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49章 守候温柔25

第1749章 守候温柔2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且这条狗的肺活量还不是一般的强劲。

    “啪”,一记耳光抽了过去,算是对严邦的回礼。

    严邦轻舔着自己的唇回味着。第一次吻得这么光明正大的带劲儿。

    眼眸里满是一种死也瞑目的满足感!

    “狗东西……你这么不尊重老子,作贱老子,真的好么?”

    封行朗抽过一张纸巾,将那些不爽的口液擦拭干净。

    “又不少你块肉……用得着每次都板着这张脸么?”

    严邦咧嘴一笑,探手过来轻蹭着封行朗那张愠怒的脸庞,“下辈子,老子投胎做女人,让你糟蹋个够!”

    “……”严邦投胎成的女人?那得多粗犷彪悍?

    封行朗朝严邦瞟来一记白眼,“……那老子宁可皈依佛门!”

    “就这么不待见老子呢?!说不定老子投胎成了一个如花似玉,你一看就想扑倒的女人呢?”

    即便只是看着封行朗,打着嘴仗,严邦也会特别的满足。

    正因为有了封行朗,他的世界才变得五光十色。

    “可惜了……我已经跟我女人约定好了今生和来世!你没机会了!”封行朗淡淡的哼笑了一下。

    “抱着他!”

    封行朗将怔怔盯看着他跟严邦的严无恙小朋友从地上捞抱起来,然后送进了严邦的怀里。

    “他才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眷恋的东西!”

    刚被封行朗送进严邦怀里的严无恙小朋友,还没坐上几秒,就扭动着小身体朝封行朗倾身过来。

    像是亲老子严邦身上长钉子了一样。

    “干爹抱……无恙要干爹!”

    “臭小子!我这个亲老子咬你肉了?就这么不爽?”

    严邦索性在扭动的小家伙P股上重拍了一下。

    这个力道,一般小孩子都会哭的;但严无恙抗击打的忍耐力到是挺好的,一丁点儿也没哭闹,只是想让封行朗抱回他。

    “怎么答应干爹的?忘了?”

    封行朗后退上一步,“见着你亲爹,要怎么样?”

    “要……要亲他。”

    小家伙很不情愿的转过身去,嫌弃的在严邦的疤痕脸上只是小贴了那么一下,就立刻回过身来扑向封行朗,“亲过了!”

    “干爹没听到!再亲几次!亲响点儿!”

    这一刻的封行朗,只想让小家伙跟他亲爸爸严邦多亲近亲近。其实这些,都是封行朗对严邦的软关爱。替他造出了一个能够延续他生命的子嗣,逼着他享受着人世间的父子温情。或者严邦压根就体会不到封行朗对他的软关爱……在他看来,封行朗除了厌恶他,就只剩

    下利用他了!

    当然,即便只是被封行朗利用,严邦也是乐意为之的。

    严无恙皱起了自己的小脸,把小脑袋撇到一旁,连看都没正眼看他亲爸爸一下,只是敷衍的响响在严邦的脸颊上亲了两下。

    “干爹,这下听到了吗?”

    瞧小家伙那委屈的小表情,完全是在机械式的为完成任务而亲。

    看得出,他根本就不想跟亲爹严邦这般亲近。

    “嗯……干爹听到了!” 封行朗不想继续为难小家伙。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等严邦哪天真的暴死街头了,小东西也不会悲伤。

    严无恙小朋友如愿以偿的回到了封行朗的怀里,享受的匍匐在他的肩膀上,时不时的斜睨上亲老子严邦一眼。

    “这小子,完全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严邦并没有因为亲儿子跟他不亲近而徒伤悲,反而有些嫉妒小东西能跟封行朗如此的亲近。被封行朗这么宠爱的抱在怀里,那感觉一定相当的醉生梦死。

    “付出和回报,是成正比的!”

    封行朗借机给严邦上起了教育课,“有空多跟你儿子亲近亲近,要比你忙着赚那些黑心钱来得有意义!”

    “那老子对你付出了那么多感情,都生死相许了……也没见你回报我什么感情啊!”

    严邦玩味的看着封行朗,嘴角上扬着一抹匪气的弧度。

    接下来,封行朗狠狠的教育了严邦一个多小时。

    午餐之际,封行朗亦没有要离开的迹象。

    接过邵远君让豹头送来的丰盛午餐之后,他便直接跟严无恙一起酣吃起来。

    严无恙很好养活,一点儿都不挑食:无论是肉类还是蔬菜,亦或者是辣味的甜味的,只要封行朗喂进他嘴巴里,他都来者不拒。

    看着看着,严邦那嫉妒的心就乍起了:抓过封行朗喂给儿子无恙的手腕,自己探嘴过去,将封行朗筷子上的嫩牛柳给咬了过来。

    “嗯!你喂的果然香多了!难怪小东西那么爱吃!”

    下午的时候,见封行朗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严邦把邵远君叫了进来,并提出保释回御龙城。

    封行朗好不容易如此有耐心、有诚意的陪他一回,机会难得,他必须是选择一个更好的环境。而不是在这被人管制看守的医院里。

    “远君,你出去跟看守的刑警说:严邦有逃跑的嫌疑,让他们加强警力!”

    封行朗的这番话,着实凉了严邦一颗热忱之心。

    “朗,你几个意思呢?”

    严邦质疑的哼问,“你让一帮条子看着老子,不嫌碍事么?”

    “老子都没嫌,你嫌个P啊!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便侧躺在一旁的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严邦本想依过来一起躺下,可沙发着实小得可怜,他只能半跪在地上跟封行朗说着话。

    “真相信老安藤会在三天内要了老子的命呢?”

    严邦微微吁叹出一口浊气,“朗,你回去吧!要那个老不死的真动手,误伤了你可就不好了!”

    封行朗从财经新闻上挪开目光看向严邦,浅哼一声:“放心,老子比你命大!”

    “朗……让我回御龙城吧!”

    严邦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即便是死,老子也想死在自己的老巢里!”

    “那可不行!”

    封行朗厉声拒绝,“你死在这里,老子还能问警方要人!要是你死在御龙城里……顶多就是出个黑势力火拼的报告!老子可不想你死后,还劳神替你去找老安藤报仇!这锅我怎么也得甩给警方!”

    严邦一阵哑然:不得不佩服封行朗思虑周全,而且还相当长远!连他死后的事宜都想到了!

    “那行!只要你在这里陪老子,老子就算在这里过年,都甘之如饴!”

    ……

    封行朗在公安管制看守下的医院里,足足陪了严邦两天两晚。连同严无恙小朋友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