又打起来。

    “还有无恙……你得多安抚安抚他!竟然当着他的面儿拔他亲爹的氧气管儿,你就不怕无恙长大以后记恨你啊!”

    其实雪落最心疼的,还是小无恙。他才三岁,正需要被父母宠爱的年龄。

    自己的丈夫差点儿剥夺了小家伙享受父爱的权利。

    看着小家伙每天跟着妈咪一起守在医院里,雪落便心疼不已。每次过去,她都要抱抱那个可怜的小东西,给他带吃的带玩具。

    “亲夫知错了。”

    封行朗认了女人对他的一路唠叨。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想严大哥也不会记恨你一时冲动的!”

    雪落替男人整理好衣领,才挽着他的手臂出了电梯间。

    可封行朗夫妇刚到监护室的入口处,豹头一帮人立刻成戒备状态。那如临大敌的模样,简直把封行朗看成了头号恐怖分子。

    “豹头,我跟行朗来看看严大哥……”雪落抢声开口。

    “没必要!邦哥由我们照看着,你们就放心回去吧!”

    豹头的言语还算客气,并没有把话一下子说死。毕竟封行朗曾是严邦最为上心在乎的人。

    在看到封行朗出现时,他已经让人去通知监护室里的白默了。

    白默在听到封行朗又来了时,气愤难平的他,捞起墙壁上的灭火器,就怒不可遏的冲到了入口处。

    搞定监控的邢十二,正准备引开监护室里的白默,却没想白默自己跑出去了。

    而且还拿上了一瓶灭火器。

    再一看入口处竟然是封行朗时,原本赶过来办事的邢十二,决定先当一回吃瓜群众。

    他实在太想看到封行朗被人打得满地找牙!

    要是封行朗真被白默这一灭火器砸中了……

    光想想那画面,就十分的带劲儿。

    “白默,你朗哥来看……”

    还没等打圆场的雪落把话说完,白默便举起了手中的灭火器,什么话也没说,咬牙切齿的狠着一张脸,径直朝封行朗砸了过去。

    “白默……白默……你别这样!你朗哥是来道歉的!”

    雪落当然舍不得自己的男人挨打,想也没想就挺身过去护夫了。

    “雪落……快躲开!”

    封行朗立刻将挺身护夫的女人拉在自己的身后,并避让开了白默砸过来的灭火器瓶。

    见白默的灭火器瓶差点儿砸中自己的女人,封行朗也泛火起来。

    “白默,你小子来真的呢?快把灭火器放下!不然老子要动手揍你了!”

    “你还想揍我?来啊!看老子砸不砸得死你!”

    听封行朗这么一说,白默就更来气了:封行朗拔了严邦的氧气管儿,不但不知悔改,现在还要反过来揍他?真它妈的天理难容!

    “豹头,勒住封行朗,让老子先砸一瓶子替邦哥好好出出气!”

    于是,白默再次抡起了灭火器,再次朝封行朗砸了过去。

    封行朗要对付白默,还是绰绰有余的。但却被豹头蛮横的牵制住了上身。

    或许豹头知道自己身份卑微,不太合适自己动手去打封行朗;虽然他心里很想揍封行朗一顿解气。所以他便配合着白默上前勒紧了封行朗,让白默更容易的砸到……

    见自己的男人腹背受敌,雪落再次冲上前来护夫。

    “白默,你要砸就砸嫂子吧!你朗哥只是一时冲动……他比谁都希望严大哥能活着!”

    “雪落!你让开!这里没你什么事儿!快躲开!老子不信他真敢砸!”

    当时的白默,真的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听封行朗这么说,他径直将高举的灭火器朝封行朗砸了下去。

    雪落毫不犹豫的举起双手去阻拦白默砸下来的灭火器!

    要是白默高举的灭火器真的砸了下来,雪落的手臂轻则见血,重则骨折。如果砸中了她的头……后果不堪设想!

    一抹幽影,快如一阵风似的飞扑了过去。

    无论白默怎么砸封行朗,邢十二都能冷酷无情的当吃瓜看客;

    但唯独不能砸林雪落!

    因为林雪落还要给他生儿子呢!他又怎么能舍得她受伤呢!

    白默砸下来的灭火器,被邢十二硬生生的给托住了。

    然后一个重重的踹踢:被踢中腹部的白默,后退了好几步,直到后背撞在墙壁上才稳住了身体。

    “敢砸我喜欢的女人,你它妈不想活了!”

    邢十二低厉一声,随手便将手中的灭火器砸向了白默。

    很准的砸中了白默的脑袋。

    白默眼前瞬间一片金花四溅,本能的捂住流血的头哀嚎不止。

    要不是邢十二悠了一点儿没下狠手,估计白默的这条小命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三少……三少!”豹头立刻松开了封行朗,奔过去查看白默的伤情。

    “老十二?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惊魂未定的雪落这才缓过神儿,惊讶的看向替自己挡下灭火器的邢十二。

    这个问题,同样是封行朗想问的。邢十二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严邦的重症监护室里。因为他看清邢十二是从走廊里面奔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