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32章 守候温柔8

第1732章 守候温柔8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封行朗一直暗中指使着严邦跟新上任的任凌远斗智斗勇着。

    许或是迫于上面的压力,新上任的任大局长并没有对严邦大开杀戒。只是不痛不痒的缴获了运来御龙城的一些野味儿,以及扫了几次黄而已。

    这些不痛不痒的惩罚措施,在封行朗看来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严邦本身就不太干净,别人给他敲敲警钟,也算是一种提醒和鞭策。

    但严邦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在他看来,那是姓任的不给他面子,简直就是在当众打他的脸。

    几次暴躁的严邦都是被封行朗给压制住了。要不然,就该上演警匪大片了。

    但封行朗的精力总是会有限的……

    刚放暑假的林诺小朋友,像撒欢的小野马似的策马奔腾着。抵触着所有妈咪给他挑选的补习班。什么骑马、击剑、游泳等等,小东西早就比同龄的孩子玩得很溜了。但那些古典中文、精品奥数之类的东西,小家伙是严重拒绝的。还有那些修身养性的绘画、手工、

    礼仪……林诺小朋友更为抵触!

    关键小东西还有个不靠谱的义父,以及一帮以逗玩为目的的义兄们。

    而封团团所表现出来的坚韧毅力,让封家所有人都惊愕了。

    为了能跟诺诺哥哥一个学校,甚至于在同一个班级上,小林诺小朋友十几个月大的封团团决定在暑假里完成一年级的所有课程的学习。

    封立昕本是心疼女儿,且不愿拔苗助长毁了女儿的童年;但小东西执意如此,到是让封立昕有些束手无策。

    爱学习总是好的。在小东西的软磨硬泡之下,封立昕还是没能坚持住自己的原则,给小东西请回了各个学科的家教老师。

    封团团也很自觉没有打扰叔妈咪和虫虫弟弟的休养,白天学习的时候,她会在隔壁的小别墅里完成。

    或许在封立昕看来,女儿封团团做这样的决定,只是三分钟热度而已。等她遇到困难之后,便会知难而退的。

    快六个月大的邢程小朋友,已经不再局限于每天的吃喝拉撒睡了。

    阳光明媚的时候,他也会睁开眼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奇妙的新世界。

    以及一个每天都会对着他坦胸露之乳的温柔女人。

    而且还能每天听到女人不厌其烦的在自己耳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虫虫……叫妈咪……叫声妈咪好不好?妈咪……mami……”

    大概到下午四五点左右的时候,总会多上一个精力过剩的大男孩儿和一个卖萌的大女孩儿围绕着自己,不停的叽叽喳喳重复着:“虫虫叫哥哥……我叫你亲哥哥!”、“虫虫叫姐姐……我是你团团姐姐!”

    等到晚上六七点左右的时候,一群闲杂人等都会围绕着自己团团转。

    “哟,封二公子又在装高冷呢?叫声冉冉大姐姐……”

    拜托了大婶,那个叫团团的小女娃,我都没肯叫她姐姐;你都老成这样了,竟然还让我叫你大姐姐?装嫩也不是这么装的吧!

    关键问题是:我本来就高冷,压根儿就不用装的好不好!

    “我看这小子……越发神似他亲爹呢!他亲爹小时候,也总是这么酷酷的。问他话,他几乎从不回答;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感!”

    这个皮肤皱巴巴的,像套了个人皮面具的家伙又是谁?

    再然后,那个自称为‘亲爹’的家伙就会抱着他各种的乱刷口水。亲得他整张脸都染上了唾液的味道。

    “虫虫,想不想亲爹?亲爹可是好想好想我家虫虫的……叫声爸爸……Baba……”

    拜托了大叔,你别总是这般自作多情好不好?我真没有想你!

    一丁点儿都没有!

    说真的,这个地方真的是太吵吵了。大的吵,小的更吵。一大帮子的人每天都会围绕着自己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而且还一个劲儿的傻笑。真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唯一喜欢的,就是那个凉凉的,且安安静静的地方……那个自称他自己是哥哥的小家伙说那里叫‘启北山城’!

    可那个自称自己是亲爹的家伙很少带他去……

    听他们说:那里曾经住着一个叫‘大毛虫’的家伙!

    ……

    “啊……”晚餐之前,雪落的一声惊叫,响彻了整个别墅。

    “雪落,怎么了?”

    封行朗连忙奔走到正给小儿子喂着奶的妻子身边。

    “封……封行朗,你……你儿子咬我!”

    雪落吃疼的声音都在打颤。

    那种感觉真的很酸爽:小东西不仅仅咬扯着妈咪的香甜,而且还用刚刚冒出来的小乳牙在上面搓来搓去,像是在蹭痒痒一样。

    封行朗条件反射的探手想去把喝奶的儿子跟妻子拉扯开……

    “啊……行朗你别动!”

    雪落的话声都被疼软了下来,“你一动……小东西咬得更……更凶了!”

    “虫虫,不许咬妈咪!不然不给你喝了!”

    封行朗温斥着小儿子。

    “应该是长牙了……捏下他的鼻子,就松嘴了!”

    还是月嫂经验丰富,轻捏了几秒小东西的鼻子,雪落才了得以解脱出来。疼得她是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虫虫,你怎么可以咬妈咪呢?她这么辛苦的给你哺乳……”

    被凶了!

    邢程小朋友感觉自己似乎有必要解释点儿什么,但想说的话刚出口,就变成了哇哇的啼哭声。

    “呵,你咬妈咪了,自己还好意思哭呢?”

    封行朗服气了小家伙的撒娇方式。竟然会有如此小邪恶的行为:连自己的亲妈都咬!而且那可是他自己的口粮来源!

    挨凶了的小东西委屈万分的钻进了妈咪的怀里,无视着亲爹的嚷嚷训斥。

    “行朗,你别吼虫虫啊……虫虫长牙了,只要牙痒痒了呢。”

    雪落顾不上自己身体之上的疼痛,反将哭泣的儿子拥紧在自己的怀里,“虫虫也不想咬妈咪的对不对?我家虫虫只是牙痒痒了。”

    “封邢程,亲爹很严肃的警告你:如果你再敢这么咬妈咪,亲爹就断了你的口粮!那你就只能每天喝奶瓶了!听懂了吗?”虽说封行朗溺爱自己的子嗣,但在看到亲生的儿子欺负自己女人时,他便不再护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