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63章 守候温柔39

第1763章 守候温柔39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立昕这才意识到一件相当危险的事:重症监护室里现在只有封行朗跟严邦!

    虽说‘要拔你去拔’只是封立昕当时的一句赌气的话,但他还是很惊慌封行朗真会那么去做。

    “什么……什么氧气管?”

    Nina被封立昕一声莫名的惊呼声给怔到了。

    “行朗是不是一个人待在里面?”封立昕紧声追问。

    “是啊……就封总一个人。他说有话想跟阿邦单独说……”

    “你怎么能留他一个人在严邦身体呢!”

    封立昕以从来有过的敏捷速度,拔腿就朝重症监护室冲了进去;Nina紧随其后。

    重症监护室里,封立昕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封行朗的罪恶之手,已经伸向了严邦的氧气面罩……

    在封立昕看来,那是绝对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已经伸出罪恶之手的封行朗扑了过去,几乎用尽了他的全身力量,将封行朗抱离了严邦。

    “Nina,快去叫人!行朗要拔阿邦的氧气管!快去叫人啊!”

    封行朗要拔掉严邦赖以维持生命的氧气管儿?!

    看到扭抱在一起的封家两兄弟,眼见为实的Nina立刻惊呼一声冲了上前,并朝着摄像头的方向大声呼救。

    “快来人呢……医生……有人拔氧气管了!快来救人呢!”

    向来冷静的Nina,在遇上重度昏迷的严邦之后,她便再也无法从容冷静。

    三分钟后,封行朗便众人拖拽出了重症监护室,成了众人唾弃的对象。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无法理解封行朗的所作所为。

    “朗哥,这是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拔邦哥的氧气管?”

    白默瞪大着染着血丝的愤怒双眼,还是不可置信的盯看着默认中的封行朗。

    “二爷……邦哥可是为了替你受伤……才被人暗害的啊!”豹头几乎快哭出声了。

    “封行朗,你没有权力剥夺严邦的生命!之前的严邦,可以为你赴汤蹈火;但现在的严邦,他属于我跟无恙!你没有权力剥夺我男人的生命!没有!”

    面对众人的斥责和愤怒,封行朗到是相当的平静。

    等一圈人都埋怨过了,他才缓缓冷笑着开了口:

    “严邦那叫活着吗?”

    封行朗嗖嗖的冷哼:“靠一堆药物和仪器维持呼吸心跳?那根本就不能叫活!那只能叫苟延残喘!连猪狗都不如!你们就不能让他好好的去死么?非要让他这么没有一点儿尊严的被人肆意摆弄?”

    “封行朗,你它妈的太过分了!”

    怒不可遏的白默,冲上前来就给了封行朗一拳,“要死你自己去死!!”

    封行朗几乎是被白默打出医院的。

    白默实在是无法接受他的一番歪理。即便严邦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他也会照顾严邦一辈子!

    实在气不过的白默,颤抖着给嫂子林雪落打了告状电话。

    “嫂子……嫂子……朗哥他……他太过分了……”

    “白默,你朗哥怎么了?怎么过分了?”

    “他……他竟然拔了邦哥的氧气管……他……他要让邦哥死……”

    说着说着,白默便泣不成声,哭成一个委屈又哀伤的泪人。

    “什么?行朗拔了严大哥的氧气管儿?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做的。”

    “是立昕哥亲眼看到的!要不是立昕哥及时的阻止,邦哥他……他……他真会死……”

    下一秒,白默狠狠的抹了一把脸,重重的嗅了一下鼻子,“要是他封行朗再敢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我会要他先死!”

    “白默……白默,你先冷静冷静,我现在就赶去医院!或许情况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呢……”

    “他封行朗已经亲口承认了!他说要让邦哥好好的去死,不然就是猪狗不如!”白默愤怒之极的咆哮。

    “白默,你先别激动!嫂子现在就赶过去,看在嫂子的面子上你先原谅你朗哥……一会儿我让他给你和严大哥道歉!”

    雪落一边安慰着白默,一边朝门外跑去。

    ……

    等雪落找到丈夫封行朗时,他已经赶回GK风投,若无其事的正办公着。

    “想亲夫了?”

    男人朝走进来的女人招手,“过来!让亲夫抱抱!”

    “还真不敢过去……你连情同手足、舍身救你的好兄弟都能下得去手拔他的氧气管儿,我这个才跟了你几年的小女人……还真有点儿胆战心惊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雪落还是朝大班椅上的男人走了过去。

    男人探过长臂,将女人捞抱进自己的怀里。

    “要是哪天亲夫也成严邦那样了……记得早拔早好!”

    男人拿自己做了比方。也从侧面很好的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去拔严邦的氧气管。

    “你还真拔严大哥的氧气管了呢?”雪落震惊的问。

    封行朗没有着急解释,而是将自己的头深埋在女人的怀里,有些不安的蹭哄着女人的柔软。“要是严邦还有哪怕是一丁点儿的意识,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身体被人毫无尊严的肆意摆弄的!这个世界没有太多的奇迹!严邦伤的是后脑勺,先是脑萎缩、然后成了植物人,接着就是脑死亡……这便是

    他今后的写照!”

    雪落静默了一会儿,随后微微的哀伤叹息,“行朗,或许你有你的道理,但即便严大哥真成了植物人,对Nina姐,还有无恙……都有着非比寻常且无可替代的重要意义!”

    雪落抱紧男人的肩膀,“严大哥不是你一个人的,他也是Nina姐和无恙的,还是御龙城那帮兄弟的……你没有权力一个人替严大哥做主!”

    封行朗没有作答女人什么,而是默默的紧拥着女人,久久的沉默着。

    轻柔的拨弄着男人黑亮健康的短发,雪落贴近着男人的耳际轻声问了一句:

    “行朗,你会去找安藤报仇吗?”

    小心翼翼的担心口吻。

    感受到女人的不安和担忧,封行朗将怀抱收得更紧:“那是警察叔叔的事儿!”

    听到男人这样说后,雪落的紧张似乎缓和了许多。

    “那我们得督促警方尽快的破案,还严大哥一个公道!”

    雪落只也是一个小女人,她欣赏自己男人的重情重义,但也不愿男人用他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因为她跟两个孩子真的不能没有他!

    “嗯!听你的!”男人沙哑的应好。

    ……想拔严邦氧气管儿的,不仅有封行朗,还有其它跃跃欲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