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70章 前夫也比你亲

第1670章 前夫也比你亲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会努力的改变自己,不让你那么讨厌我!”

    这些天来,一想到要把女儿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给袁朵朵,白默就寝食难安的。

    虽说他已经相信袁朵朵是真心爱豆豆和芽芽的,但一想自己今后也许不能随时随地的见自己的两个心肝宝贝了,白默那叫一个痛心疾首。

    听着白默这番忏悔式的表白,袁朵朵是既欣慰又心酸。

    白默要跟她复婚,不是她自从离婚后一直渴望的么?可时至今日,袁朵朵似乎已经没了这样的念想!

    毕竟现在的白默,可是有妇之夫!

    袁朵朵静静的看着白默那张急切的脸,淡出一丝凄意的笑容来。

    “白默,别再折腾自己,也别再折腾别人了!就跟水老师回去好好过日子吧!”

    袁朵朵缓缓的提息,“有我一个弃妇已经够了,就别再难为水老师了!讲真,她比我更适合你的!你们之间有感情基础……而我们之间,就只有豆豆和芽芽。”

    表面的平静,掩饰着内心的凄殇。

    正如袁朵朵自己所说的那样:她是不会跟水千浓争抢白默的。她做不出破坏别人婚姻的事儿!

    再说了,水千浓跟白默之间有的是爱情,而她跟白默之间,只有两个意外生下的女儿!

    豆豆和芽芽是怎么得来的,袁朵朵比谁都清楚。要不是两个女儿,估计她袁朵朵这辈子跟白默都不可能有交集了。

    “袁朵朵……你还是那么的讨厌我!无论我做什么样的改变,你都不会再接受我我……对吗?”

    直到这一刻,白默都没有意识到:他跟袁朵朵之间的问题,关键是横着一个水千浓。而且这个水千浓已经是他法律上的妻子了。

    “袁女士,差不多就行了!就别再端架子了,累不累人呢!”

    封行朗当然是想尽快的撮合白默和袁朵朵。刚刚说那句‘做他的小妾’,也是他故意为之!目的除了让白默和袁朵朵能早日的破镜重圆之外,也为袁朵朵不住去封家最好。

    妻子还怀着身孕,虽说现在已经安全了,但他还得小心翼翼的爱护着自己的妻女。这袁朵朵要是住过去,白默三天两头的去闹腾,那得多影响妻子的安胎呢!

    对于丈夫封行朗的话,雪落表示严重的不服。

    “什么端架子啊?你竟然说朵朵端架子?哦,他白默想离婚就离婚,想复婚就复婚,有没有考虑过朵朵的感受?!他当朵朵是什么?商品?还是旧衣服?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丢掉?”

    “林小姑娘,你能不能悠着点儿?”

    见妻子动怒,封行朗立刻俯身过去,轻柔的托抚住妻子的孕肚。

    “雪落,封行朗,我很感谢你们夫妻二人的好意,但我跟白默之间的事儿……你们还是让我们自己解决吧。”

    袁朵朵涩意的嗅了嗅自己的鼻间,“求你们不在再道德绑架白默!不爱了离婚,他也没错的。对于豆豆和芽芽,白默已经很负责了!”

    道德绑架?!

    “……”雪落跟封行朗似乎都没想到此时此刻的袁朵朵,竟然还会帮着白默说话。

    袁朵朵这个当事人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雪落夫妻也没有牛不喝水强按头的必要!

    因为今后的日子,还得他们自己过!

    “行,那我跟行朗就不掺和你们之间的感情纠葛了。但出院之后,你得跟我回封家休养。我已经让莫管家在联系美国那边的医院了,行朗大哥的治疗效果还不错的。”

    雪落没有继续逼迫白默对袁朵朵负责,但还是想帮一帮袁朵朵。

    一想到封行朗说要把朵朵领回去当小妾,白默立刻抢声拒绝,“不!不用!我会替她联系医院做美容修复治疗的!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不用操心的,应该是你白默吧!”

    气不过的雪落,又怼了白默几句,“我可是朵朵的好朋友好闺蜜,你充其量只是朵朵的前夫好不好!”

    “前夫也比你亲!”

    白默像个争强好胜的孩子一样反驳着雪落。

    封行朗将妻子揽出病房时,雪落还是气呼呼的。

    “行了林小姑娘,你再这么怒气冲冲的,咱闺女都该抗议了!”

    “行朗,你瞧瞧白默那个态度?!是想跟朵朵好好过日子的吗?”

    雪落依旧愤愤难平,“真是无药可救了他!”

    “行了,该说的该提点的,我们都说了!做为一个好闺蜜,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至于他们今后的路,还是要靠他们自己走!”

    封行朗好言相劝着生气中的妻子,“他们既然觉得维持现状很不错,我们就别多管闲事了!”

    “这样的现状很辣眼睛的好不好?!这个朵朵也真是的……”

    雪落又是几声不满的嘟哝。

    “行了,别生气了。快看,人家正妻正牵着自己丈夫跟前妻的孩子,愉快的向我们走来呢!如此的和睦,如此的其乐融融,我们还真不用瞎操心了!”

    顺着封行朗的目光,雪落看到牵着豆豆和芽芽来看她们的妈咪袁朵朵。

    “豆豆芽芽,过来给干爹抱抱!”

    看到萌甜的小丫头,封行朗总忍不住想抱抱。

    “诺诺哥哥的妈咪……”

    可两个小东西却只是朝封行朗身边的雪落小跑过来,却被封行朗在中途截抱住了。

    对于高大健硕的封行朗,两个小可爱还是有些怯生的。而且她们跟封行朗也不是很熟。

    “几天没见,水老师是越发的美艳动人呢!”

    封行朗跟水千浓打招呼的方式,就是这么的另类。似赞美,又似一种说不出的……

    “怀孕中的封太太,才是最美艳动人的!恭喜封总又要当爸爸了哦!”

    水千浓立刻将封行朗恭维的话,转赞给了一旁的雪落。

    “水老师一个人要带两个孩子,真是辛苦了!我替朵朵谢谢你!”

    雪落以袁朵朵好闺蜜的身份感谢着水千浓,“没想到这世上真有水老师这般仁爱好后妈呢!”

    后妈,这么一个特别的称呼,已经被这个现实社会染上了一层有色的色彩。

    每每被人说起,就莫名的带上了贬义的成分!

    “豆豆和芽芽只有一个亲妈,那就是袁朵朵袁女士。我只是她们的早教老师!”

    水千浓这话,说得很有自知之明。她也没有以后妈自居。也没有要跟袁朵朵争抢两个孩子的意思。

    “豆豆芽芽,快跟水老师进去看你们的妈咪吧!”

    讲真,面对如此通情达理的水老师时,雪落到是说不出其它偏见的话。

    “诺诺哥哥的妈咪再见,诺诺哥哥的爸比再见……”

    两个小可爱礼貌的朝雪落和封行朗挥手告别。

    看着两个萌甜的小东西,封行朗情不自禁的抚上了妻子的孕肚,“咱们的闺女,一定是最可爱的!”

    前有卖萌可爱的封团团,后有萌甜礼貌的豆豆芽芽,雪落还真有些压力。

    不过自己的女儿,漂亮也好,可爱也好,她都会很喜欢的。

    “万一我们的闺女没有团团和豆豆芽芽漂亮,那怎么办呢?”

    “怎么会!我封行朗亲生的女儿,光只是我这个高贵的血统,就已经高她们一等了!”

    这傲慢的言语,果然很封行朗。

    “又臭美!”

    雪落娇声微斥,愠怒的心情也跟着舒展开来。

    ……

    【邢朗,记住我的话……把颂泰留在你身边,将他……将他留做你用,他……他能保你一家此生……此生太平!】

    冷不丁的,封行朗想起了邢二临死之前的话。

    保自己一家此生太平?以搭上他丛刚的生命?

    他们一家现在的确是太平了,可也搭上了丛刚的生命!

    封行朗丢开手中的文件,起身走到落地窗前。

    居高临下的感觉,不但可以开阔视野,亦能睨视天下。

    可这一刻的封行朗,却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片刻的孤寂,片刻的落寞!

    突然间,封行朗想到了什么,便转身快速的朝办公室门口走去。

    也许是转身的动作太猛了,封行朗默顿了一会儿,以缓解肋骨上的疼痛。

    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必要的办公每天都要进行。

    也不像从前那般拼命敛财了,更多的时候,他会陪伴自己孕育着新生命的妻子,还有越发有危险和紧张意识的儿子。

    雷克萨斯一路朝启北山城呼啸而来。

    冬日下的欧式复古别墅,透着别样的阴寒之意。

    一切还是那么的沉寂,如同一座没有生息的坟墓。

    封行朗在别墅的门外静静的伫立了一会儿。他想感受点儿什么,却什么也感受不到!

    只有那凛冽的寒风,一点一点儿的带走他体表的温度!

    久站得有些寒僵了,封行朗才拖挪着步子朝那扇智能门走去。

    也不太清楚究竟是刷了他那张脸的哪个部位,那扇智能门像从前一样被打开了。

    其实这个从前也不太久,也就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

    似乎封行朗也有些意外,自己竟然会如此频繁的赶来这里。

    已经空无一人的冰冷之处!

    怀着一线希冀,封行朗朝楼上走去。

    他想到了三楼花房里的那些盆盆罐罐。

    如果丛刚还活着,如果丛刚只是诈死,想必他应该不会丢下他的宝贝花草自生自灭、不闻不问的。

    可面对那些逐渐开始枯败垂死的盆栽时,封行朗的心几乎瞬间凉透。这一回,也许丛刚真的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