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52章 守候温柔28

第1752章 守候温柔28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已故的封一山,施加给封行朗的,虽说是棍棒相加的童年;但封行朗好歹也享受过短暂的父爱。

    对当年渴望亲情的封行朗来说,无疑是弥足珍贵的。

    当时的封行朗或许迷惘:何故宠爱,厉变成了棍棒相加?

    但现在,他明白了!也能体谅封一山乍然施加给他的凶残和暴戾。

    为了一个女人,封一山甘当陈世美,被人唾骂和憎恨;抛弃了自己的原配,将别的女人领回了封家。

    当有一天,他得知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得到的女人,生下的却是她跟别的男人的孩子……那悲愤交加的情愫,就可想而知了!

    这一刻的河屯,是哀伤的,亦是痛苦的。那是他在得知封行朗是他亲生儿子后的愧疚之心!

    可无论他如何的弥补,他的亲生儿子都将不会原谅他。

    所以,在封行朗的心目中,他连已经死去的封一山都不如。

    看到河屯如此的难受,雪落着实于心不忍。

    无论当年河屯做错了什么,都是他在不知情中犯下的过错。而且他还一直竭尽所能的在弥补。虽说他霸道,虽说他狂妄,但他对儿子封行朗的爱,那是真真切切的,亦是有目共睹的。

    一时间,雪落不知道如何作答丈夫,又如何安慰心灵受伤了的河屯……

    “亲爹,你怎么乱说话啊!你爸爸不就是我义父么?我义父活得好好的啊!再说我义父死了,我就不要喜欢混蛋亲爹你了!”

    随后又强调上几句:“我让虫虫弟弟也不要喜欢你!还有我妈咪也不要喜欢你!让你去当你的孤家寡人好了!”

    或许,封林诺小朋友并不知道有封一山这号人物的存在。即便从他人口中听得,也不会上心的。

    小家伙对自己的偏袒,让河屯哀伤的面容上得以有一丝丝的慰藉。

    “臭小子,怎么跟亲爹说话呢?!没大没小!”

    封行朗的言语依旧满染着宠爱。或许源于自己不太幸福的童年,所以封行朗格外的溺爱自己的两个孩子。甚至于没原则。

    “问你亲爹什么时候过来?”雪落压低声音提醒着儿子。

    “妈咪问你什么时候过来接老婆和儿子们!”挨训了的小家伙鹦鹉学舌着。

    “已经在路上了,十分钟就到。”封行朗温和的作答着自己依旧很嚣张的大儿子。

    挂断电话之后,为避免尴尬,雪落便去找小儿子封虫虫了;而河屯则久久的将大爱孙封林诺小朋友紧紧的抱在怀里。

    ……

    走进浅水湾的封行朗,手里拿着大小不一的三个礼盒。

    礼盒里的礼物,是封行朗交待给Nina去准备的。

    一条精美的白金手链;很明显是送给妻子林雪落的。

    一只酷酷的擎天柱钥匙扣;是林诺小朋友喜欢的机器人之一。这样他就可以别在书包外面装酷了。

    大礼盒里,是一只会说话的毛绒公仔。应该是送给小儿子封虫虫的。

    雪落很少收到男人特地送给她的礼物;当男人亲手给她戴上手腕的那一刻,她幸福得像是要冒泡了。

    “谢谢老公!”

    无视着河屯的存在,欣喜过头的雪落竟然响响的亲了丈夫一口。

    “谢谢亲爹!亲儿子好喜欢!”

    小家伙立刻将擎天柱别在了自己的牛仔短裤上,各种的蹦哒显摆;

    作为回礼,他也响响的亲了亲爹封行朗一下,并没原则的说道:“原谅你这回抛妻弃子了!下不为例哦!”

    封虫虫只是淡淡了瞄了一眼那只吧唧吧唧唱着儿歌的毛绒公仔,便继续低头折腾他的魔方。

    “不喜欢呢?封虫虫小朋友这是不给亲爹面子啊……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是么?”

    封行朗亲吻着安静玩耍中的小儿子,各种的舐犊情深。

    原本是想借机教育一下两天两夜没回来的儿子的,却没想儿子竟然把老婆和孩子哄得如此的开心,河屯也只能作罢。

    吃完晚饭之后,封行朗依旧没有要接走老婆和孩子的意思。

    “你……有空吗?我想跟你聊聊。”

    在对河屯的称呼上,一直有些尴尬。好在河屯也习惯了儿子对他的冷淡。

    见儿子主动要求跟自己聊聊,河屯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父子俩一前一后的进去了书房。

    对于河屯来说,这间书房也只是个摆设。他压根就不是一个爱看书学习的人。

    邢十二送来茶水之后,便在河屯的示意下离开了书房。

    “我想见老安藤!麻烦你给我引见一下!”封行朗开门见山。

    “你见安藤……要干什么?”

    河屯明知故问。一张老脸瞬间又阴寒了下去。

    “想倾我所有,跟安藤换严邦一命!”

    封行朗跟河屯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无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胡闹!”

    河屯厉斥一声,嘴角都要被气歪了。

    “阿朗!你可是有老婆和孩子的正常男人!!你怎么能为了一个男人……如此的用情至深呢?实在是太不可理喻了!你还真想跟他搞出感情来呢?简直……简直就是肮脏!污秽!”

    河屯被气得暴跳如雷。整个人都被愤怒因子给包裹住了。

    “严邦救过我,也救过我哥……我欠他的,不能不报!否则,我这辈子都无法安生!”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河屯,“这,你应该懂的!”

    “你竟然要让我去帮助一个觊觎我儿子的变态恶俗之物?”河屯冷哼一声,“呵呵,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严邦怎么不正常了?他有自己的儿子,还也有自己的女人!我跟他,只不过是情同手足,可以相互为对方付出生命的兄弟!仅此而已!”

    封行朗能够跟河屯如此解释他跟严邦的关系,已经够低声下气的了。

    “阿朗,这是严邦跟山口组的过节!”

    “可严邦是为了救我才会惹上山口组的。”

    “说什么都没用!我是真没那个能力!”

    愠怒的河屯猛呷了一口茶水来平息自己的怒气。

    “我只是让你帮我引见一下安藤!这个能力,你总会有吧?!”封行朗低厉的反问。

    “我有!但我绝对不会去做!”

    因愤怒,河屯的胸腔起伏得厉害。

    “那你是想看到:我这个唯一的儿子,下辈子都生活在替严邦找安藤报仇雪恨的血腥日子里?!”

    封行朗很少用自己不耻的身世去倒逼河屯。

    “阿朗!严邦对你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河屯真是气得连声音都带上了颤抖。“他对我有手足之情,我必须对他有兄弟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