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71章 她会吻你

第1671章 她会吻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默就回白公馆泡了个澡,打理了一下自己的个人卫生,便又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医院。

    连老爷子有请,他都没在家里逗留。

    可当白默看到空空如也的病房时,他整个人先是懵圈,然后便跑进跑去的开始寻找袁朵朵。

    却被护士长告之:袁朵朵已经提前出院了。

    “什么?袁朵朵已经提前出院了?她的伤都还没有好,你们怎么就放她出院了呢?”白默急声质问。

    “是袁女士自己执意要提前出院的。”

    “谁把她给接走的?封行朗?还是林雪落?”

    “她是一个人离开医院的。没人来接她。”

    “一个人?这个袁大头,都伤成那样了,怎么还这么彪呼呼的呢!”

    白默立刻转身飞奔离开。

    “白先生,你先给袁女士办一下出院手续啊,她账户上还有大量余额呢。”

    ……

    是袁朵朵故意支走白默,然后独自离开医院的。

    雪落夫妻俩到是提醒了她:不能继续跟白默走得太近了!他是有家室的男人!

    她不想当白默跟水千浓之间的第三者,也不想水千浓因为自己跟白默离婚。

    自己受到的伤害,袁朵朵于心不忍让别的女人跟她一样受。

    还有就是,她需要时间整理好自己,整理好自己跟女儿们将来的小家。

    这两天袁朵朵想了很多:她的确是想让两个女儿享受高贵公主的生活。可白默跟水千浓……早晚都会有他们自己的孩子,到时候女儿们的境地就尴尬了……还不如现在提前把她们要回来跟自己一起生活。

    豆豆和芽芽现在还小,对物质的需求还没有太过依赖;如果等长大一些再把她们要回来跟自己一起生活,那她们心理上的落差只会更大的!

    长衣长裤,可以遮挡四肢上大部分的疤痕;只是这右手手背上的疤痕……的确难看了一些。实在不行就戴手套吧。

    袁朵朵挺庆幸自己的这张脸没被毁容,那样她会连门都出不了的。就无法好好的照顾两个女儿,带她们出去快乐的玩耍了。

    袁朵朵已经不想去做后期的美容整形手术了。她知道那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想到女儿们今后的生活,袁朵朵决定不去花那些冤枉钱了。

    她这一生,只想跟自己的两个女儿相依为命!残不残,好看不好看,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虽说右腿骨折恢复得很好,但袁朵朵行走还需要拄拐。

    等在自己小屋的沙发上坐下时,袁朵朵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环看着四周简陋的家具和局促的空间,袁朵朵忍不住嗅起了鼻子:她真的好担心豆豆和芽芽住不习惯。买新房装修什么的,都需要时间。最好能买到一个装修好的精品房,那就再合适不过了。

    袁朵朵一心想让两个女儿过富足的生活,可兜兜转转,两个女儿还是要回到她这个寒酸妈咪的身边。想想就觉得自己特对不起她们!

    急切的叩门声打断了朵朵的胡思乱想。

    门被反锁了,白默只能敲门。

    “白默,我已经在休息了,你回去吧。”

    袁朵朵挪到防盗门边,从猫眼里看到白默那张白皙隽秀的脸,她突然就落泪了。

    “真的……真的挺感谢你这一个月来对我的照顾……白默,谢谢你!”

    “谢什么谢啊!赶紧把门打开!你的腿还没好,你还需要照顾!怎么一声不吭就自己跑回来了呢?多让人担心呢!”

    白默又叩了两声门,“还有啊,我已经安排好去美国的包机了!下个星期就去!”

    “白默,真的不用了……反正遮在衣服里别人也看不到。不用花那冤枉钱了,没必要的!”

    “怎么没必要啊?相当有必要的!豆豆和芽芽希望她们的妈咪能美美的!”

    白默又急促的敲了两下门,“我的袁大小姐,你先把门开开好不好?”

    豆豆和芽芽希望她这个妈咪能美美的?这一说,到是让袁朵朵的心间狠实的揪疼了一下!

    明知道自己不应该给白默开门的,可这一刻心疼的袁朵朵就手贱的把门给打开了。

    鬼使神差一般的不受控制!

    讲真,这一刻的袁朵朵,特别想扑进白默的怀里,好好的痛哭一回。

    袁朵朵才三十虚岁,受了这么大的伤疼,她却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她也需要爱,需要呵护。

    可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不属于她了……她不能抱着他哭!

    “白默,豆豆和芽芽,再劳驾你跟水老师多照顾一段时间吧……等我找到大一点儿的房子,我再把她们接过来跟我一起住。”

    提及两个女儿的抚养权,白默也跟着红了眼。

    “朵朵,我知道你爱豆豆芽芽,但我也爱她们……我要是想她们了,你会让我天天来看她们吗?”

    袁朵朵抹了一下脸颊上滚落的泪水,“当然可以!她们也是你的女儿,你什么时候来看她们都可以的!”

    “朵朵,谢谢你……谢谢你!你真的太好了!”

    一激动,白默就拥抱住了袁朵朵,“之前是我太自私了,我跟你道歉!”

    被白默拥抱在怀里的感觉,虚幻得有些不真实。

    “白默,答应我……好好的爱水千浓……别让她像我这样……痛苦!”

    无法爱,不能爱!卑微如尘埃!

    “朵朵,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白默想也没想,便把头点成了波浪鼓。只要袁朵朵让他做的,他都会做。

    深深的回抱了一下白默的腰际之后,袁朵朵便用力的一个猛推,将白默推到了防盗门外。然后快速的关上了防盗门将反锁上。

    “朵朵……朵朵……你开门呢……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开门好不好!”

    袁朵朵的身体,像是真的被抽了个空,缓缓的跌坐在地面上,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掩面痛哭着。

    成人之美了,可她袁机朵的心却疼得无法呼吸!

    敲了好久的门,直到把手都敲疼了。

    白默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答应袁朵朵什么了?

    袁朵朵让她做什么来着?

    白默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使劲儿的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袁朵朵的那句话:

    【白默,答应我……好好的爱水千浓……别让她像我这样……痛苦!】

    袁朵朵为什么要让自己去爱水千浓呢?

    即便她袁朵朵讨厌他,憎恶他,也不能强迫他去喜欢别的女人吧!

    在袁朵朵家的防盗门外坐了好一会儿,有些丧气的白默拿出手机,拨打了好几次,都没能拨通袁朵朵的电话。

    便只能更沮丧的撸着自己的头!

    又过了良久,白默百无聊赖的翻动着手机通讯录,最终还是拨通了封行朗的号码。

    虽说白默很不满封行朗有时候的狂妄自大、诡诈阴险、自以为是、指手画脚、多管闲事;但哀伤来临的时候,白默首先会想到的,还是封行朗。

    讲真,封行朗也不想接白默的电话。

    他对白默这个巨婴向来都是爱护的。只是最近他自己的情绪也挺消沉的,根本无心去管白默左妻右妾的闹剧。感觉白默就是那种典型的吃饱了撑着!

    “封老二,你怎么才接我电话啊?”白默一开口就埋怨起来。

    “默三,你该不会是觉得我每天闲到只为接听你的电话吧?”封行朗冷斥一声。

    手机那头无声的沉默着。

    “怎么,你这左妻右妾的日子过得是不是太舒坦了,想拿你朗哥我消遣呢?”

    封行朗觉察到手机那头白默的异样。因为白默很少能这么冷静沉默的。

    “朗哥,袁朵朵她让我……让我……”

    “让你去死了?”

    听白默支支吾吾的,封行朗便不客气的自己接话了。

    “她让我好好的爱水千浓,别让水千浓像她那样痛苦……她这什么意思啊?她就这么讨厌我么?”

    白默嗅了嗅泛酸的鼻子,“朗哥,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袁朵朵不那么讨厌我啊?”

    这大白傻子啊……能活这么大,可见白老爷子操碎了多少心!

    智商或许问题不大,这情商……感觉就像个低能儿!

    封行朗不再跟他拐弯抹角,便直接开门见山,“白默,我有个方法,一定能让袁朵朵高兴,而且还能让她喜欢上你!”

    “真的假的?”

    白默疑惑的拉长声音,“朗哥,我该不会是又想给我下什么套儿吧?!我跟你最近也没结仇啊,你用不着玩死我吧?!”

    “想听就闭嘴!不想听,我可就挂电话了!”

    “想听,想听!朗哥你说,我洗耳恭听!”白默连声应好。

    “现在就回去,拉上水千浓去民政局把离婚证给领了!然后你把离婚证往袁朵朵面前那么一拍……她不但会高兴,而且还会狠狠的吻你!”

    这样的办法,无疑是最直截了当,且行之有效的!

    “袁朵朵真会狠狠的吻我?她……她该不会是狠狠的抽我一巴掌吧?!”

    白默是质疑的。但他质疑的却是后半部分,而并非前半部分。

    “这女人的心呢,你朗哥我最懂了!我保证你把离婚证拍在袁朵朵前面时,她会吻你!狠狠的吻!”

    “真的假的?!朗哥你可别再忽悠我了!”

    白默嘟哝着:“袁朵朵刚刚还让我好好爱水千浓呢……”“白默,你小子磨叽个P啊!你它丫的还是不是男人?!如果你还是男人,就按我的意思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