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69章 我们复婚吧

第1669章 我们复婚吧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它妈还挺狂呢!老子现在就干死你个龟孙子!”

    正如封行朗所说的那样:吉田的狂妄,得来的是严邦的拳脚相加!

    “封行朗,你杀了我……你也活不了……活不了!”

    “好好享受吧!”

    封行朗懒得去听吉田垂死挣扎的言语,更不想让他吐出的鲜血染到自己,便先行走出了拘押室。

    走出地下室的封行朗,凝眉了片刻。

    当时的他并没有去细细分析吉田的话。只是寻思:就凭一个身份识别器就能要了他跟严邦的命?这也太玄乎了吧!还真以为申城是他们山口组的天下呢!

    再说了,老安藤可是河屯的挚友,会听他吉田的片面之词?!

    后来回想起来时,封行朗才意识到:吉田为了能将曼涅和卡斯特安全的送出申城,玩了一出将计就计!

    吉田之所以以身试险,也是被申城的警方逼得无路可退了。但如果曼涅回不去墨西哥城,那将意味着山口组在危地马拉的侵略计划将中断。那样吉田也会被山口组处置。

    吉田以为严邦和封行朗会畏惧老安藤不会把他怎么着,却没想到严邦却是个暴戾蛮横到无法理喻的主儿。

    而向来睿智诡诈的封行朗,竟然也纵容了严邦的所作所为。

    封行朗的不冷静,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丛刚的死。他必须为丛刚报仇;而吉田也必须为丛刚的死付出同等的代价!

    如果他封行朗连这最起码的报仇都无法替丛刚做到,那他将今生难安。

    严邦狠狠的发泄了一通怒火之后,便追了出来。被豹头告之封行朗已经先去了起居室等了。

    知道封行朗不喜欢闻血腥气味儿,便快速的冲了个凉后,才坐了过来。

    “朗,这么凝重呢?你该不会是相信吉田那龟孙子的话了吧?”

    严邦听过太多的恐吓。要是每次他都要上心担忧,估计早就自己愁死了。

    “宫本文拓的电子身份识别器呢?” 封行朗抬眸问。

    “你说那表啊?”

    严邦摸了一下脑门,“等我们上了直升机后,医生替你抢救输液时,嫌那东西戴在你手腕上麻烦,就被我随手那么一丢……估计被留在直升机上了!回头我再找找!你要那东西?”

    “不是我要!”

    封行朗顿了顿,“找到那东西后,记得联系一下宫本文拓,然后把他的东西还给他!记住了,让别人送过去就行!你就别出你的狗窝了!”

    “哈哈……”严邦豪迈一笑,“朗,你该不会真被吉田那个龟孙子吓到了吧?!”

    封行朗横了严邦一记冷眼,“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小心驶得万年船么!”

    “行行行,我会小心的!”

    见封行朗动怒,严邦连声应好。随之又紧声问:“那你那边?”

    “放心,那个安藤……他不敢动我的!” 封行朗起身。

    “得,忘记你有个威武的亲爹河屯了!”严邦打趣说道。

    于是,接下来封行朗手边的咖啡杯就砸在了严邦的肩膀上……

    “老子跟宫本文拓有生意上的往来,你说安藤会砸断自己的经济来源吗?!”

    “生什么气啊……你不认河屯当爹,我是相当支持你的!”

    严邦堆笑着,“都凌晨两点儿了,吃点儿东西暖暖胃吧。”

    ……

    封行朗是踩着晨曦赶回封家的。

    雪落还在酣睡中。似乎并没有发现丈夫封行朗昨晚的离开。

    封行朗暖了手之后,才轻轻环抱住妻子日渐隆起的孕肚,蹭了又蹭,亲了又亲。

    “别亲了……一早又刷女儿口水,嫌不嫌腻了!”

    睡得迷迷糊糊中的雪落,轻推着不停亲着自己孕肚子丈夫。

    “雪落,我给咱闺女想了个乳名……你听听如何?”

    封行朗用鼻尖上哄着,吻上了一片柔美。

    “不是说好了,闺女的乳名我来想,你想闺女的大名么?”

    雪落睁开惺忪的睡眼,发懵的看向一脸认真的丈夫封行朗。

    “鉴于你怀闺女很辛苦……闺女的大名就听你的!乳名就由我这个亲爹来想。”

    封行朗吻上女人柔软的,带着温热气息的唇,将自己有些凉意的劲舌强探过来;却被女人使坏的咬住了。

    “让那闺女跟我姓林好了……”雪落娇笑着。

    “行……都听老婆大人的!”男人嗅着雪落的味道,温馨而舒适。

    其实雪落只是想试探一下男人是否真心愿意女儿跟她姓林;看到丈夫的态度如此的诚恳,还是小有感动的。

    “对了,刚刚你说给闺女想好了乳名?说给我听听呗!”

    女人摸男人清冽的唇,柔声问。

    “你说我们的闺女的乳名叫虫虫……你觉得怎样?”

    商议的口吻,没有强势的霸道。

    “丛丛?什么丛?丛大哥的丛吗?”雪落好奇的问。

    “是毛虫子的虫!”

    封行朗的俊脸上,有着不太明朗的深意。

    “毛……毛虫子的虫?”雪落着实一怔,“就是咱家诺诺常喊的大毛虫的虫么?”

    “嗯。是的。” 封行朗应得平声静气。

    闺女的这个乳名,封行朗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怎么,觉得不好听?” 封行朗又问一声。

    “我觉得虫虫这个小名还挺不错啊……”

    雪落若有所思了起来,“可我担心……担心……”

    “担心什么?” 封行朗紧声问。

    “我担心……要是,要是丛刚误会我对他有意思怎么办?”憋了好久,雪落才把自己想法说出口来。

    “……”雪落的话,到真把封行朗给说愣住了。

    “你想啊,我家诺诺叫丛大哥大毛虫,我们又把女儿的小名叫成虫虫……丛刚不误会我对他有意思才奇怪呢!”

    这神奇的女人思维!

    封行朗愣是没能接得上话!

    ……

    早餐过后,雪落便拖拽着丈夫封行朗一起出门去医院看望袁朵朵。

    知道自己的女人心牵受伤的袁朵朵,封行朗便只能乖乖的陪同前往。

    其实袁朵朵挺不想见到封行朗夫妻的。有种莫名的惧怕感。

    袁朵朵知道封行朗夫妻一心为了她的幸福着想,可她真的做不到像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去争去抢。

    用雪落的话说,就是袁朵朵活得太迁就别人!

    感觉只要别人好,自己委屈点儿也没关系的。

    在看到封行朗夫妻时,袁朵朵有着明显的紧张。似乎觉得他们夫妻又要来逼迫她了!

    白默也在。

    在看到雪落时,他好看的眉宇直接拧了起来。

    “嫂子,你竟然还把朗哥也叫来了?有完没完呢!”

    “怎么跟你嫂子说话的呢?” 封行朗护妻的斥声。

    “朗哥,我的事,不用你们瞎操心!你还是多爱护爱护你女儿吧!”

    白默那倔头倔脑的说辞,真能把关心他的人给气晕。

    但封行朗并不是普通人。就凭白默的三言两语,是气不到他的。

    “起开!没见你嫂子怀着身孕呢?!”

    封行朗一边搀扶着妻子坐下,一边环看着四周,“呃……你家小妾呢?今天怎么没在?”

    封行朗口中的‘小妾’,应该指的是水千浓,而并非袁朵朵。

    到不是封行朗心目中觉得袁朵朵才配当白默的妻,而是故意这么寒碜袁朵朵的。

    “什么小妾啊?水老师可是白大少爷的正牌妻子!人家可是有证的!”

    夫妻俩就这么一唱一和起来。

    “哟喂白默,你这又是妻,又是妾的,真是羡煞旁人呢!朗哥我可是自愧不如啊!”

    封行朗配合着妻子,以诙谐的方式调笑着白默和袁朵朵。

    “什么妻啊妾的,你们管得着吗?”

    听这话,白默应该是没能听明白封行朗夫妻唱这番双簧的目的所在。

    雪落一直朝丈夫封行朗使眼色,想是让他直截了当的说出:要白默给袁朵朵妻子的名分!

    可封行朗似乎并不想这么直接。

    “袁朵朵,你都毁容成这样了……怕是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吧?”

    封行朗这话题,拐了个雪落措手不及。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我一个人活着更自在!”袁朵朵驳斥着封行朗的奚落。

    “别啊!一个人得多寂寞,多空虚呢!”

    作答的不是白默,而是封行朗,“看在你跟我家雪落很要好的份儿上,不如就跟了我吧!做我小妾,帮你养两个女儿!”

    “封老二,你太过分了吧?竟然让袁朵朵做你的小妾?兄弟妻不可欺,你不懂呢?!”

    白默狂躁而起,上前来想揪封行朗的衣领。一副你敢打袁朵朵的心思,咱们连兄弟也没得做了。

    “搞清楚了:你现在已经跟袁朵朵离婚了,你现在的妻,可是水千浓!我也没打算要欺负水千浓呢!”

    封行朗的这番强词夺理,把白默怼得一愣。

    “即便我跟袁朵朵离婚了,她也是我的女人!”白默随之厉言一声。

    “这领了证的,才是!”

    封行朗正言,“白默,别再折腾你自己,更别再折腾袁朵朵了!你尽快跟水千浓把婚离了,然后跟朵朵复婚!给豆豆和芽芽一个完整的家!”

    感觉前面铺垫得差不多了,封行朗才言归正传。

    给豆豆和芽芽一个完整的家?白默眼眸里流动着向往和期待。几乎条件反射的,白默看向了病床上的袁朵朵,“朵朵,要不……要不我们复婚吧?给豆豆和芽芽一个完整的家!朵朵,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