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90章 用爱折腾18

第1690章 用爱折腾18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为了纪念死掉的大毛虫!

    “虫虫?还是毛虫子的虫?”

    河屯怎么念怎么觉着别扭,“一个小丫头叫这样的小名,听起来怎么这么拗口呢?”

    其实不仅仅是拗口,河屯更想说‘瘆人’,或是‘恶心’之类的词。只是这‘虫虫’是他亲儿子给他孙女取的小名,便留了面子。

    “既然妹妹不能叫这样的小名,那我叫虫虫好了!”

    小家伙有些自告奋勇,更多是毛遂自荐,“义父,妈咪,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叫我虫虫吧!”

    “……”河屯跟雪落着实一愣。

    ‘虫虫’这个小名,也没好听到要让小东西争抢的地步吧?!

    “叫谁虫虫呢?”

    顺着磁性低沉的男中音,温润俊逸的封行朗从楼梯上缓步走下。岁月沉淀了他的儒雅稳重,而眉宇间却又蕴着一丝浮魅的邪意,彰显出他天生的王者风范。

    “阿朗……”

    河屯凝唤一声。无比欣慰的看着他出色又隽秀的亲生儿子。

    这可是他跟他心爱女人共同孕育出来的亲骨肉。

    河屯眼眸里,满染着父爱。却又无从在亲儿子封行朗身上宣泄出来。每每能做的,就是拥紧怀里的孙儿,亲了再亲。

    封行朗只是淡淡的斜了河屯一眼,便看向他怀里的儿子封林诺。

    “乖儿子,亲爹没听错吧?你竟然要跟你妹妹抢着叫虫虫?这名字真有那么好听吗?”

    封行朗只是顺着刚才听到的话意询问的。

    “亲爹,既然妹妹不适合叫虫虫,那就让亲儿子叫虫虫吧!”

    小家伙从河屯身上扭爬了下来,一路小跑过来抱住了亲爹封行朗的腰。

    封行朗当然知道儿子为什么兴冲冲的要把自己的小名改成虫虫。

    小家伙对丛刚,不仅仅是崇拜,还有不舍和眷爱。

    “好好的名字,可不能说改就改!”

    封行朗微微换气,抱起一脸期待中的儿子,“亲儿子呢,还是叫诺诺好听!”

    “那谁叫虫虫呢?妹妹吗?”小家伙有所期待的追问。

    “不!你跟妹妹,都不用叫虫虫!”

    封行朗亲了亲儿子的小脸,贴近小东西的耳际说道:“大毛虫会永远活在我们的心目中的!即便你跟妹妹都不用叫虫虫,我们也不会忘记他的!对不对?”

    小家伙用力的点了点头,圈抱住亲爹封行朗的颈脖,软软的只是趴着。

    “阿朗,你好些了吧?爸爸给你跟雪落带了些补品,一会儿让老十二送进来。”

    “不用!你留着给你自己补着吧!”封行朗淡声哼应。

    场面的确有点儿小尴尬。好在河屯已经习惯了儿子的冷漠。

    “爸,您还没吃早餐吧?来一起吃点儿!”

    雪落连忙开声化解他们父子俩之间的尴尬冷场,“诺诺,去车里喊你十二哥。”

    “好的,我这就去!”小家伙立刻呼哧呼哧的跑出去喊人。

    邢十二才不稀罕吃封家的早餐。浅水湾厨子的厨艺,要远胜过封家的安婶她们。

    关键在于,邢十二实在不忍心看到义父河屯在他亲儿子封行朗面前吃瘪!

    眼不见为净,担心自己一时冲动会跟封行朗直接打起来,万一失手把封行朗给打残了,义父河屯又得伤心欲绝了!

    感觉义父河屯完全就是在折磨他自己!而且每每都是舔着脸自己送上门来让人虐!

    林诺小朋友敲开车门时,邢十二正咬着从浅水湾送来的美味三明治。

    “老十二,你怎么没跟义父一起下车啊?你这是偷懒不负责哦!”

    邢十二斜眼睨了林诺小朋友一眼,继续吃他的三明治。

    “老十二,上我家吃早点吧。安奶奶做的早点可好吃了。”小家伙温柔了一些。

    “不稀罕!”

    邢十二悠哼一声,“十五,你亲爹要是敢忤逆我义父,你说我是揍他呢,还是揍他呢?”

    “放心吧老十二,我亲爹正跟我义父聊得好好的!他们不会再吵架的啦!”

    小家伙爬上车,卖乖的钻进邢十二的怀里,匍匐在他的胸膛上,特别的安心。

    “老十二,你说人死了会去哪里?他会回来吗?他能不能看到我们?”

    对于小家伙突如其来的伤感询问,邢十二瞬间就丢下了正咬着的三明治,把怀里的小东西拥紧。

    “十二哥知道你想念八哥了……其实我也挺想他的!这次义父回去佩特堡,就是要给八哥立碑下葬,做个衣冠冢。”

    “要给八哥立碑?”

    小家伙立刻从邢十二的怀里抬起头来,“那我也必须回去!”

    “你亲爹怕是不会同意的……”邢十二冷哼一声。

    “我亲爹肯定会同意的!我这就进去跟我亲爹说!”

    小家伙立刻爬下了车,急呼呼的跑了回去。

    客厅里,河屯跟封行朗聊得并不是很畅快。林诺小朋友只听到他们提及一个叫老安藤的人。

    “亲爹……亲爹……亲儿子要跟我义父回佩特堡……”

    “不可以!也不可能!”

    还没等小家伙把话说完,封行朗便厉声呵斥住了他。

    “为什么不可以?!混蛋封行朗你实在是太霸道了!”

    小家伙立刻挺嘴了起来。

    “诺诺,怎么跟你亲爹说话呢?!”

    雪落立刻挪步蹲身过来,叫停了他们父子之间的锋芒相对。

    “妈咪,我要跟我义父回佩特堡给我八哥立碑下葬……可混蛋亲爹不同意!八哥那么爱我,我要替他立碑下葬……”

    小家伙虽说厉声厉气,可却免不得泪眼汪汪。

    “诺诺,听你爸爸的话,留在你爸妈身边。你八哥的葬礼,有义父和你义兄们就可以了!”

    或许是经历了塞雷斯托的暴戾事件,河屯尝试着处处去顺从儿子的意思。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那就去吧!照顾好自己,亲爹和妈咪等你回来。”

    当封行朗说出这番话时,林诺小朋友是感动的。

    如此深明大义的亲爹,又怎么不让他感动呢!

    “亲爹,你好伟大哦!亲儿子好爱好爱你!”

    小家伙立刻飞奔过来,撒娇般的抱住亲爹的腰。

    看到他们父子俩重归于好,雪落也是满眸的欣慰。

    只是……“给你八哥立碑下葬?老八他……他怎么了?”雪落惊愕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