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89章 用爱折腾17

第1689章 用爱折腾17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时间点,离小家伙平日里睡到自然醒,貌似提早了一些。

    “妈咪……”

    小家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温嘟嘟的喃叫了雪落一声。

    “诺诺,你现在可是大男孩子了,是不可以随随便便的跟团团妹妹睡在一张床上的哦。”

    雪落坐在儿子的床沿边上,和蔼且温和的晓之以理。

    “团团妹妹是女生,你是男生……这男女授受不亲,亲儿子以后可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的跟团团妹妹睡在同一张床上哦。”

    还没等妈咪把话说完,林诺小朋友便惊讶的发现睡在自己身边的封团团。

    “封团团!!你怎么又爬到我床上来了?!都跟你说过好多次了,你是不可以跟我睡一张床的!”

    被吼醒的封团团,一脸懵圈的看着发怒的诺诺哥哥,和床边坐着的叔妈咪。

    “叔妈咪……”

    被林诺哥哥凶了的封团团,软软的叫了雪落一声。

    “团团,你怎么睡在诺诺哥哥这里啊?”雪落抱过封团团柔声的问。

    “诺诺哥哥昨天晚上没有吃饭饭,团团好担心他……所以就过来看他。然后,然后就睡着了!”

    “是这样啊……团团可真贴心呢!”

    雪落亲了亲封团团软萌萌的小脸蛋儿,“但是团团现在长大了,诺诺哥哥也长大了,你们一个是女生,一个是男生,这女生是不可以跟男生睡在一起的,会吃亏的!”

    雪落尽量把自己的话说得通俗易懂。

    “可团团愿意吃亏啊!”

    或许封团团并不理解‘会吃亏的’真正意义所在。

    愿意吃亏?“……”雪落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林诺小朋友也懒得跟黏人的封团团多说什么,呼哧呼哧的便爬下了儿童床,光着脚丫子就朝洗手间跑了过去。

    早餐之际,雪落到是吃得挺美味的;可林诺小朋友依旧蔫蔫的提不起精神来。

    “亲儿子,想什么呢?是不是起早了没胃口啊?”雪落柔声问。

    “妈咪,你跟妹妹好好吃饭饭,亲儿子去看看亲爹醒了没有。”

    小家伙似乎还没能从丛刚的死讯中缓过哀伤。

    ‘吱嘎’一声急刹,一辆路虎越野车离在了封家院落外。

    “诺诺……十五……”院落外传来河屯深沉浑厚的叫喊声。

    “是我义父!”

    原本想上楼去找亲爹封行朗的,小家伙立刻改了方向,朝院落外奔了过去。

    看着河屯那风尘仆仆的模样,应该是刚下飞机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封家。

    封家有他的儿子在,有他的孙子在,还有身怀有孕的儿媳妇,也就不奇怪他的步伐如此之匆忙。

    “义父……”

    “十五!”

    河屯躬身用单手抱起奔过来的小家伙,连亲了好几下,“想不想义父啊?”

    “想……”小家伙喃喃一声,“义父,这几天你都去哪里了啊?”

    “义父去了趟东京,解决了一些小麻烦!”河屯抱着小家伙朝封家客厅走来。

    “爸,你来了?”正吃着糕点的雪落起身迎了过来。

    “雪落,你快坐着。”

    河屯顺着楼梯方向朝上看了看,“邢朗呢?十五,你亲爹还没起呢?”

    “义父,你找我亲爹有急事吗?那我上楼去叫他吧。”

    “不用!义父等着就行!你亲爹受着伤,还要忙公司的事儿,太辛苦了。让他多休息会儿吧。”

    河屯稳稳的在封家客厅里坐下。目光随之看向雪落。

    “雪落,听说你怀的是个女儿……想好名字了吗?”

    看来即便河屯人在东京,对儿子一家的事情也是关怀备至。

    “想好了:叫封林晚!”

    提及女儿的名字,雪落难掩喜悦之意,“是行朗给他女儿取的!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很富有诗情画意啊?”

    “封林晚?”

    河屯喃喃了一声,刚毅的面容微微颤抽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是挺好听的!”

    “我就说好听嘛!封林诺,封林晚……看他们兄妹俩的名字多顺口!”

    等雪落把话说完,河屯还是无声的沉寂。

    良久,河屯才轻咳了一声,“这两个孩子都姓封啊?”

    几个意思啊?

    难不成狂妄又自大的河屯,还能同意让一个孩子跟她姓林不成?

    看到河屯黯然叹息的模样,雪落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

    河屯是姓邢的。按道理说,丈夫封行朗也应该跟着河屯姓邢。

    也就是说,如果想认祖归宗,她生的两个孩子也应该姓邢才对!

    不过从目前的情形来看,丈夫封行朗肯定不会同意把他的两个孩子姓邢的。河屯想都不用想。

    “爸,其实孩子姓什么……也没那么重要的。只要健康快乐就好,您说是吧?”

    河屯虽说在点头,但雪落明显感觉到他内心的排斥和不认同。

    “对了十五,过两天义父要回佩特堡一趟,你愿不愿意跟义父一起回去玩几天啊?”

    此次回佩特堡,应该是为邢八立碑的事宜。虽说邢八的级别没有邢二那么尊贵,但却倍受所有义兄义弟们的喜欢。

    “抱歉了义父,我得留下来照顾我妈咪!”

    林诺小朋友到是想回佩特堡散散心的,可鉴于妈咪还怀着小妹妹,他实在有点放心不下。

    “也好。那义父就跟老十二他们几个回去一趟就行了。你就留在你爸妈身边。”

    河屯是不舍的,眸子里满蕴着溢对林诺小朋友于言表的宠爱。

    “爸,您身体还没好利索呢,老是这么奔波劳累的,可要好好照顾好自己!”

    虽说对河屯有万千的不满和幽怨,但每次看到河屯宠爱自己的儿子时,雪落还是会动恻隐之心。尤其河屯日渐衰老……他总归是丈夫的亲生父亲,自己孩子的亲爷爷。

    “嗯。”河屯微微颔首,“雪落,你也要好好的安养。真谢谢你再次让我当上爷爷呢!”

    “米米,这是你爷爷……虽然长得有点儿凶,但还是很温柔的哦。”

    雪落轻轻拍着自己的肚子,以女儿的口吻说道。

    “米米?不是叫什么封林晚的吗?”

    见雪落不再排斥他,河屯也是满面的欢喜。

    “米米是乳名,封林晚是大名!”

    寻思起什么来,雪落微微带笑,“对了,你儿子还说要给他闺女取小名叫虫虫呢!就是毛虫子的虫……”

    “毛虫子的虫?一个女娃娃怎么能叫这种小名呢!”河屯蹙眉。

    默声着的林诺小朋友突然开了口,“我喜欢这个小名!妹妹就叫虫虫吧!”或许这一刻,只有小家伙明白亲爹为什么要给妹妹取这样用心良苦的小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