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04章 惆怅的话题32

第1704章 惆怅的话题32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袁朵朵看到厚颜无耻的正跟两个女儿耍嘴皮子的白默时,他像是换了一个人,而她像是换了一场梦。

    “反正妈咪说了不想跟你睡!”

    芽芽并没有被爸比的伶牙俐齿给框住。什么‘口是心非’的,根本就不能算数的!

    “要不这样:我们就来一场抢妈咪大战:谁先爬上妈咪的床,就算谁赢!”

    这幼稚的点子,也只有白默想得出来。不过他也是奸诈的:就凭他的大长腿,又怎么可能赢不了两个小短腿的女儿呢!除非他故意输掉!

    “好耶,好耶!”

    豆豆的反应速度超快,瞬间就爬上了有妈咪和芽芽妹妹的床。

    “不行不行,游戏不是这么玩的!”

    白默顺势将已经爬上来的两个女儿一手一个给抱了下床,“爸比喊一二三,我们才能开始!”

    于是,白默将两个小可爱拎到了公主房门口,然后有模有样的开始报数:“一、二……三!我跑!”

    看到三个向自己奔过来的父女幼稚三人组,袁朵朵那叫一个哭笑不得:这哪里是父女三人啊,分明就是两个幼儿加一个弱智!

    “哈哈哈哈……我先爬上来的!我赢了!我赢了!今晚妈咪归我了哦,谁也不许跟我抢!”

    占着腿长先爬上了床的白默,欢呼雀跃到手舞足蹈。

    “不算,不算!爸比耍赖!”

    两个小东西才冲到床沿边上,就见爸比白默已经爬到床上去了。

    “当然不能算!谁能留在床上,那才叫最后的赢家!”

    袁朵朵补充了一句对两个女儿有利的游戏规则。与此同时,她一脚蹬向了得意忘形的白默;处于爬姿状态的白默,一个重心不稳,就被袁朵朵给踹了下去。

    好在地上都铺设了幼儿防摔地毯,被踹下去的白默并不会疼。

    “哇咔咔,芽芽爬上来了……芽芽赢了!”

    机灵的芽芽在爸比摔下床之后,便连忙爬了上来。

    动作慢上半拍的豆豆也随之爬了下来,可她接下来的动作,就有那么点儿有样学样了:她竟然拖拽着先爬到床上的芽芽往床下推……

    当时的袁朵朵都惊讶住了:似乎没想到自己不经意间的一个踹推白默的动作,下一秒就被女儿豆豆学了过去。

    “豆豆,不可以的!你怎么能把芽芽往床下推呢?!芽芽可是你妹妹!”袁朵朵连忙厉声呵斥。

    “可豆豆想跟妈咪睡!”

    豆豆并没有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妥。觉得这只是游戏而已。

    “豆豆,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善待妹妹芽芽!跟妹妹芽芽团结一致!你想跟妈咪睡,这没有错。但你不能把妹妹往床下推啊!而且今晚本就应该是轮到芽芽跟妈咪睡!”

    “朵朵,就玩个游戏而已……你用不着这么较真儿吧?”

    或许这一刻的袁朵朵真有些钻牛角尖了,但她真的不想看到自己的两个女儿因为争抢某个东西而大打出手。

    “妈咪,豆豆姐姐不是故意的。”

    被推下床的芽芽并没有生气,却反过来在安慰生气责备豆豆的妈咪。

    “妈咪,不生气了……那豆豆今天晚上一个人睡好了!”

    知错的豆豆小委屈的连忙爬下了床,光着脚丫子跑回了自己的床上。

    “朵朵,干嘛呢?玩个游戏而已……平日里豆豆芽芽不会这样的!”

    白默见女儿豆豆一个人孤零零的爬上了自己的小床,难免心疼。

    “都怪你!好好的要来惹豆豆芽芽干什么啊?既然定下了规矩,那就要执行并遵守!你跑过来闹什么闹啊!”

    袁朵朵当然也心疼受了委屈的豆豆,便把火气一股脑撒在了惹事生非的白默身上。

    “好好好,都怪我,都怪我!你骂我打我都可以的!别凶豆豆啊……她又没做错什么事,就只是想跟你这个妈咪睡!”

    白默那叫一个逆来顺受。袁朵朵说什么,吼什么,他都接受。

    “你还说呢!今晚罚你陪豆豆睡!”

    袁朵朵随之便让白默去陪伴挨训受委屈的豆豆。

    “好咧!我的心肝宝贝甜蜜饯,香喷喷暖乎乎的爸比来了!”

    “不要……不要!爸比的脚脚好臭臭!”豆豆连忙捂紧自己的被子。

    公主房里再一次沉浸在欢声笑语中。

    “老白,是不是默小子又去惹朵朵和两个孩子了?”

    白老爷子还没有睡,只是在靠近公主房的书房躺椅上闭目休憩着。

    “老爷子,吵着您了?”

    白管家端来了老爷子睡前要喝的安神羹汤。

    “不吵……可喜欢听了!”

    老爷子微微含笑,“在不久的将来,可是要睡上好久好久的……这么听着啊,便感觉这日子过得格外的舒坦!”

    “行,那我陪着您一边听着,一边唠嗑!”

    ……

    河屯的私人飞机,在第二天的下午抵达了申城的西城机场。

    封行朗早了一个多小时等在了那里。

    “亲爹!”

    在见到等候自己的亲爹封行朗时,小家伙像只撒欢的小豹子一般冲了过来;封行朗一个半蹲身,才将冲过来的小东西托抱住。

    “亲爹有没有很想亲儿子啊?还是有了米米那个新宠,就把旧儿子给忘了?”

    见到亲爹的喜悦,暂时的抹掉了失去八哥的忧伤。

    “亲爹是那样的人吗?再说了,这先入为主……亲爹说什么也会更喜欢你这个大儿子的!”

    封行朗托抱着怀里越发壮实的亲儿子,又亲又蹭,再亲再蹭。

    “才不会呢!混蛋亲爹肯定会更宠你的宝贝闺女的!”

    虽然嘴巴上这么说着,但小家伙在听到亲爹封行朗这么说时,还是挺高兴的。

    这惆怅的话题!

    “怎么样,没把你宝贝儿子养掉膘吧!”

    河屯有那么点儿套近乎的意味儿。虽说亲儿子封行朗从不会主动叫他这个父亲,但总不能父子俩见面一声不吭,形同陌路吧。

    封行朗淡淡的睨了一眼,便看到了河屯身边的那个生眼。这次回申城,他竟然没带邢十二?

    封行朗也懒得多问什么。河屯的义子向来都是这么神出鬼没的。

    “诺诺,亲爹有两件事想跟你好好商量商量……”

    在疾驰回封家的越野车上,封行朗微显惆怅的开了口。似乎找不到更适合商量的人选。

    “什么?亲爹竟然有事要跟我这个亲儿子好好商量?”小家伙眯起了眼,饶有兴趣的爬坐在了亲爹的劲腿上,“说吧,你是不是又惹妈咪不痛快了?想让亲儿子卖萌哄妈咪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