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67章 就玩攻心计

第1667章 就玩攻心计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岂能被白默给反将?

    即便只是做个样子,她也要做全套。于是,她真拿出了手机。

    却在拨打之前,又厉声斥责逼迫起了袁朵朵。

    “袁朵朵,看在你的面子上,你赶紧把白默赶走!要不然,我可真要报警了!”

    袁朵朵当然是不希望雪落报警的。她怎么可能忍心当着两个年幼女儿的面儿,让警方来审问,或是带走女儿们的爸比白默呢!

    于是,她只能厉声的驱赶缠抱着自己的白默,“白默,你走啊!赶紧走啊!我不需要你的照顾!我有人照顾!”

    “不,我不走!我就要留在这里照顾你!谁也赶不走我!天王老子也不行!”

    白默执拗起来,真像个撒泼的孩子一样。他把怀里的袁朵朵抱得更紧。

    “白默……你……你走啊!走啊!快走啊你!”

    任由袁朵朵如何的推搡他,捶打他,白默就是不肯松开自己的双臂。一副视死如归的壮烈模样。

    “白默,你搞清楚了:你现在可是有妇之夫!你怎么能当着你老婆的面儿,把别的女人抱得这么紧呢?!即便袁朵朵是你的前妻,也不行的!”

    雪落一边孜孜不倦的教诲着白默,一边下意识的转身来看水千浓……却发现水千浓不知何时已经带着豆豆和芽芽离开了病房。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或是看到白默舍不得丢下袁朵朵的画面。

    讲真,雪落当然是会向着袁朵朵的。但始作俑者的人,却是白默。

    跟袁朵朵还藕断丝连着,却又草率的娶了水千浓为妻!

    他这没心没肺且毫无责任心可言的行为,着实伤害了两个无辜的女人。

    说实话,雪落也是能理解水千浓的。白默的条件那么好,而且又是白默主动提出要跟她结婚的……这灰姑娘想嫁王子的美梦,想必大多数女人都会有的。

    见水千浓已经离开了,雪落觉着自己也不必那么用力的表演了。便放松心境在一旁的椅子上重新坐下,然后若有所思的看向依旧扭抱在一起的白默和袁朵朵。

    似乎有种错觉:自己成了棒打鸳鸯的恶巫婆了!

    可这白默娶着新妻,却抱着旧妻,这算什么啊?!雪落想想就顺不了这口气!

    “白默,你这样死缠烂打的抱着朵朵,你究竟几个意思啊?你把朵朵当什么?见不得光的旧情人?还是拆散别人家庭的小三?”

    自己都快说得口干舌燥的了,白默这家伙究竟是听明白了呢,还是没听明白啊?!

    要是他对袁朵朵还有情有爱,那就必须把自己处理干净了,才能跟袁朵朵重叙旧爱!

    但如果他对袁朵朵已经无爱可言了,那就滚回去跟水千浓好好过日子!

    最讨厌的就是男人这样不清不楚,模棱两可的态度了!

    不过在来的路上,莫冉冉有跟她说起过:自从袁朵朵冒死救了女儿豆豆之后,白默对袁朵朵的态度,那是一百八的大转变。

    现在看来,应该是眼见为实了!

    这态度的转变,能不能等同于有爱,还得看看白默的真实内心表达才行!

    “嫂子问你话呢……哑巴了!”

    见白默一直倔强着不吭声,雪落又追问一声。

    “反正……反正我听朵朵的!朵朵她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白默的声音带上了哽咽。他有些恐惧于松开自己的怀抱。也许是脑海里再见浮现起当时袁朵朵被抬出商场时,那奄奄一息,浑身黑黢黢到命悬一线的画面。

    这叫什么话?

    感觉自己这番苦口婆心的开导,完全是对牛弹琴了啊!

    “听我的是吗?好!我现在要你滚!立刻滚!马上滚!快滚!”

    白默没能听懂雪落一派良苦用心的言语,可袁朵朵却听懂了。

    或多或少,她有些误会雪落了。因为误会,所以偏执。

    袁朵朵急切的想证明自己不是想拆散别人家庭的小三。

    “朵朵,你别这样……”

    白默认真又执着作答: “随便你怎么赶,我都不会走的!我必须留下照顾你!”

    “好!你不走!我走!”

    袁朵朵挣扎着想起身下床,“这伤我不治了,总行了吧!”

    见袁朵朵动真格的彪呼起来,到是把雪落给惊慌到了。

    “别别别,朵朵,你快躺下……快躺下啊!”

    “嫂子,你这是想闹哪样啊?闹得朵朵不想治伤了,你就高兴了?!朵朵是豆豆和芽芽的亲妈,差点儿把命都搭上的亲妈啊……你怎么就见不得她好呢?!”

    “……”我X!雪落差点儿就爆粗口了!

    什么叫她见不得朵朵好啊?这白默的脑子被门挤了吗?

    看着白默和袁朵朵扭抱在一起既可怜又可嫌的情景,雪落真的无言以对了!

    雪落是被气出病房的。也是被莫冉冉给强行搀扶拖拉出来的。

    “这个白默,简直无药可救了!竟然说我见不得朵朵好?呵呵,我就不明白朵朵现在哪里好了?跟他一个有妇之夫搞在一定不清不楚的,那就是好?”

    雪落还是气愤难平,“真是死气我了!”

    “行了雪落姐,你可是个孕妇呢!动不得气的!你再这样,我可真要打电话给二少了!”

    莫冉冉到是不上心白默和袁朵朵的事,她只想把雪落平安的带回封家去。

    “别……我已经没事了!”雪落深呼吸着。

    回到封家的雪落,一边着急着跟莫管家打听有关治疗烧烫伤的医院和方法,一边又让安婶清理个客房出来,她想接快出院的袁朵朵住来封家照顾。

    雪落早早的吃完午餐,躺在床上一边休息,一边静等着丈夫封行朗的关怀电话。

    “我亲爱的大小公主,午餐吃得可还愉快?”

    “一点儿都不愉快。”雪落嘟起了嘴,有些撒娇的意味儿。

    “怎么了?谁敢惹我家林小姑娘……亲夫揍他!”男人言语中,满满的都是宠溺。

    “行朗,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还想着蓝悠悠啊?”

    孕育小生命的雪落,在经历了袁朵朵医院里前妻现妻的共处一室情景,不由得多愁善感了起来。

    “不想!她都变成灰了……”

    男人又喃哼一声,“再说了,她是我大哥的女人,要想也应该是我大哥想她啊!”

    “信你了!”雪落也觉着这个话题挺无聊的。

    “这才乖嘛!多想点儿美好的事,愉快的事……比如说,给我们的闺女取个什么好听的名字。”

    最近只要封行朗一得空,就开始琢磨这事儿。

    这好不容易才盼来的小情人,取名字当然得慎重又慎重。

    “闺女名字的事儿,你就先别操心了,你还是管管白默吧!”

    提及白默,雪落心口的气就堵着不顺,“他都要把你老婆给气死了!”

    “这么严重呢?那小子怎么你了? 告诉我,回头一定替你抽他出气!”

    在封行朗看来:自己的老婆都是对的。白默只有挨揍的份儿。

    “他白默脚踩两只船!”

    雪落换息,“今天我去医院看朵朵了!她竟然伤得那么重……你竟然敢隐瞒我?”

    “不是担心你着急嘛。”男人的声音温和而磁性。

    “那我现在就不急了吗?”雪落有些咋咋呼呼了起来,“回头再跟你算账!”

    “乖了,咱们的闺女更要紧,不是么?!再说了,你又不是大夫,也帮不了袁小强什么忙的!”

    “这回我还真能帮上忙了!我要把朵朵接来封家住!再多请两个保姆!最好是那种专业的护理人员才好!”

    把袁朵朵弄到封家来?

    封行朗俊眉微蹙:到不是他嫌袁朵朵麻烦,只是那样妻子还怎么安胎?

    “雪落,我觉得吧,你要是真把袁朵朵弄来封家,那她跟白默的姻缘,可真就没戏了!”

    “什么叫真就没戏了啊?那你是觉得袁朵朵现在以一个前妻的身份介入到白默和水千浓之间,才叫有戏?!人家可是有证的!是被法律所认可的!”雪落又毛躁了起来。

    “林小姑娘,你悠着点儿着急……先听亲夫把话说完呢。”

    “行,你说!我听着呢!要是你敢护短白默那个脚踩两只船的家伙……今晚我就不让你亲女儿了!今晚不让,以后每晚都不让!”

    “这么狠心呢?” 封行朗愁苦的叹息,“别嘛,亲夫会哭给你看的。”

    这深爱到骨子里的宠溺!

    “哭也没用!你老婆我铁石心肠!”

    刚开始还厉声厉气的,随后雪落便软了口吻,带上了泣意:“快想个办法帮帮朵朵吧,老婆求你了!看到朵朵那样,我真的很难受……”

    “有两个办法:一快,一慢!你想听哪个?”

    “快的!越快越好!”

    “这快的办法就是:让袁朵朵当面问白默,她跟水千浓,只能选一个!要她,就让白默回去跟水千浓离婚!然后她跟白默复婚!简单、快捷,且行之有效!”

    “这……这什么馊主意啊?你觉得朵朵那卑微到尘埃的性子,能问得出这样露骨的话来?”

    “那就玩攻心计!”

    “攻……攻心计?怎么个玩法啊?”“水千浓能在白家立足,多半只是因为豆豆和芽芽需要一个早教老师照顾!如果让袁朵朵乘机要了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那水千浓就无法在白家呆下去了!而这个时机袁朵朵提出要两个女儿的抚养权,白

    默一定会给的!”

    “那……那万一白默对那个水千浓有感情呢?”“有毛的感情!白默是个X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