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43章 记得想我19

第1743章 记得想我19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天是丛刚的忌日,不正是整一年时间么。

    封行朗总觉得不会这么巧合。

    “是呢……他还说什么……”

    严邦欲言又止,“不说也罢!那东西已经变成个神经病了!”

    “宫本文拓都说什么了?”

    可封行朗却紧声继续追问着,“他跟你说了些什么,都如实告诉我!”

    “朗,你用不着这么紧张吧?”

    严邦半躺在偌大的沙发床上,“不告诉你,就是担心扰了你的清静,舍不得你胡思乱想……”

    “是不是山口组又有什么动作了?”

    封行朗厉斥一声,“你少它妈自以为是的轻敌!你撼动不了他们的。快告诉我!”

    “朗,你怎么也想不到宫本文拓现在变成了什么鬼样子!整个人半死不活的,而且还在掉皮,就像得了白化病一样,我看他是离死不远了!”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不过才一年时间……他是生了什么病么?”封行朗追问。

    “宫本文拓说,他用他的健康,换了我跟你一年的寿命!”

    严邦还是老实交代了部分内容,“说得还挺玄乎的!老子差点儿信了……”

    “……我信!”

    良久,封行朗才从薄唇间浅溢出这两个字来。

    “你信?”

    严邦微微质疑,“朗,你还真相信他的鬼话啊?那东西现在已经是个非正常人类了……说出的话都神神叨叨的。我到是感觉他是临死前的胡言乱语!”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封行朗微微轻吁,随之又紧声追问一声:“宫本文拓还说了些什么?”

    “他还说……”

    严邦挠了挠头,止住了后面的话。

    “他还说什么了?”封行朗似乎有些不耐烦起来。

    “朗……要是我死了……你能像怀念丛刚那样怀念我吗?也生个孩子,小名叫小邦邦?或是小严严?”

    严邦突然就岔开了话题,问出了这么一番没头没脑的话来。

    还小邦邦?小严严?

    “……”封行朗真想把手机那头的严邦拖拽出来暴打一顿。

    “不会!老子只会让无恙跟我的姓!让你死了都没儿子替你披麻戴孝!”

    封行朗没好气的堵了严邦几句。

    “朗……用不着对我这么狠心吧?”

    严邦抱怨一声,“老子还一心想替你去死呢……真它妈寒了老子一颗赤热的心!”

    “替我死?那你充其量只不过是白白送死!老子是不会感激你的!”

    封行朗烦躁的斥骂了严邦几句,便又追声问:“快说,宫本文拓究竟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他说……他说那个老不死的安藤来申城了!还有,你跟我之间,二者必将死其一……还说,给我三天时间,去跟这个世界告别!”

    严邦吊儿郎当的哼声问,“朗,你说宫本文拓是不是病入膏肓的胡言乱语?还慷慨的给老子三天时间跟这个世界告别?真他妈见鬼!”

    “我跟你之间,二者必将死其一?那为什么一定会是你?”

    封行朗反问。其实他自己也有答案的。

    “老子怎么舍得你死呢……那当然是我死啰!”

    严邦带上了不以为然的笑意,“要是老子真死了……记得想我!”

    封行朗想起当初在游轮上的时候,吉田说过的话:

    【严邦,你大概还不清楚吧……这东西既是保命符,也是催命符!今天它能救你的命,等明天它同样能要了你的命!】

    想必是真有此事了!而且老安藤竟然亲自来申城了……他这是要亲自监军呢?!

    看来老安藤非要严邦死,应该跟吉田当初的死有关。

    如果这真是老安藤的意思,怕是严邦这回真是要在劫难逃了。

    “朗……朗……怎么不说话了?被宫本的鬼话吓住了?没那么玄乎的!”

    严邦满口的不在乎,“他以为他们一个个都是天王老子啊?想要老子死,老子就得乖乖去死?好歹也得拿出点儿本事来才行!”

    “邦……别太轻敌了!老安藤的手段……不会让你失望的!”

    封行朗轻吁一口浊气,“你先在御龙城里待着,容我想想对策。”

    “朗……你还真信了?”

    严邦咧嘴憨笑,“舍不得我死了?”

    “嗯!是舍不得!所以,你得好好活着!”

    简短明了的作答了严邦之后,封行朗便挂了电话。

    随即,他便将电话打去给了邵远君。邵远君是御龙城的管家人物,严邦今晚见过谁,他一定知道。邵远君的话,跟严邦几乎完全吻合。包括宫本文拓白化蜕皮垂死的模样;和他跟严邦之间的对话。邵远君之所以没在第一时间给封行朗打电话,一来是以为封行朗已经知道了;二来,也是为了派人跟踪宫

    本文拓的行踪。

    封行朗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见一下宫本文拓一问究竟。

    但寻思着自己也是老安藤要对付的目标之一,而且封家还有他的妻儿和亲人;他实在是分不开身。

    等稍稍冷静下来,封行朗还是扑捉到了一些疑点。

    首先,如果老安藤真要置严邦,或是自己于死地,只是为了给他得力的手下吉田一个交待,那他完全可以秘密行事,压根用不着派宫本文拓来当传话筒。

    还有就是:究竟是吉田的死,导致严邦跟自己的在劫难逃?还是宫本文拓的那个山口组内部身份识别器导致的引火烧身?!

    封行朗跟山口组,肯定是有过节的。毕竟是山口组的吉田导致了丛刚的死亡。

    现在吉田死了,也算是得以替丛刚报仇雪恨了。

    可老安藤却不依不饶的追来了申城……这是非要逼迫他封行朗奋起反抗吗?!

    而现在的封行朗,早已经不是当成那个热血凶狠的角色了。

    他有了家室,有了深爱的女人,还有了两个宠之入骨的儿子!

    他肯定是惜命的!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老安藤是不打算让他封行朗过安稳日子了!

    丛刚死了,以及他的那帮手下也走的走,散的散……突然之间,封行朗感觉自己真够孤立无援的!

    封行朗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河屯。

    可总不能一有点儿风吹草动,自己就把老婆孩子往他那里送吧?!

    会不会感觉他这个亲爹忒它妈的缺少能保护妻儿的能力!

    只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弃商从武,还来不来得及?!

    苦中作乐的自嘲而已!早知道就应该像丛刚那个狗东西一样:有空多养几个得力的手下,也免得自己此刻要用人时急得抓耳挠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