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19章 最漂亮47

第1719章 最漂亮47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诺小朋友应该是被当时严邦那暴怒而起的模样吓到了。

    因为在小家伙看来,严邦很少会凶自己的亲爹。

    大部分的时候,严邦都是一副‘奴隶’的模样。

    对亲爹都是言听计从,连反驳都不会,更别说如此暴戾的吼自己的亲爹了。

    小家伙追出来的时候,看到亲爹封行朗已经将大邦邦揪进了对面的病房里。

    门被锁上了,小家伙从外面根本推不开;便只能侧耳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隔音效果很好的病房里,几乎听不到他们的争吵声,偶尔会传出几声打斗。

    出来的时候,封行朗的薄唇有些泛肿;

    而严邦则是瘀头青脸的。不过看起来到是释怀了很多,染着亏血的疤痕脸上,浅染着匪气的笑意。

    “亲爹,你跟大邦邦打架了?”小家伙惊声问。

    “你怎么出来了?”

    封行朗微微一怔,便将小东西从地面上捞抱起来。

    “大邦邦有打伤你吗?”小家伙检查着亲爹的伤情。

    “怎么可能!大邦邦宁可自己去死,也舍不得弄伤你亲爹的!”

    严邦咧嘴一笑,探手过来撸了撸林诺小朋友的脑袋。

    “可我亲爹的嘴巴都流血了呢!我妈咪看着会心疼的!大邦邦你好坏,竟然凶我亲爹,还打我亲爹,我都不要喜欢你了!”

    小家伙瞥了严邦一眼后,便抱着亲爹的颈脖不再看他。

    “大邦邦真不是故意的……大邦邦诚挚向你亲爹和你表达我内心的歉意!”

    “滚!”

    从齿间轻溢出一个冷冽的字后,封行朗便抱着儿子进去了病房。

    严邦没有跟进来。舔了舔唇角溢出的鲜血后,有些怅然的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便转身离开了。

    病房的外间,小家伙心疼的抱着亲爹的脸,小心翼翼的吹着气。

    “亲爹,大邦邦为什么凶你啊?”

    “他发神经病呗!”封行朗燥意的吮了一下自己泛肿的唇。

    “亲爹,大邦邦这是怎么了啊?他,他好像很不喜欢大毛虫呢!”

    小家伙虽说不知道严邦为什么突然就暴怒而起,但他能感觉到是因为自己跟亲爹提到大毛虫了。

    看着儿子担心着自己的小模样,封行朗温和了一些,抬手轻抚着儿子的脸。

    “诺诺,如果,亲爹只是说如果啊……如果大毛虫还活着,让你在大邦邦和大毛虫之间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

    或许这样的问法听起来挺低智商的,可封行朗还是问出了口。

    “呃……大毛虫真的还活着吗?”小家伙惊喜的紧声问。

    显然他是没领悟到亲爹所问话题的重点。

    “先不谈大毛虫是不是还活着,就回答亲爹后面的问题。”

    封行朗将问题简化了一下,“二选一,你会选哪个?”

    “为什么非要二选一呢?大邦邦虽然有时候不太正常……但亲儿子还是喜欢他的啊!而且他对亲儿子和亲爹都很好的……只是偶尔会不正常而已!”

    虽说小东西并没有明说他会选择谁,但从小家伙的言论来判断,封行朗已经知道答案了。

    也许,对于丛刚,那是一种距离产生美的态度!

    也正是因为丛刚的不好亲近,以及若即若离的关系,才使得这样的选择变得明朗化。

    自己跟严邦,就是走得太近了!

    没有保持好该有的距离!

    只是……

    只是严邦从一开始就不欠他封行朗的;而丛刚,却是从欠他封行朗一条命开始的。

    这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亲爹,大毛虫真的还活着吗?”小家伙追问着。

    封行朗的神情黯然了一些,“他活不活着,已经不重要了!”

    微微轻吁出一口浊气,“没有他,我们依旧活得很好……不是吗?!”

    “也没有很好啦……亲儿子还是很想大毛虫的!”

    小家伙蔫蔫的靠在亲爹的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用脑袋拱着他的胸膛。

    “诺诺,这离别呢,每天都在发生!无论是大毛虫,还是邢老八……又或者将来是我,还是你妈咪……都不可能陪伴你一辈子!终会有离别的那一天。”

    封行朗轻劝着伤感中的儿子,“但每天的相见也同时在发生啊……你看虫虫,他就是赶来跟我们相见的!有的会去,有的会来,所以,要珍惜拥有着的,平常心看待离别了的,就可以了。”

    “亲爹,你别这么说啦……反正亲儿子就是舍不得我喜欢的人离开我!”

    小家伙还小,认可不了亲爹的这通大道理。他就是单纯的想留住一切美好的人或物。

    ……

    雪落恢复得很好。

    第三天的时候,她便下地走动了。

    其实生产的当天下午便能下地的,只是大家都娇惯着不让她下地走动而已。

    这三天里,雪落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除了林诺小朋友的‘米米妹妹’叫得格外的亲切之外;大家也都以‘米米’称呼着封二公子。

    加上有月嫂和莫冉冉她们照顾着,雪落跟小东西亲近的时间并不多。

    关键在于小家伙也是精贵之极的懒。

    大部分的时候,就吃完睡,睡醒接着吃。至于拉撒,几乎都是在觉觉中完成的。

    封二公子吃的次数并不多,每次吃完喝完,月嫂都会接着抱离。

    “朵朵,你说我家米米漂不漂亮啊?”

    雪落有些小骄傲的问向正给自己拿糕点的袁朵朵。

    之前,她对生了两个双胞胎漂亮女儿的袁朵朵,那叫一个羡慕妒忌;而现在,她自己也有女儿了,而且还能跟儿子凑上一个好字了呢!能不心里美滋滋的么!

    “漂亮!”

    袁朵朵顿了顿之后才又强调一声,“那是相当漂亮!”

    这个封痞子,竟然还没‘坦白从宽’?这是要隐瞒到猴年马月啊!

    “朵朵,我怎么听着你这话……特别的言不由衷呢?”

    雪落咬了一口朵朵从白公馆带来的糕点,“你是觉得我家米米没你家豆豆芽芽漂亮是不是?我懂的!”

    这误会深的!

    “雪落,我觉得吧……”

    袁朵朵欲言又止。觉着封行朗都没坦白从宽,自己干嘛要当‘恶人’呢。

    “嗯?怎么了?是不是良心发现:还是我家米米最漂亮?”

    看着林雪落那一脸幸福的骄傲笑容,袁朵朵那是真心不忍打击她。

    这女人刚刚才历尽千辛的生养,还是保持开心愉悦点儿好。也便于身体的康复。不过这林雪落是不是缺心眼儿啊:即便别人隐着瞒着,难道她自己就不会发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