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68章 不给亲

第1668章 不给亲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白默某方面的问题,雪落还是了解一些的。

    不仅仅是从丈夫封行朗这边听来的,还有袁朵朵亲口跟她过说:她跟白默结婚的那两年时间里,都没有过夫妻之实。

    那岂不是说,白默跟水千浓之间也是清白的?!

    这样的白默,至少身体上是干净的!

    ……

    封行朗刚钻出雷克萨斯,就有一抹粉红的小身影朝他奔跑过来。

    伤情渐好的封行朗,稳稳的兜抱住了朝他扑来的小粉团子。

    “怎么跑出来了?不冷吗?”

    封行朗将奔来的侄女封团团抱在了怀里。

    “团团想叔爸了……叔爸都好久没抱团团了,团团心里难受着呢!”

    封团团腻歪在封行朗的怀里,时不时的用额头拱着他的颈脖。

    封行朗在小可爱的脸颊上亲了又亲,“那团团现在还难受吗?”

    “团团不难受了!谢谢叔爸抱团团!”

    小可爱卖萌时可爱的小模样,真能柔化封行朗的心。

    寻思着几个月之后,自己也有了前世的小情人,他一定每天都抱着,亲着,宠着,不离手!

    客厅里,温暖如春。

    雪落侧躺在贵妃椅上,时不时的浅浅叹息。

    在她面前的可移动小推车上,摆放着好几种美味的小食。不过雪落看起来似乎没什么胃口,情绪也跟着蔫蔫的。

    林诺小朋友在书房里做着该死的作业。莫冉冉一直在辅导陪伴着嗷嗷不爽中的小东西。临近期末考试了,小东西中途又掉了那么多的课,一听说有可能要复读幼稚之极的一年级,林诺小朋友各种的不乐意了,便只能听从老师的安排,恶补着自

    己掉下来的课程。连带着莫冉冉也跟着一起边学边教。

    见到情绪蔫蔫的妻子,封行朗将腻歪在怀里的封团团放回了地面,走近过去紧贴着妻子坐下。

    刚要探手去亲昵女儿,雪落便条件反射的用双手护着自己的孕肚。

    “不给摸!”雪落愤愤一声。

    “怎么就不给摸了呢?亲夫最近表现得也不差啊!”

    封行朗凑近自己的俊脸,用鼻尖轻轻勾勒着女人越发红润的面颊,连带呈现上自己柔情似水的吻。

    爱人的唇,无比美好,无比温情。像是要绘出这世间最美的图画。

    可被亲的雪落,却是一头的心事重重。

    “行朗,你说朵朵怎么就遇上白默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呢?”

    雪落轻扶着男人的脸颊,深情的凝视着:还好她的爱人,也深爱着自己。以至于最近雪落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恃宠而骄!

    可她的男人就是喜欢这个宠着她,娇惯着她……

    讲真,雪落自己幸福的时候,也希望袁朵朵同样也能幸福!

    因为雪落知道袁朵朵要比一般的女人更渴望幸福,可白默,似乎给不了袁朵朵想要的幸福!

    “其实我还是挺看好白默跟袁朵朵的!这回袁朵朵舍命救女,做得相当的漂亮!我想白默一定会感激涕零的!”

    “什么漂亮啊?你是没看到朵朵伤得有多严重!右腿小腿骨折,四肢几乎没有完好的皮肤!朵朵那么爱美……说不定以后就不能跳舞了呢!”

    这一天来,雪落的心境都是沉重的。感觉袁朵朵为爱着实付出了太多太多。

    什么不求回报,那都是哄人的违心话!

    “美美的当她的白太太不就行了!还用得着跳什么舞啊?!当然,跳给白默看,还是可以的!”

    借着女人楞神之际,封行朗成功的吻上了妻子的孕肚,毫不吝啬的表达着他这个亲爹对闺女的爱。

    带上鼻间的轻哄,肚子里的小东西应该是感受到了,也跟着轻蠕了起来。

    “乖女儿,感受到亲爹了吧?再动一个……”

    见男人只知道跟闺女亲昵,压根就没正儿八经的听她说话,雪落愠怒的将自己的肚子用靠垫遮盖住。

    “不给亲了!你们男人都是没心没肺的东西!”

    “林小姑娘,亲夫可是相当无辜的。亲夫爱老婆孩子之心,天地可鉴!”

    “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能交白默那种没心没肺的兄弟,就是典型的一丘之貉!”

    这一刻的雪落,就是这般的蛮不讲理。

    “白默那小子没心没肺,你也不能迁怒于我啊?我何其无辜呢!”

    被妻子这么一冤枉,封行朗总算是意识到妻子正为何你愁。

    “讲真话,这感情问题,我们局外人太过干涉,也不是很好!我们再如何的心疼袁朵朵,也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要白默心疼她才行!”

    其实这些道理,雪落都能懂。只是……

    “行朗,你明天抽点儿时间陪我去医院看望一下袁朵朵吧!有些话,我真的不方便跟朵朵说……今天朵朵都误会我了!”

    “那你想让我跟她说什么?”

    “就说那个攻心计!你让袁朵朵向白默要回两个女儿的抚养权!让水千浓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不要这么仇视人家水老师嘛!即便没有人家水老师,还有其它老师不是么!”

    封行朗微微换息,“再说了,你又不是不明白:袁朵朵有着一颗想让自己两个女儿留在白家当高贵公主的心!她自己当不成公主,当然会竭尽全力的想让自己的女儿当公主的!”

    “那也不能把两个女儿留给后妈吧?!”

    在面对孩子的问题上,雪落跟袁朵朵的观念还真不一样。她自私的觉得:孩子只有留在妈咪身边,才会是最幸福快乐的!常言不是都说:有妈的孩子才是宝么!

    “其实要让白默和水千浓离婚,还是很容易的!但难保今后不会来个土老师,或是木秘书之类的觊觎者!再说了,要是袁朵朵无心跟白默复婚,就算我们将他们两个绑在床上,他们以后还是会离的!”

    “那你的意思是说:袁朵朵跟白默根本就是合不来?”“应该是白默的问题比较突出!因为他父母的原因,那家伙某些方面的心智是有些不太正常。我以为他娶了袁朵朵会有所改变,却没想白默存在的问题却被激化了。不过上次袁朵朵的舍命救女儿,或多或少

    能打开白默的一些心结。至少袁朵朵不像他妈那样抛弃了他!”

    雪落微微深思起来,“感觉还真是呢……现在的白默对袁朵朵可是死缠烂打呢!挨了骂,受了打,他也不肯离开病房!这前妻、现妻的,看着就辣眼睛!”

    “行,改天亲夫找他们两个聊聊!”

    “不用改天了!就明天!明天我们一早去医院看朵朵!顺便把她接来封家住!我已经让安婶整理好客房了。”

    “……” 封行朗微微勾唇,自然是舍不得正面驳斥妻子的决定,便只能旁敲侧击,“老婆,安婶跟老莫,要照顾你跟诺诺团团,已经挺累的了。”

    “放心吧,我已经让莫管家新请女护工了!专门照顾朵朵的饮食起居!”

    “……”

    ……

    夜,深寒。

    封行朗接到一个电话后,便冒着严寒出了门。

    雷克萨斯一路朝御龙城呼啸而来。

    那个电话是严邦打来的。以为封行朗会在明天早上赶过来,却没想他连夜就赶来了御龙城。早知就派房车去接他了!

    “朗,这么晚你还来?不用给老婆孩子暖被窝么?”

    严邦没有明显的外伤。想必这番伏击还是挺顺利的。

    “人在哪里?”

    “在地下室锁着呢!你现在就要见他?”严邦迎了上前,接过封行朗脫下的防风外衣。

    “嗯。” 封行朗淡声哼应,便直接朝地下室方向走去。

    能抓住吉田,在封行朗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他想到卡斯特会为了他自己和舅子曼涅能成功的活着离开申城而出卖吉田;但却没想到伏击吉田竟然会如此的顺利。要知道吉田可是墨隐团的老大。

    在见到吉田本人时,封行朗依旧还在疑惑:眼前这个矮壮的男人,真是吉田本人吗?!

    “终于来了个聪明人!”

    封行朗还没开口,吉田便先邪眼看向他。

    “吉田先生这么说,封某可真是受宠若惊呢!你在表扬我聪明的同时,岂不是在暗指严总裁的愚蠢?”

    封行朗淡淡一笑,“这严总裁脾气不太好……动不动就跟人动粗!小心吉田先生要受他的皮肉之苦了!”

    “封行朗,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就赶紧的把我放了!”

    吉田低嘶咬音,“你们要是敢动我,只有死路一条!”

    “啪!”

    一记响亮的耳朵,重重的抽在吉田的脸颊上。

    封行朗很少亲自动手打人,但这个吉田实在是让他忍无可忍。

    “死路一条是么?老子在游艇上的时候,不就差点儿死在吉田先生的手中么?吉田先生果然言出必行呢!”

    被封行朗打了一巴掌的吉田,不怒反笑,“封行朗,要是我回不去,那你们离死期也不远了……”

    “呵呵!老子好害怕!”

    封行朗冷生生的笑着,“怎么,难不成你身上也弄了人体炸弹?”“还记得宫本文拓给你们的电子身份识别器吗?那东西既是保命符,也是催命符!它能救你们,当然也能要你们的命!我好像记得,你们两个都有戴过……要么,你们俩都得死;要么,你们俩之间只能活一

    个!”当时的吉田说得挺玄乎,尤其是那诡异又扭曲的神情,像是有恶鬼附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