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45章 守候温柔21

第1745章 守候温柔21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爱……爱情?

    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

    封行朗只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些刺辣!

    面对问得一本正经的宫本文拓,封行朗的唇角不自在的轻蠕了一下。

    “宫本先生,您应该是误会了!”

    封行朗轻描淡写的解释,“我跟严总之间,只是情同手足的兄弟,以及生意上的伙伴!”

    “可严先生却愿意为你去死……”宫本文拓缓吁出一口浊气。

    “……”

    对于宫本文拓这样的陈述和感叹,封行朗感觉自己答与不答,都稍显尴尬。

    “宫本先生,您的意思是:严总这回凶多吉少了?”

    封行朗随即便言归正传,“封某有个不情之请:宫本先生能否帮我引见一下安藤先生?既然他是生意人,我想我跟他之间应该能寻求到一个两全其美,且互惠互利的更好方式!”

    宫本文拓缓缓的摇了摇头,“……爱莫能助啊!”

    封行朗离开的时候,宫本文拓起身相送。而且还故意贴近了他一下。

    等封行朗钻进雷克萨斯,他才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一张皱巴且带着湿气的字条。

    封行朗捻开看了一眼,眉头直皱:是句日语。他是一个字也没能看懂。

    随即,他便将这张字条拍照发给了看得懂日语的Nina。

    一分钟后,Nina便回了封行朗:【如果你愿意替他死,那么你们两个都不用死!】

    几个意思?

    宫本文拓是想表达:如果他封行朗愿意替严邦死,那么他封行朗跟严邦都不用死?!

    是这个意思么?

    封行朗俊眉深蹙:宫本文拓这是在跟他玩心理战术么?

    安藤原本的意思,是要让他跟严邦之间二者死其一;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的目标应该是严邦了!

    而宫本文拓的意思,是要让他封行朗去安藤面前领死吗?!

    会不会这个宫文文拓只是心切着想救他的‘爱人’严邦,便给他封行朗下套,让他主动去受死?!

    封行朗低声咒骂了一句:该死的变态人!

    宫本文拓的话,不可信!

    封行朗还不会抛妻弃子的去安藤跟前领死!怎么说,他的命也要比严邦的精贵。

    在雷克萨斯里静默了五六分钟之后,封行朗捞起仪表盘前的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喂,公安局吗?我要实名举报:御龙城的老板严邦,有蓄意谋杀新公安局长任凌远的重大嫌疑!”

    “请问您哪位?”

    “GK风投的封行朗!我愿意做警方的证人!”

    ……

    正准备出门去GK风投找封行朗的严邦,却被一帮特警给堵了个正着。

    老不死的安藤这么快就动手了?还联合上了申城的条子?!

    当严邦知道是封行朗实名举报他时,他整个人都是懵圈的!

    封行朗这是巴不得他早死早好么?

    严邦没有反抗,只是哼哼冷笑了几声后,便坐上了特警开来的防暴车。

    连封行朗都想他死,严邦找不到反抗的理由。

    夜幕低垂下的申城,笼罩着一层梦幻似的霓虹。

    封行朗赶来浅水湾时,并没有看到一派戒备森严的景象。反而是一派欢声笑语。

    这跟封行朗预期出入有些大。

    难道河屯的嗅觉不灵敏了,压根就没有发现老安藤班师来到申城了?

    这有点儿不太符合逻辑。

    即便河屯老糊涂了,他不是还有一大票的义子么?邢十二难道不是被河屯召唤回来的?!

    封行朗没有着急把车开进去,而是停在别墅区外静候着什么。

    大概十来分钟之后,封行朗等来了邵远君的电话。

    “二爷,我见着严总了。”

    “嗯。让严总接电话。”

    十来秒之后,手机里才传出了严邦那生无可恋的腔腔,“实名举报?呵呵……想不到你也这么着急着想我死呢?”

    “我想你妹!”封行朗压低声音谩骂,“猪脑子,老子是在保你的狗命!好好在警察局里呆着!记得保持沉默,等警方传唤我这个证人!少它妈轻举妄动!”

    “朗,你又玩哪出呢?”严邦的态度瞬间积极了起来。

    “我它妈还能玩哪出!当然是借刀挡刀!就凭你这个莽夫,你以为你能对付得了老安藤?!”

    封行朗又是几声骂骂咧咧,“你好好配合邵远君,维持沉默是金就行!等我见到安藤再说!”

    “朗……朗……你千万别去见那个老东西!!”

    封行朗的这番话,反到让严邦紧张了起来,“你的命比老子的命精贵……你有老婆,有孩子!千万别去送死!即便老子死一万次,也不能让你丢一根手指头!”

    严邦的这番话,听着还是挺让封行朗感动的。尤其在丛刚不在了之后,他更加珍惜严邦。

    “行了,你老实待着!我会想办法处理的!”

    “朗……朗……”

    不等严邦把话说完,封行朗便匆匆挂了电话。

    严邦一把揪过一旁的邵远君,“快!快替老子去办保释手续!”

    “严总……这可不行!二爷交待过我:您这几天必须待在警察局里。”

    “放你妈的P!要是封行朗出了什么意外,老子要了你的狗命!”

    严邦狠劲儿的将邵远君推了个趔趄,“老子想出去,谁它妈的也别想拦我!”

    在暴力的蛮闯之下,严邦从拘押室一直搏命到大厅;在双重电击之下,才疲软了下去。

    看来,再强劲的血肉之躯,都敌不过现代化的科技武器。

    ……

    封行朗留在车里沉思了片刻之后,才下车行走进别墅院落的大门里。

    竟然没设防?

    连平日里会在别墅入口处守着的邢老五,这一刻竟然也能从客厅里传出他那憨劲儿十足的笑声。

    这个河屯,就这么保护他封行朗的老婆和孩子的?

    这还不如把老婆孩子留在封家呢!

    刚迈进客厅,画面就不忍直视:大儿子封林诺骑坐在邢老五的身上,以跑马的姿态往前横冲直闯;小儿子封虫虫自行边爬边追;一并参与爬行的,还有邢十二和邢十四,众人玩得不亦乐乎。

    这哪里像大敌临前啊?完全是玩物丧志!

    封行朗环看了一下四周,却没在喧闹的客厅里见着妻子的身影。

    在这帮男人堆里,雪落向来习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阿朗,你怎么才来?就等你开饭呢!”

    河屯在一旁的沙发上坐着。目光慈爱的笑看着他的两个爱孙。要不是他只剩下了一条手臂,估计这帮爬行的人群里,也能看到他的身影。封行朗着实疑惑:河屯不应该如此懈怠疏忽……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