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57章 守候温柔33

第1757章 守候温柔33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已经喝下了第四盏荷叶茶。

    虽说荷叶茶有着清心火、平肝火、泻脾火、降肺火以及清热养神、降压利尿、敛液止汗、止血固精的作用,可封行朗却越喝越燥!

    而老安藤依旧一副温温清清,不急不躁的儒雅模样。

    “想听听我跟那条毒鱼的旧事么?”

    讲真,封行朗还真没兴趣知道。看着安藤老鬼一副稳如泰山磐石般悠然又闲适的模样,封行朗就觉得自己燥意难忍。甚至于想到挟持这家伙去威胁山口组?!

    “封某洗耳恭听。”

    封行朗一边敷衍式的应答,一边扫视着安藤下榻的房间。并不奢华,看起来只不过是中等偏上的住宿条件。以安藤老鬼的身份,还真够低调的。

    “你父亲那条毒鱼,真是伤透我的心了!”

    老安藤惆怅的长长叹息一声,“本人膝下无子,原本是有心想收那条毒鱼为义子的,可他傲慢又执拗,倔强得让人恨之不起,爱又不得啊……”

    他竟然还想收河屯当义子?也难怪河屯有收孤儿当义子的嗜好呢!

    封行朗没兴趣知道他跟河屯那点无稽之谈的旧事!

    安藤絮絮叨叨的在说些什么,封行朗俨然没有心情去聆听;从他蜷起的拳头来看,应该是还没放弃挟持安藤老鬼去要挟山口组。

    不过,他必须考虑到胜算的机率。

    要换了八九年前,他或许为了营救严邦,不惜一切代价;但他现在可是有妻有子有家室的男人!

    对妻儿的牵绊,成了他的软肋!

    顾虑多了,便让他变得畏首畏尾起来。

    封行朗依旧不怕死,但现在的他,更为惜命!

    他知道他自己的命,已经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了,还是他妻子和孩子的。

    “过不了多久,我也将脱离山口组,找个优山美地颐养天年……”

    安藤再次端详起俊逸非凡的封行朗,“可总觉得那样的生活少了点儿什么!”

    见封行朗无心听他所讲的旧事,安藤轻浅的蹙了一下眉头,问:“听闻,你跟那条毒鱼一直不和睦?他差点儿就要了你这个亲生儿子的性命?”

    封行朗的嘴角微微的勾抿了一下,“没想到安藤老先生还有心关注这些琐碎之事?”“哈哈……”老安藤儒雅的笑了笑,“其实我这次来申城,主要是想见见你的!能让那条毒鱼费尽心思的人,应该不会差!今日一见,你果然是气宇轩昂,人中龙凤啊!冥冥之中,我对你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呢!”

    “……”这老鬼是要跟自己套近乎吗?

    封行朗是真的不想再听这老鬼头絮絮叨叨的磨磨蹭蹭。

    “既然安藤老先生对封某相见恨晚,那就把严邦的命做为见面礼送给封某,如何?”

    想套近乎是么,那就拿点儿诚意出来。封行朗不给安藤老鬼继续装好人的机会。

    “这个见面礼,还是可以考虑的!只是……”

    有转机?封行朗微敛起眉宇,紧声追问:“只是什么?”

    “只是……”

    安藤后面的话还未来得及言出,客房里便闪出了一个黑衣人。叽哩咕噜了几句日语之后,老安藤的脸色慢慢的阴寒了下来。

    果然是有埋伏的!还好自己没有轻举妄动。

    安藤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深深的凝视了封行朗一眼,惋惜似的说道:

    “你快回御龙城吧!说不定还能见严邦最后一面!”

    安藤的话声未落,封行朗便冲了出去,一路奔跑着朝电梯方向冲去。

    ……

    严邦本能的伸手摸向自己的后脑勺,伤口很小,只摸到了一丁点儿的血液。

    可严邦却能清晰的感觉:有根长长的金属物,深深的扎在他的后脑勺里。

    他缓缓的沿着车身滑坐在了地面上,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艰难的伸手去够被掉落在一米开外的手机。

    他想打电话!

    给封行朗打电话!

    似乎,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他只希冀着能见上封行朗最后一面!

    “严总……严总……你怎么了?”

    追过来的邵远君,想搀扶起跌坐在地上的严邦。

    “别动我……”严邦努力的压低着声音,并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快给二爷打电话……晚了……就……就来不及了!”

    “哦……好!”

    邵远君一边给封行朗拨打着电话,一边问向神态异常的严邦,“严总,你哪里受伤了?”

    严邦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盯看着邵远君拨打给封行朗的电话。

    “打不通……”

    “接着打。”

    每说一句话,严邦都像是要耗尽全身的精力一般。

    “严总……严总……你哪里受伤了?”

    邵远君开始检查严邦的胸膛和四肢,却没发现明显受伤的痕迹。当他无意触碰到严邦的后脑勺时,严邦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哼。

    借着路灯,邵远君发现自己掌心里有少许粘稠的血渍。

    “严总……严总,你受伤了……你头部受伤了!”

    邵远君惊恐的朝安保方向大声嚷喊起来,“快来人呢,严总受伤了!快叫救护车!快!”

    “给……快给二爷打电话……快!”

    严邦的声音带上了体力不支的颤音,“快……我等不了多久了……快啊!”

    黑色的雷克萨斯,在夜幕下风驰电掣。

    封行朗无视着一切的红绿灯,一直狠踩着油门朝御龙城方向疾驰过来。直到逆向撞上一辆越野车被迫停下。他便弃车一路朝御龙城狂奔。

    一路奔跑着冲进御龙城的封行朗,明显的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邦……严邦!”

    封行朗急促的喘换着气息,差点儿撞上一辆刚要驶出御龙城的路虎。

    “二爷?您来了!”

    是二十分钟前,刚被严邦骂出去寻找封行朗的豹头。

    只是豹头万万没想到:他只离开生活区才十几分钟的时间,严邦便被人偷袭了。

    “严邦呢?严邦呢!”

    封行朗喘着粗气厉声问。

    “邦哥……在生活区呢!老邵守着他!”

    “快带我过去!”

    封行朗话声未落,御龙城里的安保便騒动了起来。“不好了……严总被人偷袭受伤了!快叫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