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02章 汤圆节快乐30

第1702章 汤圆节快乐3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医生委婉的作答,却让莫管家先是微微一怔,随后却又眉眼泛喜。

    听医生说妻子没什么大碍,封行朗也宽心了不少。

    “林小姑娘,被折腾饿了吧,想吃点儿什么?亲夫这就下楼给你拿上来!”

    男人侧身轻拥着怀里的女人,时不时的吻着她。

    “我好担心团团……”

    雪落微微皱眉,“行朗,你去医院看看团团吧,小东西最黏你了!说不定团团一见到你,立马就又活蹦乱跳起来呢!”

    “那亲夫也得亲眼看到你吃点儿东西后,才能安心的去医院看团团的!”

    好耐心好脾气的喂着女人喝下一小碗凝神安胎的羹汤后,封行朗才在妻子雪落的催促中下了楼。

    客厅里,遇到正从厨房走来的莫管家。

    “二少爷,您这是要去哪儿?”

    “去医院看看团团。我跟雪落回来的时候,小东西还昏睡着。实在放心不下啊。”

    虽说疲乏,但封行朗着实心牵还在医院病房上躺着的侄女封团团。

    “哦,那好……要不您稍等一下,安婶准备了大少爷和团团的晚点,您给带过去吧。”

    原本是莫管家送去的。但二少爷封行朗要离家去医院,他便得留下守着安胎中的雪落太太。

    等着安婶在厨房打包之际,封行朗乏味的喝了几口莫管家盛来的鸡汤。

    “二少爷……”

    莫管家开口之际,似乎过于警惕的朝厨房方向瞄上了一眼,“您知不知道二太太她……”

    话没说完,在看到快从厨房走出来的安婶后,莫管家便回咽了后面的话。

    “雪落怎么了?”

    封行朗放下汤勺抬眸紧声问,“是不是医生跟你说了些什么?是胎儿……”

    “不是不是!”

    莫管家连声安抚着紧张起来的二少爷,“医生说胎儿平平安安的,基本上没受到影响。”

    “怎么没受影响啊?我看太太回来的时候,脸都吓白了。”

    安婶将一个保温瓶,还有装好的一叠食品餐盒放在了餐桌上,准备让二少爷封行朗带着去医院。

    意识到莫管家支支吾吾的有话要说,封行朗便起了身。

    “老莫,你来下书房,我有事儿要跟你商量!”

    “……二少爷,您还是先去医院吧。二太太有我跟你安婶守着,你就放心吧!”

    莫管家当然知道二少爷封行朗想追问他的话。

    “不急!商量好事儿,我就赶过去。耽误不了几分钟的时间。”

    事关妻子的事,而且老莫又讲得支支吾吾且有所遮掩,封行朗就更加不放心就这么离开了。

    十多分钟后,从书房里出来的封行朗,是懵的!

    真够意外的啊……怎么会是这样的?!

    “二少爷,这孩子没落地,一切都还是未知数呢。要你实在不放心想知道,我改天再换两个医生来给二太太检查一下吧。”

    “不用!别扰着雪落了。格外的检查犯不上的,安时做产检就好。”

    封行朗是舍不得妻儿受更多的打扰。

    又叮嘱了莫管家几声后,他才若有所思的离开了书房。

    “二少爷,保温瓶和餐盒您还没拿呢。”

    或许是太过发懵了,封行朗连要带去医院的食物都忘拿了,还要安婶追送出来。

    ……

    封行朗赶到儿童病房时,小东西还睡着。

    封立昕眼眶泛红的守在女儿的病床边,一直紧握着她没受伤的一只小手。

    “冉冉,医生怎么说?” 封行朗压低声音问。

    “检查说是轻微的脑震荡。颅内没有明显的出血迹象。但因为团团年龄还小,所以还存在着一定的未知安全隐患。必须先留院观察四十八小时。”

    莫冉冉心疼受伤的封团团,更心疼一直握着女儿小手默默落泪的丈夫封立昕。

    封行朗走近过来,揽过封立昕的肩膀,将他拥在了自己的怀中。

    “哥,团团会没事儿的……别太担心了!”封行朗低哑着声音安慰。

    “行朗,我太对不起团团了……我就是个不称职的papa,不配给团团当父亲!”

    封立昕将脸掩在封行朗的怀中,低低的泣喃。

    “行了,别嚎了!孩子的成长,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未知危险。我们做家长的,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保护在孩子的身边……”

    封行朗微微躬身,紧拥过封立昕的肩膀,“要说不称职,我这个把她造出来的叔爸,就更不称职了!”

    莫冉冉一直很坚强。在她看来,孩子磕磕碰碰也是成长中的一部分;但她却在看到相拥相慰的封家两兄弟时,忍不住的红了眼。

    她很羡慕,甚至有些妒忌这样的深厚情感。除了已经死去的团团妈妈,或许封行朗成了唯一一个能进去丈夫封立昕心间的人。却并不是她这个妻子!

    安慰了封立昕一会儿后,封行朗便俯撑在了病床边沿,轻轻的唤着沉睡中的小家伙。

    “团团……团团……叔爸来看你了……团团……快醒醒。”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觉着小东西睡得够久的封行朗,一遍又一遍的柔声叫唤着小东西。

    足足轻唤了五六分钟,封团团才吃劲儿睁开了沉沉的睡眼。

    “团团,团团,你醒了……”

    封立昕立刻扑了过来,在女儿的额头上连亲了好几下,“你都吓死papa了!”

    “papa……叔爸……冉冉姐姐……”

    封团团的目光有些黯然,似乎提不上神情,在环看到病房的布局后,小家伙抿了抿嘴巴,“叔妈咪呢?米米妹妹呢?”

    “你叔妈咪在家安胎呢!米米……”

    封行朗微微一顿,“米米妹妹挺好的。就是把你叔妈咪担心坏了。一直催我来医院里看你!”

    “叔爸……那个坏阿姨呢?她好坏……想抓叔妈咪的肚子,还想伤害米米妹妹。团团咬她手了!”

    见小东西思维清晰,逻辑连贯,封行朗着实松了一口气。

    证明小东西在言语和思维方式都还好,应该没伤到脑子。至于手掌心的擦伤,养几天就无碍了。

    “团团好勇敢的!”封行朗柔柔的亲了亲小东西受伤包扎着的小手,“叔爸和叔妈咪,还有米米妹妹都很感谢勇敢的团团!但团团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们一家人都太心疼你了!叔爸真想受伤的是自己!而不是我们可爱又

    漂亮的团团!”

    是安抚,亦是真挚,封行朗着实心疼才几岁大的小东西。“团团有哪里疼,或是不舒服吗?要告诉叔爸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