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47章 最值得眷恋的东西23

第1747章 最值得眷恋的东西23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睨了一眼河屯依旧轻松而愉悦的神色,微微低垂下自己的眼帘。

    有些话,自不必多说了。

    老安藤不会放过他跟严邦,也是封行朗意料之中的事。毕竟吉田也算是一个团组的核心人物,就这么被严邦弄死,且死得不明不白,老安藤的确需要给山口组一个交待。

    或许,安藤原本的目标,应该是他跟严邦两人;而现在,严邦成了他唯一的目标。

    这其间,河屯帮了什么样的忙,封行朗并不想知道,也无需知道。

    总之,河屯应该算是一个知情者,所以才会如此的从容不迫。

    但有一点,封行朗的内心还是很明确的:河屯是不可能去援助严邦的。

    对于河屯来说,严邦死了,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那他为什么还要插手呢?!

    或许自己越是关心严邦,河屯便会越是的反感;那样严邦也许只会死得更快!

    “虫虫……虫虫……老十二……”

    没看到身后有弟弟虫虫追来,林诺小朋友便满别墅的寻找起来。

    跟河屯正聊着封行朗,在听到儿子急声叫唤之后,立刻起身迎了过去。

    “诺诺,虫虫呢?”

    “虫虫弟弟不见了……刚刚还跟老十二粘乎在一起的呢。”

    “你妈咪呢?去看看虫虫有没有爬过去找妈咪。”

    雪落在自己的房间里正奋发图强着。

    一孕傻三年,自己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咪了,越发觉得学习新东西有些力不从心。

    一本企业策划方案,看得她一个头两个大。

    “妈咪,妈咪,虫虫有没有爬过来找你啊?”

    正撸着自己长发抓耳挠腮的雪落,听到了大儿子的拍门声。

    “虫虫又不见了?”

    雪落立刻丢下策划方案奔过来开门,“你们那么多人,也能让虫虫爬丢了啊?”

    把两个儿子送来浅水湾,雪落虽说放心不下,但也落得清静;鉴于河屯对两个亲孙子的宠爱,雪落便放手让他带着,想怎么折腾都由他去,雪落也不掺和。

    反正是他河屯亲儿子身上掉下来的亲骨肉,他又岂会不宠不爱呢!

    “虫虫没有丢……亲儿子就是来看看。”

    小家伙探进小脑袋在妈咪的房间里扫瞄了一圈儿之后,便转身奔走了,“可能虫虫弟弟去找义父了呢,妈咪再见,不打扰你做学问了!”

    正当大家找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邢十二才慢悠悠的抱着睡着的封虫虫小朋友从地下暗室里走了出来。

    这样的虚惊一场,自从封虫虫小朋友会爬行之后,几乎每天都要上演。雪落也见怪不怪了。

    虽说没什么胃口,可妻儿都在,封行朗便留下一起吃晚餐。

    看着儿子那酷似自己心爱女人的面容,河屯越看越眉眼上扬:他的亲种,就是这么的卓越不凡,英气逼人。真是人中龙凤的典范。还有两个可爱又睿气的孙子,河屯越发觉得自己的人生充实而美好。

    “阿朗,我已经将临海湾的五幢别墅全买了下来。你现在已经有两个儿子了,封家又那么小,又跟封立昕一家挤一起住,实在太拥挤了……还是搬过来住吧!”

    睨着没什么表情的儿子,河屯继续说道:“那五幢别墅随你们挑选,爸爸不会干涉你们私生活的。”

    这心操的……

    “那里可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喜欢住在那里,也习惯住在那里!”

    封行朗的一句话,便将河屯的好意呛得哑口无言。

    “爸,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明天就带诺诺和虫虫一起去选房子!”雪落却欣然。

    “怎么,封家的别墅不够你住的?”封行朗淡哼问。

    知道自己的男人又小心眼儿了,雪落立刻弱声装可怜,“万一跟你吵架了,我也想有个落脚点嘛。”虽然雪落也喜欢热闹,亦不排斥跟封立昕一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她偶尔也向往那种自由自在,且无拘无束的独居生活。可以穿得随意且清凉,可以以任意的姿态横躺沙发上看她想看,却一直不方便看

    的各种片儿……

    “爸,行朗是您亲儿子,我是您亲儿媳妇,您可不能厚此薄彼!”

    雪落真的很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不需要每天都住着,可以在自己想住的时候住过来。

    她本是可以跟自己的男人提出类似要求的,可又担心自己的男人会乱想,以为她不乐意跟他以命相救的好大哥住……等等之类的揣测!

    “当然不会……我河屯的,都会是你们的!”

    ……

    本以为晚上男人会以不可描述的方式狠狠的‘惩罚’自己,雪落都打算半推半就了,可男人丝毫没有想展示他禽獸的一面。

    真是个禽獸不如的家伙!

    人家都洗白白了,他还绅士的坐在窗前的沙发上,装什么忧郁王子。

    “封大总裁这是在想哪家的小姑娘呢?”雪落套上了睡衣依过去坐下。

    封行那就对了从窗外收回眸光,静静的凝视着含苞求放中的娇美女人……女人很干净,溢着诱人的芳香。眉眼里带着小小的讨好娇媚之意。

    “雪落,要是让你抛下亲夫和诺诺虫虫,去救袁朵朵……你会不顾自己的生命吗?”

    男人的询问声中,微带一丝的凄厉之意。

    看男人问得如此认真,雪落先微微一怔,便也认真的回答:“在冷静的情况下,我肯定不会!但要是在特定的环境下……别说是袁朵朵了,就算是福利院的那些孩子,我也会拼命去救他们的。我记得有一次,一个脑瘫孩子爬上了五楼的护栏玩耍,摇摇晃晃的就快摔

    下去了,当时我想也没想就扑了过去!因为惯性,我差点儿跟那个孩子一起掉下五楼……后来也挺后怕的,但可以肯定,遇到那种情况,我一定还会去救那个孩子的……”

    “我特别喜欢那句话:明知很艰难,明知很危险,但为了那么一点点希望和美好,仍然去努力开放自己的善意,才是生命最值得眷恋的东西!”

    封行朗什么话也没话,只是紧紧的拥抱住女人,嗅着她干净的味道,陪着她一起岁月静好。

    ……

    封行朗是踩着晨曦离开浅水湾的。

    当Nina看到一早出现在她家门外的封行朗时,着实一愕。

    “封大总裁,您这是路过呢?还是想跟我这个单身员工搞婚外情呢?”

    “无恙呢?”

    似乎封大总裁并没有想跟她开玩笑的意思。

    “睡……睡着呢!”“抱出来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