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48章 守候温柔24

第1748章 守候温柔24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的神情是严肃的,没有在跟Nina调侃的任何开玩笑之意。

    Nina静静的盯看了封行朗几秒,“封总,出什么事了?是有关严邦的吗?”

    这个时间点封行朗来她这里,肯定不会是突然想她儿子了;毕竟封行朗自己还有两个儿子可想可抱,也用不着一早赶过来抱别人家的孩子!

    还有就是上回封行朗发给她的那张写着日语的字条:【如果你愿意替他死,那么你们两个都不用死!】

    这是严邦又惹什么事了么?

    似乎记忆中,严邦一直都没有消停过。

    “去把无恙抱出来吧,我带他去看严邦。”

    “哦,好。只是无恙还睡着……”

    一般情况下,每每封行朗要求带无恙去看严邦,Nina都是无条件支持的。她也想自己的孩子能够享受偶尔的父爱。

    对于封行朗带走儿子无恙,Nina也是放心的。再则,小东西已经虚三岁了,会自己玩,自己吃,自己睡,这两年来跟他亲老子严邦的相处,也是越来越融洽了。

    被抱出来的严无恙还在睡梦中。壮壮的小身板,虎头虎脑的很憨态。

    封行朗从Nina怀里接过了酣睡中的小东西,“最迟明天晚上给你送过来。”

    “嗯,好。你们路上小心。”

    鉴于严邦的御龙城里有儿子全套的生活日用品和衣物,Nina只是给小家伙多裹上了一条防风薄毯。

    严无恙小朋友睡在封行朗的臂弯里很安然。

    一路赶到公安管辖下的军区医院,小东西都没有醒。

    横抱着三十多年的小东西上楼,还是有点儿沉手的,关键必须用上两只手;于是,封行朗便换了个竖抱的姿势。

    小东西醒了。看了一眼正抱着自己的人竟然是干爹封行朗时,立刻用双臂回抱着干爹的颈脖,睡眼朦胧的在封行朗脸颊上亲了又亲。

    “无恙醒了?”

    封行朗柔声问,“这么喜欢干爹呢?那给干爹当儿子好了。”

    “……好。”

    小家伙打了个哈欠,拉着长长的奶气尾声。

    “答应干爹:一会儿见到你亲爹后,记得要多亲了几下,知道了吗?”

    封行朗轻轻的拍抚着小家伙的后背;

    “……好。”

    严无恙像只慵懒的小考拉一样,紧紧的勾抱着封行朗的颈脖,用鼻子蹭着他的脸颊,一下又一下的,温馨且眷恋。

    “那无恙是喜欢干爹多一点呢,还是亲爹多一点?”封行朗随口问着。

    “喜欢干爹!”

    小家伙收紧了自己的双臂,又在封行朗的脸上亲了一下。

    “那无恙为什么这么喜欢干爹呢?” 封行朗又问。

    “因为……因为干爹好……所以无恙喜欢干爹。”

    小家伙并不爱说话。在陌生人前,更是沉默寡言。只要在封行朗面前,才会多说一些。

    “干爹哪里好了?” 封行朗柔声再问。

    “干爹就是好!”

    小家伙用小嘴巴在封行朗的颈脖间吹着气。

    似乎小东西喜欢封行朗,并没有什么确切的理由。就是单纯的那种喜欢。

    “又淘气?不许再吹风了!干爹脖子很痒的!”

    封行朗轻拍了一下小家伙的P股, “无恙,严邦才是你亲爹……你也得喜欢你自己的亲爹,知道吗?”

    “无恙不喜欢亲爹……只喜欢干爹!”

    封行朗觉得自己有愧于小家伙对他的这种喜欢。甚至于比他亲爹还亲。

    因为封行朗对小家伙的关爱并不是很多。

    被电击晕厥后的严邦,在邵远群和律师的强烈要求之下,送进了这家管制医院里做治疗。

    “无恙,还记得干爹刚刚吩咐你的话了吗?”

    跟邵远君招呼之后,临行进去病房,封行朗又问一声。

    “不记得了。”

    小家伙拍在封行朗的肩膀上,很享受。

    “臭小子!”

    封行朗又轻拍了一下小家伙的P股以示惩罚:“干爹让你见到亲爹以后,多亲你亲爹几下!”

    小家伙这才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似乎有严邦这个亲爹,和没他这个亲爹,小家伙都无所谓。

    说实在的,连封行朗都想不通:怎么严邦跟他儿子严无恙之间的父子感情,竟然会如此之淡薄?!都没他这个瓶盖爹来得亲近!

    ……

    在药物作用下,严邦依旧沉睡着。

    看到一只手被铐在床杆上的严邦,封行朗眉头微蹙。

    “把手铐解了。”他看向一旁的刑警。

    “这个……”看守严邦的刑警似乎有些为难。

    “有我在,严邦不敢跑!也不会跑!”

    封行朗从刑警身上夺过了钥匙,“出事了,我负责!”

    鉴于封行朗的身份,看守的刑警也没多说什么。简局长虽说被调离了,但他还有一些心腹的旧部下在。两个看守的刑警便随之离开了病房。

    “无恙,去把你亲爹叫醒……温柔点。”

    小家伙奔到病床边,先是静静了看了一会儿,便举起小手在严邦的脸颊上连拍了好几下。

    “不是让你温柔点的吗?”

    封行朗连忙捞起小家伙那吧嗒吧嗒直甩打的小手,“这可是你亲爹!你这么忤逆真的好么?”

    “朗……朗……”

    梦境中几声沙哑的叫唤之后,严邦才艰难的从重重的困意中张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竟然真是他连睡梦中都念念不忘的人。

    “朗……朗!”

    严邦吃劲的坐起身来,在封行朗躬身去托他的后腰时,却被他紧紧的拥抱住。

    “朗……你没事儿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

    封行朗浅嗅了一下,似乎能嗅到皮肉被电击后的微微焦糊味道。

    “不是让你在看守所里好好呆着的么?瞎闹腾什么?”

    “担心你出事儿……安藤那个老东西没为难你吧?”

    严邦上下打量触碰着封行朗,见他完好无损之后,又将他深拥进自己的怀里。

    “老安藤的目标是你!”封行朗淡哼一声。

    严邦用掌心重抚着封行朗的脸颊,“我死不死,不重要!只要你没事儿,老子就放心了!”

    “嗯……所以我带无恙来跟你这个亲爹见最后一面!”

    严邦的话,封行朗听着其实并不好受。从认识严邦的那天起,严邦一直都在为他付出。

    严邦和丛刚,就像他封行朗的左右手;现在却一个接一个的要被人砍去……

    “最后一面是么?”

    严邦咧嘴一笑,“那老子能不能做点儿稍稍过格的事?”

    “你敢!”

    封行朗的话声未落,严邦便吻住了他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唇。在封行朗看来,这完全是被狗舔了一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