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08章 女神节快乐36

第1708章 女神节快乐36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况雪落一直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也因肚子里正孕育的新生命,而变得更加的温婉和善。

    “林雪落,你竟然让人把以书关进精神病医院里?!”

    温美娟越骂越难听,“你这么丧尽天良,还有没有人性?!你这么恶毒,是会有好下场的!”

    “什么?以书被关进精神病医院了?”

    雪落着实一怔。直接过滤掉了温美娟后面那些辱骂的言语。

    “林雪落,你自己享尽荣华富贵,却对自己的几个表妹狠毒的落井下石……你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狼!”

    温美娟被肌肉型男捂住嘴巴拖拽出了封家的客厅;雪落担心舅妈的安危,便想追出门阻止那两个施暴的壮男。

    “二太太……二太太,外面风大,你身子重,可别着了凉!”

    莫管家当然不会让雪落太太追出去,便拦在了雪落的跟前,并把别墅客厅的双拼门给关了个严实。

    “老莫,你快让那两个男人住手啊!我舅妈年纪大了,经不起他们这么拖拽的。”

    在善心上,雪落一直没有缺失过。或许这也是她心美人更美的闪光点。

    “太太,您先冷静点儿,喝口温水静静心!这事儿我出去处理就行,您安着!”

    在莫管家的提醒下,安婶连忙上前来搀扶过情绪小有激动的二太太。

    “太太,您急不得的……您一急,肚子里的孩子就更会着急了!来,深呼吸……”

    安婶平抚着雪落的胸口,想让她急促的气息能够舒畅一些。

    被安婶这么一提醒警告,雪落这才感觉到了一阵强劲的胎动。

    “乖乖乖,米米要乖乖的……妈咪不急了,不急了!你乖乖的!”

    感觉到母体不那么紧绷局促之后,肚子里的小东西才放缓了折腾。

    等封行朗赶到封家时,温美娟早已经被严邦的几个手下拖出去了。整个封家又恢复安宁。

    只是雪落依旧心牵着被拖拽出去的舅妈,还有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夏以书。

    夏以书怎么会被关进精神病院里了呢?就算她推搡了封团团,想触碰她的孕肚,也不至于要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地步了。

    “二少爷,您可回来了!温美娟刚才来闹过,二太太又急着了。”

    莫管家迎上前来,简明扼要的汇报着。

    “温美娟来闹?她怎么进来的?”

    封行朗愠怒:这严邦的手下都是摆设么?都瞎眼了?

    “一会儿我去小区安保处调查一下。应该是混进来的,看着她像是保洁员的装扮。二少爷,你快去看看雪落太太吧。”莫管家催促着。

    雪落已经被安婶搀扶进楼下的客房休息着。封行朗进来的时候,她正喝着安婶喂来的安神汤。

    “雪落,又吵着你了?”

    封行朗坐在床沿,探手来抚妻子的孕肚,“小东西,你可得淡定点儿!”

    “行朗,我舅妈怎么样了?还在不在小区里啊?刚才那两个肌肉男拖拽我舅妈的时候好粗暴,我都担心我舅妈她会磕碰弄伤……”

    “哦,已经送回夏家了!你舅妈老脸皮厚着呢,不会磕碰到的。”

    封行朗进来别墅区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温美娟,而且沿路也没有闹腾的迹象。所以便推断温美娟已经被严邦的人给处理掉了。有没有被送回夏家,只是封行朗安抚妻子的说辞而已。

    “行朗,你怎么说话呢!难道我舅妈不是你舅妈啊!她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你还这么寒碜她?像话吗?!”

    雪落温斥着对舅妈出言不逊的丈夫。觉着舅妈再如何的过分,终究都是他们的长辈。

    “哪有她这样的舅妈,专见不得自己的外甥女过得好的?”

    封行朗微厉的反问,“三天两头的来闹腾,而且不是不知道外甥女怀着身孕受不得刺激!她这样的居心,你就别替她说话了!你舅舅一家子这么伤害我的妻子和孩子,我这个亲夫容忍度也是有限的!”

    雪落抿了抿唇,不再为舅妈温美娟开脱什么了。

    她的确是忽视了自己丈夫心疼妻子和女儿的感受。

    “行朗,夏以书怎么被关进精神病院里了啊?”雪落放柔声音问。

    被丈夫刚刚这么微厉的一凶,她也冷静下来不少。才意识到自己是个孕妈,最需要去做的,就是保护好肚子里的闺女和自己。

    “啊,夏以书被送进精神病院里了?”

    封行朗很无辜的惊讶反问,“看来不是我一个人觉着她精神不正常呢!”

    “啊?原来你不知道夏以书被关进精神病院里呢?”

    雪落微微诧异。补充完整就是:夏以书被关进精神病院里,我还以为是你搞的小动作呢!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医生!再说了,我这老婆孩子,加上侄女的,已经够我忙的了!我哪里还有闲功夫去管夏以书的事儿呢!”

    封行朗到是撇得一干二净,随后又疑惑的问:“难不成夏以书又出去祸害其它什么人了吧?”

    嘴里这么问着,可心里却对严邦这回的雷厉风行点赞。只是没能看好门,让温美娟那个老女人跑进来闹腾他的老婆儿子。

    被丈夫这么一反问,雪落到是愣了一下,“啊,夏以书不会……不会真疯了吧?”

    “她连你一个孕妇,还有团团那么小的幼儿都伤害……要不是真得了精神病,那她得有多么的恶毒和凶残呢!才会对一个孕妇和幼儿下毒手!”

    封行朗加重着夏以书的罪行。让夏以书没有可申冤可同情的余地。

    “可我觉得夏以书她……她当时……应该不是故意的。”

    雪落喃喃的替夏以书又辩驳了一句。

    “行朗,你能不能找找关系,把夏以书从精神病院里放出来啊?我舅和我舅妈,肯定又焦急又心疼!”

    这故意和无意,那有本质上的区别。

    担心男人不会同意,雪落又连声说:“我就好好的呆在家里安心养胎不出门,夏以书也伤不到我的。”

    “林雪落,是不是非要等到她真正的弄伤你,或是弄掉我们的孩子,你才会觉得她是故意的?!”

    封行朗微厉的斥问,“要不是团团咬了她……或许现在住进医院的,就是……”

    男人适可而止的止住了后面不好的话。

    不是封行朗想凶自己的妻儿,他要让女人清楚的知道利害关系才行。

    “行朗,你干嘛这么凶啊?”

    雪落理亏似的开始斥责男人微厉的言语和说辞。

    “亲夫哪里舍得凶你们母子啊……”

    见女人听讲去他的大道理了,封行朗才收起自己的严肃脸,瞬间又便得柔情起来,在妻子的颈脖间蹭亲着。

    “只是太担心你们,太爱你们!你们都是我封行朗的命!”

    “原本好好的一个大姑娘,就这么被关进精神病院里了……那她的一辈子岂不是全要被毁了啊?”

    雪落哀伤的叹息一声。

    “那也不关我们的事儿!那可是医生的事儿!”

    雪落抱着男人乱蹭乱哄的头,还想替夏以书说情什么,却欲言又止。

    三言两语,就打消了女人想为夏以书说情的念想。

    下一步要做的,就是严禁夏家所有人跟妻子有任何的接触。

    “诺诺呢?诺诺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啊?”

    等吃晚餐的时候,雪落才想起亲儿子来。

    “哟,才想起你最爱的亲亲儿子呢?”

    男人悠然一声,“要是被你最爱的亲儿子知道:他最爱的亲亲妈咪晚了这么久才想到他,你说他得多心寒呢!感觉自己在他妈咪心目中,都没有一个撒泼骂街的黑心舅妈重要!”

    “封行朗,可不许你这么离间我们母子的感情!”

    雪落微斥一声,“我对我亲儿子的爱,日月可鉴!”

    “还可鉴呢?为了一家伤害你的人,这么闹腾自己和自己的亲夫孩子……连我这个亲夫都寒心了!”

    这犀利的说辞,听得雪落真的是无言以对。

    感觉所有的正义都被男人占去了,自己就只剩下理亏了。

    ……

    林诺小朋友耐着性子在医院里陪了鼻涕虫一晚上之后,实在是按捺不住了。

    关键封团团看起来完全没事儿:能吃、能睡、能撒娇、能黏人!

    趁封团团还在睡觉,林诺跟大伯交待一声后,便跑出来找表舅邢十四了。

    “表舅,我好饿,快带我去吃好吃的!”

    小家伙直接蹦哒进邢十四的怀里。

    “这里离浅水湾最近了……要不我们回义父那里吃早点?”

    邢十四还是偏爱义父河屯的。能有机会把小东西带回去讨好义父,他当然不会错过。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我们去义父那里吃早点!正好我也有话要跟义父说!”

    每每回浅水湾,小东西都会被众人像大爷一样的伺候着,难免心里会美得冒泡泡。

    “好咧!我们这就出发!义父看到你,保准会乐得合不拢嘴的!”

    邢十四托抱着小家伙的P股,快速的朝电梯方向走去。

    “那是必须的!谁让义父最最爱我呢!”

    小东西晃荡着两条小短腿,好不惬意自在。

    正如邢十四所预料的那样:义父河屯在见到突然来他这里的亲孙子时,整个人都愉悦起来。

    “哟,想义父了?来,快让义父抱抱!”

    河屯上前来想接过邢十四怀里的小家伙,却被小家伙推开了。“义父,十五又重了,你一条手臂会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