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93章 用爱折腾21

第1693章 用爱折腾21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白公馆的小公主房里,卫生间被改造成了两个粉红坐便器,两个洗手台;几乎小可爱们经常用到的生活日用品以及生活小家电都是两个。

    所以从不会出现争抢坐便器的情况。

    像豆豆这种因为用不了洗手间急到都快尿身上状况,从来就没发生过。

    搬到妈咪的小公寓,两个孩子到是没嫌弃过居住环境的狭促和空间的压抑;但生活上的问题却层出不穷。

    刚开始几天,袁朵朵已经教会两个小宝贝要学着排排队上厕所,还时不时的提醒两个女儿要不要嘘嘘,要不要便便,以岔开早晨或午后的如厕高峰期。

    可自从白默硬生生的挤过来住后,一切都好似乱了套。使得她们母女三人无法正常的生活!

    “好了,好了,爸比就好了!”

    当时的白默还是相当郁闷的。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尴尬到让他难以启齿的情况。

    这叫生活吗?完全就是艰难度日。

    等白默下意识的去按按钮时,却发现根本没有按钮可按。因为这款坐便器只是最简单的那种普通坐便器,而并非智能的。

    冲洗的呢?!

    烘干的呢?!

    又急又燥的白默,几乎快懵圈了。

    “爸比……爸比……豆豆要嘘嘘……好急好急……”

    “好了,就好了!”

    怎么办?白默看到旁边搁放的卷纸。只能用纸擦拭了。

    为了预防这卷纸的质量不过关,也心理障碍的提防会擦拭到自己的手上,白默将卷纸叠了六七层。

    还是小有洁癖的他,擦拭了一次又一次,总感觉这干巴巴的纸擦不干净。

    一想到可能会有某种残留,白默又皱眉擦了两次。

    “爸比,你好了吗?芽芽也要嘘嘘……”

    向来更礼貌更含蓄内敛的芽芽,也着急的催促起来。

    “好了,好了,爸比好了……”

    又过了大概两三分钟后,矫情的白默才处理好个人卫生走了出来。

    似乎已经晚了点儿……

    豆豆用小手揪着自己的睡衣,正并拢着自己的双脚,想掩饰什么,却又掩饰不住。

    “爸比已经好了,你们快进去吧。不过要一个一个的来。豆豆你先来……”

    可小家伙却站着没动,还用小手捂着。

    “爸比……豆豆……豆豆尿身上了……”

    豆豆怯生生的说道。自从满两周岁,不用尿不湿之后,小家伙便知道尿裤子是一种羞羞脸的不好行为。在水千浓的精心引导下,豆豆和芽芽几乎从没尿身上或是尿床上过。

    “啊?尿身上了?天呢……你怎么可以尿身啊?”

    白默的询问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他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更担心宝贝女儿尿身上会难受。

    应该是感觉到爸比在批评自己,豆豆‘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感觉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

    芽芽是看到豆豆被爸比凶到哭后,自己也跟着一起哭的。

    哭着哭着,就忘记去卫生间嘘嘘了,然后又无意识的尿裤子了。等她意识到时,哭得就更凶了。

    用哭闹来掩盖自己的犯错。

    袁朵朵是被两个女儿此起彼伏的哭声给闹醒的。

    “豆豆……芽芽……怎么哭了啊?发生什么事了?”

    袁朵朵连忙起身从卧室里冲了出来,看到两个女儿正哇哇大哭着。一旁的白默怎么劝都劝不住。

    “怎么了豆豆芽芽?不哭了好吗?”

    袁朵朵抱起芽芽时才发现,女儿的裤子是湿嗒嗒的。

    “妈咪……豆豆尿身上了。”

    豆豆抱住袁朵朵的腿,委屈的大哭着。

    “尿身上了啊?没关系的,妈咪给你们重新换一条干净的裤子。”

    “嗯……好。”

    两个小可怜这才止住了哭泣,被妈咪牵着手朝卧室里走去。

    白默惆怅的跟了进去,手忙脚乱的替袁朵朵端温水拿毛巾。

    “对不起啊豆豆芽芽,爸比给你们道歉……是爸比占着卫生间太久了,才害你们尿裤子的。都是爸比的错。”

    “你也真是的,干嘛不先让着豆豆芽芽啊!”袁朵朵忍不住埋怨起白默来。

    “豆豆芽芽起床时,我正拉着呢……又不能说憋回去就憋回去……”

    白默嘟哝着,“而且你这卫生间,又狭小又潮湿,关键还不是智能的……还要自己用手擦!我这手都快没办法拿东西吃饭了!”

    “呵,你还矫情上了?!我又没让你硬挤在这里住!”

    袁朵朵替两个女儿擦洗干净后,逐一抱上了床,再去给她们拿裤子。

    “朵朵,你就跟我回白公馆住吧……你看看你这里,根本不像人住的地方!”

    白默这话说得……

    “怎么就不像人住的地方了?!我不是人吗?豆豆和芽芽不是人吗?”

    袁朵朵火大的训斥着口无遮拦的白默,“我就不搬!豆豆和芽芽也不会搬!你赶紧给我滚蛋吧你!省得一早起床就跟豆豆芽芽争卫生间用!”

    似乎也不过瘾,袁朵朵又埋怨了几句,“你说说你,一个当爸爸的竟然跟两个才两岁大的年幼女儿争卫生间用……有你这么当爸爸的吗?!你不知道小孩子憋不住尿的吗?!”

    “我没争……”

    白默真的是哑巴吃黄连。他觉得自己明明也是‘受害者’。

    “妈咪……不凶爸比……爸比知道错了。”

    无论是爸比凶妈咪,还是妈咪凶爸比,都不是两个孩子愿意看到的。

    “就知道添乱!”

    袁朵朵埋怨一声后,将豆豆芽芽换下来的湿裤子放在盆里递送给白默,“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去把女儿们的裤子给洗了!要用手搓!阳台上有专用的宝宝衣物洗涤液,别用错了!”

    “好的!保证洗得干干净净,香香喷喷的!”

    白默端上洗衣盆,屁颠屁颠的朝阳台走去。

    欢快的口哨声从阳台传来,袁朵朵眉头直皱:洗个裤子还能把那祸害洗高兴起来?!

    “妈咪,豆豆想回爷爷家……”

    “芽芽也想回爷爷和爸比的家……”

    听到两个女儿弱弱的乞求声,袁朵朵心里狠实的揪疼着。

    “妈咪,我们一起住到爷爷家去……好不好?”

    或许两个女儿是想跟她这个妈咪一起住的,但她们已经习惯了那种高贵小公主般的生活环境。

    “如果你们选择跟爸比一起回爷爷家住……那就没有妈咪了!因为妈咪是不可以住去爷爷家的!”

    虽说这句话说得有些现实和残忍,但袁朵朵还是横下心说了出来。她要让两个女儿知道:有些事就是这么的残酷,无法兼得,无法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