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62章 守候温柔38

第1762章 守候温柔38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的这一觉,着实的漫长。

    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或许就是这么道理。其实这几天,封行朗也不是完全在睡,必要的生活行动还是会做的。又比如说在三楼的书房里跟Wendy视频一些公司上的事宜。不过给别人的感觉就是:颓废不堪的封家二少爷因为严邦的重伤,而一蹶不

    振!整日消极的昏昏沉睡。

    一个星期后的封家,似乎安静了很多。

    该上学的上学,该去医院轮流照顾严邦的,每天都会按时出门。

    雪落没有上楼来再一次的强迫自己的男人非得去医院看望重度昏迷的严邦。她知道男人想通了,会自己赶去医院的。别人强迫式的劝说,反而会适得其反!

    雪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男人就是个时常‘反其道而行之’的主儿!

    其间,白默来闹腾过一次。但在楼下就被莫管家给拦下了。

    这一回,他没有对封行朗破口大骂什么,而是泣不成声的哀求封行朗去医院配合医生给严邦做治疗。

    莫管家打断了白默那些不该说的话。

    毕竟二少爷是有家室的正常男人!有些话是不宜多说的!要是被二少奶奶听到了,难免会多想!

    严邦都已经重伤成这样,会不会醒过来还是未知数;莫管家当然不希望二少爷和太太再起什么不必要的芥蒂!

    对于二太太时不时会去医院陪伴严无恙的妈妈Nina一起照顾严邦,莫管家则是能劝则劝;要实在不能劝住,便不到一个小时,就会打电话以小公子封虫虫为借口,将二太太林雪落给催促回来。

    得空时,莫管家也会去医院看望严邦。因为对于封家两兄弟,严邦着实恩情不断。

    没有严邦,或许封家两兄弟早已经……为人当然不能忘本!

    白默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医院里,病急乱投医的替严邦寻找着全球各地的脑科专家。

    对于自己的两个心肝宝贝,白默只能拜托给她们的妈咪袁朵朵。

    从学前班放学后,袁朵朵每天都会带着两个女儿过来给她们的爸比白默抱抱亲亲;她知道白默因为严邦的深度昏迷而哀伤不止,所以她也特别的体贴,也特别的心疼。

    让两个女儿轮番喂她们的爸比吃下点儿食物后,袁朵朵才能放心的带着两个女儿离开。

    袁朵朵很欣赏白默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

    虽说她很不希望白默如此悲伤,但能磨砺白默的意志力,也能逼迫着他成长。

    只希望严邦能够快点儿苏醒过来!

    ……

    “干爹!”

    百无聊赖的严无恙小朋友,在看到多日不见的干爹封行朗时,立刻撒欢似的奔了过来,蹦哒着想让封行朗抱起他。

    封行朗是十天后才出现在严邦的重症监护室的。

    Nina一直守在严邦的身边;封行朗进来的时候,她正在给严邦擦拭身体。

    严邦手术一个星期,在得到主任医师的许可后,Nina便每天都给严邦擦拭身体。像一个关怀备至的妻子一样,守候着自己的丈夫!

    看到封行朗之后,Nina顿下了手上的动作缓缓的站起半跪在地面上的身体。

    “封总,您来了?”

    “先带无恙出去一下……我有话想单独跟严邦说!”

    封行朗的声音温温清清的极为平静,读不出哀伤之意。

    “哦,好。”

    应声后的Nina,便抱过封行朗怀里正撒娇的儿子无恙离开了重症监护室。

    在Nina看来,唯一能对重度昏迷的严邦有刺激作用的人,只能是封行朗了。

    所以在封行朗提出有话要单独跟严邦说时,她便快速的离开,将与严邦独处的空间让给了封行朗。

    这是一间独立床位的重症监护室。有护士二十四小时监护。Nina和白默能进来探望,也是经过特殊许可的。门口处还有豹头他们寸步不离的看守着。

    跟封行朗预料的差不多:严邦靠着通过一系列药物和先进设备加以维持生命着!

    只有各种仪器在规律的作响,而横躺着的严邦,则毫无声息。

    在封行朗看来,此种状态下的严邦,跟一具尸体并没有什么区别!

    严邦的头部被一种支架悬空支撑着,光秃秃的脑袋上几乎贴满了各式各样的监测芯片点。

    看着这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严邦,封行朗不仅仅是难受,而且还有种压抑得无法呼吸的窘迫感。

    “邦……告诉我……你希望被别人像木偶一样的摆弄自己的身体吗?”

    封行朗贴近严邦只剩下二分之一可见的脸面,“这种折磨对你来说,应该是一种屈辱吧!”

    作答封行朗的,依旧只是那些规律作响的仪器。

    封行朗就这么盯视着被各种监测仪器折磨中的严邦;

    突然,他的唇角不自控的溢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邦,你很难受吗?我帮你……我帮你解脱吧!”

    封行朗侧俯过身体,应该是为了遮挡监控,并缓缓的朝严邦的氧气面罩伸过手去……

    ……

    这个时间点,本应该是白默在看护严邦的。

    好像是因为日本的一个脑科专家最近安排不了时间,说是要推迟一个月才能赶过来,白默便在电话里破口大骂,最后被医生和护士赶出了重症监护室。

    封立昕是来医院索取严邦的病情状况资料的。顺道看望一下严邦。资料是要发给美国最好的神经外科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

    “豹子,严邦他今天怎么样?”

    进来跟豹头打过招呼的封立昕,习惯性的问上一句。

    “还是老样子!不过刚刚二爷来了……邦哥应该会有起色。”

    对于封行朗的到来,豹头还是满怀希望的。

    “什么?行朗那家伙终于肯来看望阿邦了?算他良心发现!”

    封立昕加快了进去重症监护室的步伐。

    重症监护室的门外长椅上,Nina正给儿子无恙喂着饭。小家伙也没怎么好好吃,一直眼巴巴的盼望着房间里的干爹封行朗能尽快出来陪他玩耍。

    因为这里实在是无聊透了!连说话都不能大声!

    “Nina,白默应该在里面吧?我跟他拿些资料。”

    “白默出去了……封总在呢!”

    “什么?白默不在?刚刚打电话还说他已经拿到了严邦最新的病情资料,让我过来取的!”

    “白默应该就在附近没走远。”

    刚拿出手机远离重症监护室几步准备给白默打电话的封立昕,突然间意识到了一件事:“不好!氧气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