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42章 跟世界告别18

第1742章 跟世界告别18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抱歉……惊骇到严先生了!”

    不过从声音的腔调和大体的五官,还是能判断出他就是宫本文拓。

    “宫本先生……这是病了?”

    严邦在宫本文拓对面坐下。浅蹙了一下眉宇扫了一眼对面的宫本。

    宫本文拓深深的凝视着严邦,缓声开了口:“我用自己的健康,换了你跟封行朗先生一年的寿命!”

    “……”严邦的唇角浅抽了一下。是真没想:什么时候自己的寿命,还需要别人用健康来换?!

    “听宫本先生这么说……严某到是得好好感谢感谢您啰!”

    严邦的口气中带上了那么点儿不屑的意味儿。他严邦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这家伙竟然用这么卑挫的说辞在跟他讨要好处?!

    “不用感谢了,这是本人自愿去做的。只希望严先生和封先生能够体谅!”

    这宫本文拓的话,那是越听越邪乎。感觉真有其事似的。

    严邦将那块腕表推送到宫本文拓的面前,一并推过去的,还有一张八位数的现金支票。

    “物归原主!还得多谢宫本先生的倾囊相助!”

    宫本文拓缓缓的拿起那块腕表,动作有些迟滞的戴回了自己的手腕上。

    却没去动那张支票。显然,他此行索要,并不是为了钱。

    “宫本先生,你在电话里说……我跟封行朗的时日不多了?是个什么说法?”

    严邦很少上心自己的生死。嗜血为生的他,早就将自己的生死看轻。但事也关封行朗了,所以便多问上一句。

    “这东西既是保命符,也是催命符!”

    宫本缓缓的开了口,“之前,我就已经跟严先生你说过的……只是当时你救封先生心切,根本没能听进去我的话。你只说,什么代价你都愿意承受。”

    “什么意思?”

    严邦敛起他浓黑的眉宇,“你今天来,是要跟我和封行朗索命呢?”

    就宫本文拓此时此刻如此赢弱的病态模样,估计几十个他都不会是严邦的对手。

    “要向你们索命的,不是我……而是……山口组的人!”

    宫本微微合上干皱的眼睑,“安藤已经亲自来申城了……你跟封行朗之间,必有一死!这已经是安藤格外开恩的决定了!”

    严邦算是听明白了个大概:当初自己为了救急跟宫本文拓借的这鸟东西,是福亦是祸;暂时救下了封行朗的命,可一年之后他们又要来索命了!应该是山口组内部的一种狗P规矩!

    只是这山口组,也忒把他们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光天化日之下,又岂是他们想索命就能索命的?!

    “有没有另外一种处理模式:我跟封行朗都不需要死?”

    严邦敛眉问,“比如说,拿金钱来交换之类的!”

    “应该不会有……如果可以,我早就会尝试了!”

    宫本文拓暗了暗眉眼,“其实我今天来:只是替安藤来传话的……想必你也一定做好了为封行朗去死的决定!”

    微顿,宫本文拓缓了一口气,“安藤给你留了三天的时间……跟这个世界告别!”

    靠!还三天时间?

    还说得如此之有模有样!

    当时的严邦,觉得宫本文拓不是病入膏肓胡言乱语,亦或者是某种自以为是的臆想。

    宫本文拓盯视了严邦片刻,阴幽幽的缓缓开口继续说道:“其实你也可以选择让封行朗代替你的……”

    严邦瞥了宫本文拓一眼,冷声,“谁要敢动封行朗一根手指头,老子就会先要了他的命!”

    宫本文拓默了声,良久才缓缓的叹了口气:“希望封先生能意识到你的一片良苦用心!”

    严邦挥了挥手,“如果非要二者死其一,那就死我严邦好了!这种事,就别去扰烦封行朗了,我一个人扛下就是!”

    宫本文拓的话,严邦是将信将疑的。

    虽说严邦领教过山口组那帮人的神出鬼没,但还不至于要他严邦束手就擒。

    想要他严邦的命,就必须拿出点儿能耐来。

    严邦没有扣留只是前来传话的宫本文拓。不过从宫本那要死不死,差不多就比死人多口气的状态来看,他这一年来,的确应该是受到了某种身心上的惩罚。

    他真会用他自己的健康,换了他跟封行朗一年的寿命?

    听着还挺玄乎的!

    ……

    回封家的路,很顺畅。亦平安。

    等妻儿睡下之后,封行朗一边泡着澡,一边给严邦打去电话。

    他知道夜猫子的严邦,这个时间点正是他精神亢奋的时候。

    不过,即便严邦已经睡下了,也不会妨碍封行朗随时随地给他打来电话。

    因为在严邦面前,封行朗不需要绅士,更不需要什么涵养。

    “朗?还没睡?”

    严邦正把玩着手机,似乎有些犹豫不决着:要不要给封行朗打来电话。告知他有关宫本文拓,以及那个老不死的安藤来申城的事。

    寻思着如果只是宫本文拓病入膏肓的胡言乱语,那岂不是白白扰了封行朗的好觉?!

    这个醒儿,是提呢,还是不提呢?

    正纠结中的严邦,却接到了封行朗主动打来的电话。

    “嗯,没呢!”

    封行朗悠哼一声,“对了,离开时你说什么臭虫……申城又不安宁了?”

    封行朗不怕事,但自从有了两个亲生儿子之后,便越发行事小心翼翼。

    其实有大部分原因,也源于丛刚的死亡。让他失去了一个最为得力,且最为安逸的保护。

    “猜猜我刚才见了谁?”严邦反问一声。

    “谁?”

    封行朗微拧起眉宇,“你该不会又去招惹任凌远了吧?人家是大局长,你它妈的低调点儿会死么?”

    “……是宫本文拓!”严邦没有跟封行朗绕圈子。

    感觉凡事还是小心为上,更何况有了两个儿子的封行朗越发的惜命。

    “宫本……文拓?那个短小精悍的日本人?”

    宫本文拓此人还是很有识别度的,要瞬间联想起他并不难。

    “怎么,他又想念严大总裁了?想去跟你重温旧好?”封行朗调侃着严邦。

    宫本文拓的这个嗜好,还是挺让人……惊叹的!

    矮小瘦弱的他,竟然看上了五大三粗的严邦?!想想就辣脑仁!

    “他来向我要走了那个山口组内部的身份识别器。”

    严邦不太喜欢封行朗跟他开这样的玩笑。因为除了封行朗,他眼晴里便没进去过任何人。

    “一整年了……他才来要?”封行朗紧声追问。健硕的体魄猛的从浴缸里坐直起来,激起水花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