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58章 守候温柔34

第1758章 守候温柔34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藤老鬼最终还是真的下手了?

    竟然趁他封行朗不在的时候动的手!!

    自己冒然的去见安藤老鬼,更像是他的一种阴险的将计就计!

    封行朗跌跌撞撞的朝生活区飞奔过去,拔开一众围拢的安保,他看到了靠坐在兰博基尼车旁的严邦。

    “邦……严邦!”

    封行朗扑身过去,半跪在地上检查着严邦的伤情,“邦,伤到哪里了?能说话吗?”

    听到封行朗急切的唤喊声后,严邦还以为是自己将死之前出现的幻觉。因为他实在太想太想见上封行朗最后一面了。

    他抬起头,看到映入眼帘的真是封行朗时,这才艰难的咧嘴一笑。

    “朗……我终于等到你了。”

    封行朗迅捷的托抱住了严邦快倒地的上身,让他的脑袋搁置在自己的肩膀上,阻止着他的下垂。

    “邦……伤到哪里了?” 封行朗急声再问。

    “头!是头!”

    一旁的邵远君惊骇万状的作答,“有东西扎进严总的后脑勺里了……应该是钢针之类的东西!严总他……他一直在等你过来……”

    向来沉稳的邵远君,话还没说完整,便低低的泣哭起来。

    封行朗轻轻的触碰着严邦的后脑勺,感觉到发际的某处有稍许的粘稠水渍,应该是从伤口溢出的血液;伤口不大,但却是致命的。

    “朗……能见上你最后一面……我死也能瞑目了!”

    严邦几乎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拥抱着封行朗。

    封行朗紧紧的回拥着严邦越发下坠的上身,“邦……坚持住!救护车快来了!我不许你死!听到了没有?老子不许你死!”

    紧紧的回拥,让彼此贴得很近,严邦轻而易举的便能触碰到封行朗的脸颊。

    “朗,答应我一件事……”

    “老子什么都不想答应你!你自己的P事,留着你自己去处理……老子不想听!”

    封行朗勒紧着严邦,贴着他的脸颊轻蹭着;似乎想将自己身体上的热量传导给他。

    “朗,答应我……不要去找安藤老鬼报仇……好好的……好好的跟你女人……和你的孩子们……安安稳稳的活着……朗……我要你好好活着……活着……”

    听到严邦这番断断续续的话,封行朗心如刀绞。

    “别说了……你它妈的别说了!坚持住,老子不许你死!”

    封行朗更紧的拥抱住严邦,用颤抖的唇贴紧着他的侧脸。

    “朗,能死在你怀里……其实是我这一生最好的……归宿!”

    严邦想抬起手来触摸封行朗的脸,可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好像他的脑子已经无法正常的支配自己的四肢,越发变得疲软。

    封行朗抓住了严邦下垂的手,紧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邦,你振作点!无恙才三岁……他不能没有爸爸!为了无恙……也为了我,坚持住!救护车就快到了!”

    “朗……我死了……也就解脱了……你呢……你也能解脱了……挺好的!”

    严邦在笑,不自然的诡异笑容。似乎连面部肌肉的走向也无法自控了。

    那枚深深扎进他后脑勺的钢针,已经开始阻断他的神经。

    “救护车……它妈的救护车呢?!”

    封行朗侧过头来,朝着那群围拢的安保歇斯底里的怒吼,“你们它妈的都是活死人吗?你们严总白养了你们这群废物!”“朗……等我……等我死了之后……你去就认了……认了河屯!他……他毕竟是你亲……亲老子……会……会保你平安的。我知道……你一直没……没认河屯……也有……也有我的因素……河屯……河屯他不待见

    我……是因为……因为他深恶痛绝我……我喜欢你……我死了……一切……一切就……就正常了……你……你也能解脱了……”

    即便连话都说不利索,但这一刻的严邦,思维却异常的清晰。

    临近死亡的这一刻,他满心满脑想到的,竟然还是封行朗今后的安危。

    “严邦……你要是这么死了……你让老子怎么安生?”

    封行朗厉声阻止着严邦继续的絮絮喃喃。

    “朗……别……别这样!我……我纯属……纯属死有余辜!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死不足惜!”

    严邦紧贴着封行朗的脸,“答应我……别……别报仇……朗,你好好活着……是老子唯一的……唯一的心愿!记住了,第一……不要去找安藤老鬼报仇……第二……认了……认了河屯……第三……”

    “严邦,别说了……什么也别说了!坚持住……别死!”

    封行朗在严邦的耳际泣意的喃唤着,“邦,你狠不下心丢下我的……你一定狠不下心!活着在我身边……随时为我赴汤蹈火,你才最放心!”

    “朗……其实这真的……真的是我最好的归宿!我最害怕的……就是死的时候……没你在我身边!”

    严邦的气力越来越微弱,他拼尽全力的想紧拥住封行朗,可身体却不自控的下坠着。

    “朗……求你……抱紧我……送我最后一程……别松手!让我死在你……怀里!千万……别松手!也别……也别为我难过!”

    封行朗紧紧的拥抱着严邦,早已经泣不成声:

    “邦,你振作点……坚持住!救护车快来了……就快来了!”

    ……

    喧闹的救护车,来了又去了。

    封行朗的怀抱已空,只是神情滞怔的坐在原地;送目着救护车离开的方向,久久的静默。

    同样是夜幕低垂的申城。

    血气方刚的他刚跟封一明干了一架,封立昕为了保释时不时就冲动护兄的宝贝弟弟,再一次寻求了严邦的帮助。

    心高气傲的他,根本不削去感谢任何人。

    只会感觉那是一种嗟来之食般的施舍。

    被封立昕领来感谢多次相助他们兄弟的恩人严邦时,他脸上还挂着彩;

    “行朗,快谢过严兄!”

    扫向严邦的目光,倨傲得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祗。

    “今天就不用谢了!总有一天,你会回谢我的!因为我可以让你成为申城的老大!”

    “好啊!严某拭目以待!”

    从那天起,他便开启了与严邦在申城狼狈为奸的日子!人生若只如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