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61章 守候温柔37

第1761章 守候温柔37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难不成是哀伤过度后的气话?!

    要说丈夫不在乎肯替他受死的好兄弟严邦,雪落绝对不相信!

    不然男人也不会如此伤感的消失几天了!

    “严大哥现在只是昏迷不醒……医生说等脑子里受损的组织愈合后,就会苏醒过来的。”

    “昏迷不醒?呵呵!”封行朗冷笑两声,“接下来就会成植物人……然后是脑萎缩……再然后是脑死亡……也许现在的医学科技,能让严邦的心跳、呼吸、血压等生命体征通过一系列药物和先进设备加以逆转或长期维持……但是!

    脑死亡是全脑功能包括脑干功能不可逆终止!与心脏死亡相比,脑死亡才是更彻底的!”

    雪落被丈夫这番医学类学术术语吓住了,越听越感觉自己的背脊发凉。

    “行朗,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严大哥不会脑死亡的……他会醒过来的!”

    “醒过来……呵呵!怕是这辈子没希望吧!”

    封行朗又是几声阴森森的冷笑,“还不如让他痛痛快快的去死……也能趁早去投胎个正常人……”

    “行朗,你别瞎说了!”

    越听越渗得慌的雪落,用毛巾捂住了丈夫那‘恶毒’的嘴。

    “行朗,一会儿你去医院看严大哥吗?”

    等男人眯起眼再次将身体沉入水中时,雪落才撤开了捂着男人嘴巴的手巾,柔声轻问。

    “不去!我又不是大罗神仙……救了不他的!还费那个劲做什么呢!”

    感觉此时此刻的男人实在是太过不可理喻,雪落便将毛巾丢在了他的胸膛上。

    “那你自己洗吧!我去医院陪Nina姐守着严大哥了!”

    刚刚男人脱衣物的时候,雪落已经目测过,并在关键的地方还上手摸了几下,确定男人没有受伤,雪落才放心的离开了浴室,留给男人清静的空间冷静一下。

    刚出洗手间的雪落,差点儿跟封立昕撞个满怀。

    封立昕是在听莫管家说二少爷封行朗已经回来封家之后,便火速从医院里赶回来的。

    “雪落,行朗呢?”

    “在洗澡呢!”

    “哦……”

    封立昕哦了一声后,便直接闯了进去。也不管不顾此刻的封行朗是不是全身光溜溜。

    “大哥,虽然我们是同类,但你这么一声不吭的闯进来……是不是有点儿不尊重我这个弟弟呢?”

    封立昕没想到封行朗竟然还能有心情跟他开玩笑。

    确切的说,那是一种诙谐幽默的调侃?

    “赶紧穿衣服跟我去医院!”

    封立昕将超大的浴巾丢了过来,“严邦的情况不容乐观!最担心的就是脑萎缩和脑死亡……我觉得你去刺激他,应该最有效!”

    可听到封立昕的话后,封行朗不但没有起身,反而将整张脸都沉没在了浴水之中。

    “呵,你听到没有啊?”

    封立昕伸手过来将封行朗从水里给揪出来。

    “就让他好好的去死吧!别再折腾他了!”

    当封立昕听到封行朗的这番无情无义的话时,整个人都是愣怔的。

    理解……又不理解!

    “行朗,不到最后一刻,你怎么能轻言放弃严邦的生命呢?!”

    封立昕眼眸里泛着晶亮的光,“你必须要像当初不放弃我那样,说什么也不能放弃严邦!严邦对你的付出,比我要多上许多!这你自己明明是知道的!”

    封行朗抬起头,仰望着不解且微带愤怒的封立昕。

    “现在已经到最后一刻了!让严邦好好的去死,才是他最好的归宿!”

    封行朗轻蠕了一下唇,“这也是严邦死在我怀里的时候,他自己所说的话!”

    封立昕愣了几愣,才缓过神儿来,“封行朗,你这是要眼睁睁的看着严邦去死呢!!”

    “去拔了他的氧气管吧!他要还有意识,是绝对不答应你们这么没有尊严的摆弄他身体的!”

    封行朗这话说得相当理智。理智得让封立昕浑身都感觉到了凉飕飕的冷意!

    他愤愤的瞪了弟弟封行朗一眼,低嘶一声:

    “要拔你自己去拔!我看你能不能狠得下心!”

    封立昕是带着怒意离开的。

    他没想到弟弟封行朗不但没有要去配合专家给严邦做治疗的意思,竟然还要让人拔掉严邦的氧气管?!他这是希望严邦死得越快越好么?

    是要疯了?还是要成魔了?!

    ……

    等封立昕离开之后,闭目休憩了几分钟的封行朗缓缓的睁开了泛着血丝的眼眸。

    电话是打给Wendy的。“去找几家媒体,还有网络水军,多写上几篇软文:就说新上任的任凌远不作为,而且公报私仇……一心想置御龙城的老板严邦于死地!还有……就说任凌远勾结山口组的安藤老鬼,以达到杀人灭口的目的

    !要是你不会写,又或者把握不好尺度,就去问Nina!她会把软文写得很漂亮的!”

    “知道了封总!”

    Wendy先是应好,随即又关心的问,“封总,您没事儿吧?”

    “没事儿……好着呢!总裁大人我命大,有人赶着趟儿替我去死,我这心理别提有多美了!”

    封行朗悠哼着,甚至带上了视他人生命如草芥的笑意。

    “那您没事儿就好……大家都挺担心您的!”Wendy的声音带上了少许的泣意。

    “别这么关心我!总裁夫人会吃醋的!”

    这一刻身为总裁的封行朗,出奇的话多,“总裁夫人都替我生了两位小公子爷了,我这地位是一天不如一天呢!”

    “那还不是总裁您给宠的啊!”

    Wendy见总裁大人还能如此健谈,便也放心了很多,“封总,那您好好休息,我先去办事了!”

    “嗯,去吧!”

    微顿,封行朗缓才提息,“得空了就去医院替Nina照顾着无恙。”

    “知道的封总!您安!”

    半个小时后,封家恢复了安宁。

    连平日里害怕严邦的封团团,都赶去了医院看望。

    雪落只带上了大儿子封林诺,将小儿子封虫虫留在了封家给阿姨和安婶她们照顾。

    肌体应该是相当困乏的,可封行朗却怎么也无法安睡。

    历历在目的记忆,占据着他的大脑,翻江倒海似的折腾着他!好歹也得等睡饱了觉,再赶去医院替严邦拔氧气管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