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26章 守候温柔2

第1726章 守候温柔2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进来房间时,雪落正坐在婴儿床边,温情默默的注视着婴儿床里封二公子。

    如果说封林诺小朋友形似亲爹封行朗,那么虫虫小朋友就是神似亲爹封行朗了。

    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子拒人千里的清风傲骨之气。

    雪落把玩着儿子的小手:原本应该是婴儿肥的胖嘟嘟小手,却稍显清瘦的骨节分明。

    “林小姑娘怎么还没睡呢?”

    封行朗洗干净自己的双手坐依过去将妻子拥在了怀里亲啄了一下。

    “白天都睡得饱饱的,哪还有那么多的觉啊!”雪落哼喃了一下。

    “来吧封二公子,亲爹抱抱!”

    一般情况下,封二公子是抱不醒的。即便他是醒着的,也懒得睁眼瞧人。

    “也不看亲爹一眼……这么傲娇呢!”

    即便是这样,也没影响封行朗对封二公子又蹭又亲。

    小东西并不黏人。除了饿时需要亲妈给喂一下奶,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自己安静的睡着。偶尔心情好时睁眼瞧人,也是来者不拒,谁抱都不闹腾。

    “我觉得我们家老二怕是要跟你一个样了:傲娇得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感觉到一阵涨意,雪落轻捂着自己的前身,“对了行朗,我们家虫虫的大名想好了没有啊?这出生证明都要超时了。”

    真是个头疼的问题。

    当初本以为是个闺女,想好的名字是富有诗情画意的‘封林晚’;现在冷不丁女翻男了,一时间还真想不出什么好听又内涵的名字来。

    “再容亲夫想这么几天吧!”

    封行朗用鼻尖轻蹭着儿子嫩嫩的小脸,眉宇浅染着惆怅之意。

    “要实在想不出更好的,那就叫邢程吧。”

    “邢程?”

    封行朗眉头一敛,“怎么想出这么个奇怪的名字?”

    “虫虫爷爷给起的名!我听着还不错哦!”

    从雪落的孕育,到雪落生养,一直到现在,河屯一直对雪落母子关怀备至。

    当河屯得知封行朗夫妻给孩子准备好的名字不能用时,便给提出一个叫‘邢程’的男孩名字来。

    其实‘邢程’本应该是封行朗的名字。只是他跟苏禾之间的感情,太过天意弄人了。

    封行朗的眼眸瞬间暗沉了下去,“我叫封行朗,我儿子叫封行程,你不觉着奇怪么?”

    其实妻子之意封行朗是懂的。但却故意这么扭曲着说话。

    “行朗,你觉得吧,河屯有让自己孙子认祖归宗的想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好了,不用说了!你只要知道你丈夫姓封就行了!”

    “……”又是这样的臭脾气!

    见男人沉下一张脸,雪落也没有多说什么。

    “啊……”一阵疼意的饱涨袭来,雪落惊呼一声。

    “怎么了雪落?”封行朗连忙将小东西放回婴儿床里。

    “又涨了!快,快给我去拿吸奶器。”

    雪落忍不住的抱怨起来,“都怪安婶她们,每天让我喝那么多的汤汤水水,都这么多奶了,还天天催催催……咱家虫虫又喝不了那么多……”

    “拿什么吸奶器啊?我不就是现成的么?”

    原本,封行朗只是想跟自己的女人调个情,增进一下夫妻之间好久都没有实战的感情;可当他把头埋进妻子怀里浅啜了那么几口后……

    便随之紧皱着眉头站起身来,“算了,我还是帮你去拿吸奶器吧!”

    “哈哈哈哈……”

    身后的雪落已经被男人那隐忍的表情笑得直不起身了。

    ……

    “行朗,我这边有阿姨照顾着呢。你今晚去陪你大儿子睡吧。”

    雪落提醒着每天大多围绕着她们母子打转的丈夫,“别怠慢了诺诺。”

    “嗯,好。”封行朗怀抱着小儿子应声。

    “行朗,你老实交待:你有没有像我家诺诺说的那样:喜新厌旧了?”

    封行朗俊眉微斜,“林小姑娘,你怎么也跟着小心眼儿了呢?都是我封行朗亲生的,你说我会厚此薄彼吗?还喜新厌旧?你以为自己生的是两宠物呢!”

    “可事实就是:你陪咱家诺诺的时间,明显的少去了三分之二!这是不争的事实!难道不是吗?”

    这到是封行朗无法辩解的实情!

    又陪了妻子和小儿子片刻之后,封行朗才上楼朝儿子封林诺的房间走去。

    林诺小朋友还没有完全睡着。刚玩了一会儿乐高,困意才刚刚回笼。

    亲爹封行朗进来的时候,小家伙并没有感觉到;但依着他躺下的亲爹,他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

    小家伙眯开睡眼,瞄了一下侧躺在自己身边的亲爹,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亲爹,你不用去陪虫虫和妈咪吗?”

    “不用!”

    封行朗亲吻着儿子的额头,“今晚的亲爹,就只属于我家诺大公子一个人!”

    小家伙先是微微一怔,随后便又扁了扁嘴巴,“亲爹,你用不着这么刻意的陪大儿子的……”

    轻轻的浅叹一声,“我这么大了,已经不需要你的陪伴了!你还是去陪虫虫和妈咪吧!”

    “这话说的……亲爹可不可以理解成:我家诺大公子在生闷气,吃闷醋呢?”

    封行朗宠爱的揽抱过小东西的肩膀,将他带进自己的怀里。

    “亲爹,你也太看扁你亲儿子我了吧?我现在需要我自己的私人空间!黏着亲爹和亲妈的,那都是弱者的行为!亲儿子才不想做弱者呢!”

    私人空间?还弱者行为?这几个意思?

    “诺诺,这些谁教你的?”封行朗皱眉。

    “亲儿子这么聪明,需要人教吗?”

    小家伙推开了亲爹环着他肩膀的手臂,“亲爹,你去陪虫虫和妈咪吧,亲儿子真不需要你陪的!”

    “可亲爹来都来了……而且睡都睡下了,你这么赶亲爹走,亲爹会很难受的!亲爹今晚就想陪着我家大公子睡!”

    以为只是小东西矫情的一番言论,所以封行朗还是决定留下来。

    “那亲儿子就只能委屈着自己收留你一晚上啦!下不为例哦!”

    “……”难道儿子真的长大了?!

    ……

    今天是传统意义上祭祀的日子。

    祭祀封一山,对封行朗父子三人来说,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但还是作陪封立昕一家前来祭祀了。

    毕竟封行朗也曾享受过那片刻的父爱。

    “亲爹,亲儿子想大毛虫了……我们可不可以带上虫虫弟弟一起去看看大毛虫啊?”

    儿子的提议,或许亦是封行朗所想的。在支走了保姆之后,封行朗独自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朝启北山城疾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