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39章 守候温柔15

第1739章 守候温柔1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认真的小模样,根本不像是随意哼哼卿卿的。

    封行朗着实一怔:才七个月大的小东西,该不会认识路吧?

    关键今天是丛刚的忌日……

    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才七个月大的小东西,怎么可能认识去丛刚那幢别墅的路呢?!自己不过只带小东西去过三次!

    “天呢……天呢……我家虫虫会说话了耶!”

    雪落惊喜的握住儿子封虫虫伸着的小手,“虫虫,叫妈咪……妈咪!”

    很明显,雪落将儿子的咿咿呀呀,欣喜的理解成了呀呀学语。

    可小东西却从妈咪雪落手里用力的将自己的小手抽了出来,朝后追指向已经驶离了的启北山城路口方向,小嘴巴里继续咿咿呀呀着。

    这小东西,真是要成精了!

    “亲爹,虫虫弟弟是想让我们带他去看大毛虫呢!”

    连林诺小朋友都能意会出了弟弟虫虫的意思。

    “啊?丛刚回来了?”

    雪落的第一反应就是:丛刚回申城了。

    这丛刚……不会在他忌日里闹鬼了吧?!

    封行朗不相信才七个多月大的儿子能记得只去过三回的启北山城路口,更愿相信:那是丛刚在闹鬼。

    “你们也太会联想了吧?我家虫虫只是牙痒痒着想说话而已!”

    封行朗握紧了小儿子指向启北山城路口的小手,紧紧贴在胸前,“对吧虫虫?来,叫亲爹!”

    亲爹是不可能叫的,回头看向夜幕中越退越远的路口,小东西便缓缓的安静了下来。

    很明显,这个自称为亲爹的家伙,今天是不打算带自己去看那个‘大毛虫’了。胳膊拧不过大腿,看来还得自己先学会走路才行!

    一路上,小家伙一直安安静静的。窝在亲爹封行朗的肩膀时,独自享受着父爱。但呈现出的,却是一副未能如愿的不满足小表情。

    “诺诺哥哥,一会儿吃饭饭的时候,你能不能跟团团坐在一起?团团的papa没有来,团团会害怕。”

    封团团一直靠在诺诺哥哥的身边,有着小鸟依人的弱萌感。

    “不用害怕的……诺诺哥哥会陪着你的!大邦邦和大白白他们,都是熟人哦!”

    封林诺小朋友对封团团态度的改观,一是源于自身成长后的懂事,二也因为封团团曾经对妈咪林雪落的勇敢保护。

    总的来说,封林诺小朋友跟他亲爹一样,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

    “诺诺哥哥……诺诺哥哥……”

    刚进钻石豪包,两个翩翩可爱的小美女便连忙朝林诺奔扑过来。一左一右的拖拽住了封林诺。

    两个小可爱一听说诺诺哥哥也会一起来赴宴吃晚饭,便欢天喜地的催促着爸比赶过来了。

    原本是要去封家跟诺诺哥哥汇合的,鉴于两个女儿如此的喜欢林诺那小子,白默便一脚油门直接赶来御龙城里了。

    “哟,封二公子,来干妈抱抱。”

    袁朵朵看到被封行朗抱在怀里的封虫虫小朋友时,立刻欢喜的迎上前来。

    从内心的需求上来讲,袁朵朵真想再生个儿子,不指望儿子保护她这个妈咪,就是想以后能跟自己的两个女儿有个照应。

    封二公子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看到袁朵朵伸过来的双手之后,立刻扭头抱紧了亲爹封行朗的颈脖,一直安静着。

    “哟,小高冷,你又不理人呢!干妈家还有两个漂亮小姐姐呢,你要不要瞧瞧?”

    袁朵朵伸过来想摸封虫虫小朋友的手,可小东西立刻举高起自己的小手不让她摸。

    “这么高冷呢?连小手也不让摸呢!”

    袁朵朵也是个任性的主儿,小东西越不让她摸小手,她便越是追着摸。

    小东西见这个大婶非要摸自己的小手,躲不开的他,便机智的将自己的一双小手伸进了亲爹的衬衣里。才总算把这个大婶给摆平了:这个大婶没继续伸进亲爹的衬衣摸他的小手。

    “你太老了!要摸让你家两个漂亮女儿来摸!”

    抱着二公子的封行朗先行坐了下来。虽说小东西不算重,但一路这么抱着,也挺沉手的。

    “想得美!封老二,你就知道让你家两个小崽子占我家豆豆芽芽的便宜!”

    白默一把将封虫虫小朋友的小手从封行朗的衬衣里揪了出来,“来朵朵,给你摸个够!”

    封虫虫小朋友当然不会这么束手就擒,他立刻埋头过来,在白默那白皙的手背上狠狠的咬下一口。

    “啊,小兔崽子,你竟然咬人!”

    白默立刻吃疼的松开了双手。

    “你活该!谁让你不经批准摸人家的小手手了?!你这叫非礼!”

    封行朗护犊子的将儿子的一双小手藏在了自己胸前。

    “虫虫弟弟,虫虫弟弟,让豆豆姐姐摸摸小手好不好?”

    “芽芽姐姐也想摸摸哦……”

    两个小可爱闻声过来,友好的伸来她们干净又漂亮的小手臂。

    可封虫虫小朋友无视着两个小姐姐的美貌,依旧一副‘不让摸’高冷的小模样。

    “儿子,咱用不着这么高冷吧?小美女耶……很漂亮的那种!不考虑考虑?!”

    封行朗的话,把众人都逗笑了;却没能逗笑小儿子封虫虫。

    小东西一副誓将高冷进行到底的小清冷模样。

    “嗯?封老大怎么没来?”

    严邦现身了。住着拐杖。

    “我papa跟大冉冉出去过二人世界了!”

    封团团接话应答。没有爸爸陪在身边,小可爱格外的想主动跟严邦示好。

    潜意识里,她对严邦还是心生畏惧的。

    “严大哥,你这……你这怎么搞的啊?”

    见严邦住着拐杖,雪落惊讶的问。

    “哦,不小心摔了一跤。”严邦轻描淡写。

    “那严总还是回屋休养着去吧……我们可以自便!”

    封行朗扬眉,俊逸的脸庞上轻染着懒散的笑意。

    “两位弟妹大驾光临,严某说什么也得作陪!”

    严邦探手过来,将封行朗的肩膀上重拍了一下,“对吧,封大总裁?”

    “封老二你看看,你家小崽子竟然把我手背咬出了血?!”

    白默一脸委屈的将自己的手背送来给封行朗看。

    “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咬回去?!”

    护犊子的封行朗赏了白默一记冷眼,“忍着吧你!”

    晚宴的时候,严邦接了一个电话。

    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电话竟然是宫本文拓打来的。

    以为宫本文拓只是途经申城,想来他御龙城讨杯酒喝,却没想他竟然提及:让严邦归还他在山口组内部的身份识别器。那声音,苍老而赢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