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54章 守候温柔30

第1754章 守候温柔3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Nina并没有什么坏心。她只是过度关切儿子无恙的亲爹严邦。

    本想从雪落口中打探出封行朗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可却没想到林雪落是完全不知情。

    “谁知道呢……或许是嫌这日子过得太平淡无奇了,找点儿刺激呗!”

    随之,Nina又紧声问道,“雪落,你跟你家的两个小崽子,最近几天过得还安稳吧?”

    “两个小崽子到还安稳,我就没那么幸运了……”雪落哀伤叹息,“你说这个河屯,他儿子两天两夜没回来,他竟然还埋怨我,说是因为我对他儿子太纵容了!!你说有他这么护犊子的么?感觉就他儿子和他孙子是亲人,我这个儿媳妇就是可以随便训斥责

    备的外人!所以还是不要住一起最好,今晚我就带诺诺和虫虫搬回封家住!”

    受了委屈的雪落,只不过是想唠叨倾述一下,可Nina却听者有心。

    “什么,你带着两个孩子住在河屯那里?”

    “嗯。都住三天时间了。不过今晚我想搬回封家住了。省得老被河屯埋怨,说我不关心他儿子!”

    “是封行朗让你们娘仨搬去河屯那里的?还是河屯来接你们娘仨过去的?”Nina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她清楚的意识到:如果没有突然的潜在危险,封行朗是不会同意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送去河屯那里住的。虽说他跟河屯是生物学上的父子,但他们父子之间却有着解不开的仇恨

    。一般情况下,秉性倨傲的封行朗极少会向河屯‘低头’。

    这有区别吗?

    “哦……先是老十二来封家接走了诺诺和虫虫,然后我又让行朗把我送去了河屯那里……Nina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从Nina的紧张面容来判断,雪落似乎觉得应该是出事了。不然丈夫封行朗不会平白无故的举报严邦的。

    Nina联想到了那张写着日语的字条:【如果你愿意替他死,那么你们两个都不用死!】

    这字条说的是什么意思?

    是说,如果封行朗愿意替严邦死,那么他跟严邦都不用死?

    Nina的判断力和洞察力,那是要高于常人的。字条是封行朗发给她的,所以她这么理解,应该是最合理的方式。

    只是Nina怎么也没想到,事态竟然会严重到生死的地步!

    那显然,封行朗先保全了他妻儿的安全,然后再设法在保护严邦?所以才会实名举报严邦,将他送进了警察局里?应该是封行朗觉得警察局要比御龙城里更安全些!

    究竟是什么人想要严邦的命?!

    那个写着日语的字条……难道是日本人?!

    “对了雪落,封大总裁有没有让你最近小心点儿?别出门之类的?”Nina试探性的问。

    “没有啊……不过昨晚我说要带诺诺和虫虫搬回封家住时,他没同意!还说要让我们母子三人多在浅水湾蹭几天饭呢!”

    雪落是聪慧的,她立刻反问:“Nina姐,是不是行朗跟严大哥……又有什么危险了?”

    “应该是。”

    Nina捏了捏自己的眉心,“雪落,能劳烦你旁敲侧击的问问封大总裁吗?我真的……真的挺担心那个严彪子的!他向来鲁莽,没有封总十分之一的城府和稳重。”

    “Nina姐,你也别太担心了!严大哥跟行朗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不是都好好的挺过来了吗?所以,我们不要太操心了!”

    因为经历了太多的磨难,雪落到是变得越发的豁达。

    该来的,躲不了;该去的,也拦不住。

    “对了Nina姐,你还没帮我查找GK适龄的未婚女员工呢!”

    “这个简单,我让人事部一会儿将你要的人事资料送过来!”

    随后,Nina又柔和起口吻,“但你一定要帮我旁敲侧击的问问封大总裁,严彪子究竟又惹到何方神圣了?”

    “那必须的!我现在就给行朗打电话!”

    可丈夫封行朗的电话却没能拨通,“估计还在睡懒觉呢!我一会儿再打过去!”

    ……

    申城,说大也大;说不大,它也不是太大。

    强龙难敌地头蛇,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封行朗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让豹头和邵远君发动蝼蚁和爪牙的作用,满申城的寻找老安藤的行踪。

    没有封行朗的管制医院,根本关不住向来都不会安分守己的严邦。

    鉴于严邦争强好斗的个性,封行朗只得让邵远君将他保释回了御龙城。并叮嘱他:要他这些日子乖乖的呆在起居室里,寸步不离。

    严邦的起居室,经过了好几次改造,可以说固若金汤。要比进保险柜还安全。

    只要他待在里面不出来,想必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他的!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老安藤的手下,并不是一般的人。那就要看他们神奇到什么地步了!

    想必老安藤也不会明目张胆的派上一大票的人赶去御龙城又砸打又爆破的。

    动静要是闹大了,那样他自己也无法全身而退!

    顶多,也就鬼鬼祟祟的下黑手!

    “二爷,找到安藤老鬼下榻的酒店了!就是宫本文拓住的那家酒店!”

    “嗯,我马上过去。”

    “二爷,您把豹头带上;我带着一帮兄弟围着酒店,有事您发信号就行!”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安藤老鬼的目标是你们严总!”

    “您一个人?这,这太不安全了吧?要是让严总知道了……”

    “那就别让他知道!等我见到安藤之后,会去找严总详商的!”

    “好的二爷,那您自己小心!我们在外面候着您!”

    夜幕低垂下的申城,在淡薄雾霾的笼罩之下,更显压抑和诡秘。

    封行朗不太喜欢申城时不时就灰化了的天气,有种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为了老婆孩子,封行朗本不想冒险;但为了严邦,他必须铤而走险一回。

    丛刚没了,严邦如果这回在劫难逃,那他在申城,可就真成孤家寡人了。

    也为他跟严邦的手足之情!封行朗感觉自己还是有一定把握说服老安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