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10章 用爱折腾38

第1710章 用爱折腾38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真盼呢?多假的话啊!”

    雪落柳眉蔑视的上扬,“封大总裁,你虚伪不虚伪啊!怕自己以后当了女儿奴难为情,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呢?!”

    “……”

    什么旁敲侧击,什么委婉迂回,封行朗用了很多方式提醒或试探女人,可女人一直就那么坚信自己怀的是闺女。

    鉴于女人能有一个愉快的孕育心情和孕育环境,封行朗也没忍跟女人直言不讳。

    这万一男翻女了呢?现在告诉女人岂不是要让女人白白伤感了?

    虽说封行朗也想凑个‘好’字,但只要是他的亲生骨肉,他真不会有任何重男轻女,或是重女轻男的想法。他泛滥的父爱早已经准备得满满当当。

    “老婆,那你就真生个儿子,看我宠不宠?!我保证把他宠成小王子!”

    算是一种另类的激将法。

    雪落微微怔了一下,“才不给你生儿子呢!我怀的可是女儿!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

    “……”

    ……

    还有几个月,豆豆和芽芽就要被送去幼稚园了。

    虽说白老爷子和白默都舍不得,但他们还是听了袁朵朵劝说:将两个心肝宝贝送出家门,融入到学校大集体之中学习。

    袁朵朵双腿上的烧伤疤痕修复得很成功,虽然没有离开申城,但每次有检查或是小手术,他都会陪在袁朵朵的身边。

    白老爷子也不止一次的委婉劝说过:让袁朵朵和孙子白默把婚给复了。

    老爷子的意思袁朵朵是懂的:就是去一趟民政局重新把那张纸给领回来!

    但袁朵朵却拒绝了。无论开口的是白默本人,还是白老爷子。

    或许从袁朵朵的角度出发,她比一般的女人都渴望那张叫结婚证的纸!那样都会有安全感!

    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的袁朵朵,最缺乏的就是一种安全感!

    但这一回,袁朵朵却选择了不去要那张能给女人所谓安全感的结婚证!

    有些安全感,并不是一张纸片能给女人的!

    所以,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至少在现在的袁朵朵眼里,那张纸是不重要的。

    “白默,我们给豆豆和芽芽重新请个早教老师吧?”

    这一回,是袁朵朵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自从水千浓离开白家之后,两个女儿越发调皮且不愿接受礼数的拘束。加上她们还有白默这么一个宠她们宠到毫无原则的亲爸比,袁朵朵每每想小以惩罚时,白默总会想方设法的护犊子!

    即便白默不在家,他也能有眼线及时赶回来救驾!

    “还找早教老师呢?”

    白默惊讶一声,“这回你该不会是想找个男的吧?虽然这世上没几个男人能帅过我,可那也不行!万一你眼挫看上他了怎么办?”

    袁朵朵一记白眼丢了过来,“那就还找女的!”

    到不是为了顾虑白默的感受,而是请一个男的早教老师住进白家来照顾两个女儿,多多少少有些不太方。不像在幼稚园那样的大环境里。

    “你想找个年纪大点儿的?长得再丑点儿的?”白默臆想。

    “什么要找个年纪大点儿的?还要长得丑的?”

    袁朵朵有些不解的问,“而且还是我想?”

    “难道你就不担心长得漂亮年青的早教老师又会看上我?”

    这样的白默,很白默。

    “……看上你就看上你呗!你们俩要是对上眼,就娶了人家做老婆呗!”

    袁朵朵真受不了白默的那个自负过头的狂妄混世样儿。

    “又小心眼儿了不是?”

    白默舔着脸凑近过来,“我现在除了你,谁也不会看上的!”

    “……”袁朵朵看着白默那张好看的妖孽脸庞,一时间又小陶醉了。

    她很喜欢看着白默。尤其是白默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人畜无害,但又特别的吸引力十足。

    不似那张五大三粗的硬汉粗旷,而是有种说不出的又阳光又阴柔的隽秀之气。

    袁朵朵不知道白默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副讨好模样的。应该是从她冒险救出女儿豆豆之时吧。

    她不知道这样的白默能持续多久,袁朵朵努力的在让自己以一颗平常心去对待这样的白默。

    也就不管以后的白默会不会走样儿,她都不会那么局促不安了。

    雪落送了她好几本书。

    主题几乎都是:自信的女人最美丽!

    袁朵朵又何尝不懂这个道理呢!

    她也会调侃雪落:要是有个男人能像封行朗那样把她林雪落宠成个巨型公主,她袁朵朵也会变成一个自信的女人!

    “白默,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们两个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也许做朋友还可以,做夫妻……会特别别扭的!”

    袁朵朵期待白默能爱上她;但又觉得爱上她的白默,应该会很别扭。又或者,她已经习惯了曾经的白默,对她非吼即凶。也许那样的白默会更为真实一点儿。

    “朵朵,你还生我气呢?”

    每每袁朵朵拒绝自己的时候,白默便觉得很沮丧。好像觉得这辈子袁朵朵都不会原谅他了。

    “没有……以前或许会生你的气,但现在不会了。”

    袁朵朵避开了白默审视的目光。

    “为什么现在不会了?你是不是对我已经彻彻底底的失望了?连重新开始的机会都不给我了!”

    白默还是感觉自己太过罪孽深重了,所以才无法取得袁朵朵的原谅。

    “不是的白默,你千万别多想……我……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俏皮又可爱,那样两个人才般配!”

    袁朵朵的鼻间泛起了涩意。说来说去,还是内心深处的自卑在作祟。

    “可我觉得我们俩个才最般配啊!我纨绔子弟,你自强坚韧;我喜欢被你管着,你喜欢管着我;还有啊,我只喜欢吃青菜叶,你却喜欢吃青菜帮子……”

    “打住!我那不叫喜欢吃青菜帮子好不好?!那是因为你跟豆豆芽芽只选青菜叶子吃,我要再不吃青菜帮子,就会被倒掉,被浪费!”感情自己帮他们父女三人吃了这么长时间的青菜帮子和西兰花根,那是因为她袁朵朵喜欢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