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34章 守候温柔10

第1734章 守候温柔1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雪落,在伟大母爱的驱动下,毅然的将自己喂给小东西喝。

    小东西先是吧唧吧唧的嘬了好一会儿最甘甜的美味早餐奶之后,便又开始了他的小邪恶。

    牙龈作痒的小东西,根本就没长记性,再一次的将妈咪当成了他的磨牙工具……

    “啊……”雪落吃疼的闷哼一声。

    按照阿姨教她的方法,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小东西的下巴,稍稍往下摁,本以为小东西会自动就松开嘴巴的,却没想到被小东西用小门牙切咬得更紧……

    见太太疼得眉头直皱,一旁的阿姨连忙轻捏住邢程小朋友的小鼻子,轻闷了小东西一回。

    这一回,雪落是真疼了。那上面的小牙印,更是鲜血呼之欲出。

    “封虫虫,你太过分了!!都快把妈咪咬出血了!!”

    雪落举起手想抽一顿小家伙的P股以示惩罚,可举到半空的手,愣是没舍得真的打下来。

    “妈咪很严肃的跟你讲:要是让你亲爹知道你又咬妈咪了,保证你的口粮这回真的没有了!你就只能喝奶瓶了!”

    小家伙无辜的看着眼前的半敞着衣襟的妈咪,吧唧了一下小嘴巴,示弱的没吭声。

    “你说你这臭小子……怎么这么淘气呢?都,都疼死妈咪了!”

    雪落想揉一下自己的疼点,手刚触碰到,就疼得她一哆嗦。

    可却在丈夫封行朗走进婴儿房的那一瞬间,雪落立刻放下了自己的衣物,将被咬得鲜血都快溢出来的自己遮盖住了。

    “封虫虫小朋友,今天早晨有没有好好的用膳?”

    封行朗凑近过来,亲了一下自己的妻子,再去亲抚自己的孩子。

    “表现尚可!”

    雪落还是替才六个月大的小儿子隐瞒了。

    “嗯……看来小以惩罚,还是很有必要的!长记性就好,亲爹和妈咪可以既往不咎。”

    封行朗亲吻着小家伙小脸,可小东西却嫌弃的钻进了妈咪柔软的怀里。

    关键是没长记性啊……雪落惆怅的抿紧着自己的唇。

    “亲爹出门了,你乖乖的跟妈咪在家。”

    男人强势的凑近过来,只亲到了小家伙的后脑勺。

    “这么早就出门呢?公司的事儿?”雪落接话问上一句。

    “新上任的公安局长昨晚出了点儿小意外,我去刷一下存在感,顺便混个脸熟!”

    “是去巴结讨好吧?”

    雪落会意的清怨一声,“就讨厌你们这些官商相勾结!社会风气就是被你们这些人带坏的!”

    “封太太批评得是……亲夫谨记!”

    封行朗的手刚触碰过来,雪落便抢先捂住了自己的胸,“正经点!你儿子看着呢!”

    可封行朗刚起身,之前还嫌弃自己亲爹的封虫虫小朋友,立刻转过身来朝他张开双臂。小嘴巴里发出嗷嗷的需要声。

    “怎么,想跟亲爹出门呢?”

    封行朗来了兴致,“那你得叫声亲爹……还是叫爸爸吧……来,Baba……”

    竟然要挟本公子?!

    叫呢?还是不叫呢?感觉这回要是被他要挟成功了,那有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的节奏啊!

    见亲爹封行朗不肯抱自己,小东西哇啊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行朗,你抱抱虫虫呗。一早别让他哭呢……”

    雪落爱子心切的将小东西直接塞到了丈夫的怀里。

    如愿以偿的封虫虫小朋友,下一秒就止住了哭闹,含着泪花抱紧了亲爹的颈脖。

    能出门就好。即便被亲爹狼亲了好几口,他也能忍。

    可这个混蛋的家伙在亲完自己之后,又把自己丢回了婴儿床里,然后他一个人出门浪去了!!

    自己再一次被无情的抛弃了!!

    幸亏自己没上他的当叫他爸爸,要不然自己就亏大了!

    封虫虫小朋友其实也挺惆怅的:自己明明也长了脚的啊,为什么还是没办法下地走路的呢?

    还有自己的这张小嘴巴,除了吃奶,就只能发出嗷嗷的哭声了……

    ……

    封行朗赶来御龙城的时候,严邦还真听话的待在御龙城里等着他。

    “什么风把封大总裁吹来寒舍的呢……”

    严邦应该是刚刚健身过,整个身型的肌肉有着满满的暴凸感。精赤的上身,更为健壮敦实。

    封行朗染怒的斜了严邦一眼,便在他跟前的沙发上坐下。

    早餐一如既往的丰盛。即便封行朗不来,严邦也从来不会亏待他自己的胃。

    封行朗吃了一口鲜虾培根后,才厉眸瞪向严邦,“你作死呢?”

    “邵远君又跟你大嘴巴了?”

    严邦凝视着封行朗那张俊逸的脸庞,以及他脖子上的暗红吻迹,“昨晚,是跟你女人大战的……还是在外面偷吃的小甜点?”

    “那也不关你半毛钱事儿!”封行朗冷哼一声。

    “我就好奇的问问……动什么气啊!”

    严邦不以为然的悠哼一声,将封行朗爱吃的海鲜拼盘推送到他的跟前。

    “任凌远出了车祸,是你指使人干的?” 封行朗厉问。

    “那狗东西处处刁难老子,老子就不能给他点儿小教训?!”

    严邦的面容有些发狠,一个仰脖便喝尽了杯中的红酒。

    “往轻了说,你这叫寻衅滋事;”

    封行朗暴怒而起,随后又下意识的朝门口扫了一眼,压低声音,“要往重了说,你就成了蓄意谋杀了!!懂么?二彪子!!”

    看着封行朗因为自己而发怒,严邦到是挺享受的。

    他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那张怒目圆瞪的俊脸,咧了咧嘴,“朗,每次你为我生气的时候……最它妈的帅了!你说你怎么会这么对我胃口呢!”

    “……严邦,老子忍你很久了!”

    封行朗的脸庞,因愤怒而扭曲到狰狞,“别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老子的忍耐极限!”

    “朗……我爱你!Je t‘aime,Je t‘adore!”

    一句中文,一句法语,从严邦的灵魂深处发出来;将整个气氛变得浓烈。

    “来……靠近点儿!”

    封行朗俊脸上堆积着笑容,“我不打你!”

    ……

    豆豆芽芽被送去幼稚园学前班的那一天,白默是真哭了。感觉全世界都在与他们父女三人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