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64章 争当好男人

第1664章 争当好男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考虑到封行朗听到有关卡斯特的消息会出门,严邦让人开来了房车,好方便封行朗出行。

    宽敞的房车里,温暖而舒适。

    严邦依坐在半躺的封行朗身边,静静的注视着他那张微显苍白乏力的俊颜。

    “朗,你这还没养好呢……”

    严邦探手过来,轻蹭着封行朗的脸,“有事吩咐我去做就行!”

    封行朗只是斜了严邦一眼,没有接话。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严邦突兀的又开口说道:“你这是要替丛刚报仇雪恨吧?!”

    封行朗合上的眼眸再次微微的眯开,“那你的意思是:老子的这身伤,可以白受?”

    “不都说了么,你受的伤,老子会如数且加倍的替你讨回来!”

    严邦快速的在封行朗蹙起的眉头上亲了一下,“封二爷,你就放宽心吧!”

    封行朗懒得搭理一脸谄媚之意的严邦,侧身过来只晾给他后背。

    无论封行朗再如何的冷漠,严邦总会拿自己的热脸各种贴。

    “搞了些好澳芒,弄点儿你吃?汁儿还是块儿?”

    见封行朗没接话,严邦便忙碌着将澳芒榨成了汁儿状,并将吸管送至他的唇边。

    这服务态度,堪比亲爹伺候亲儿子了!

    “把你的雪茄剪带上!”

    临行下车,封行朗浅厉一声。

    严邦没有多问什么,从房车里找了一把最为锋利的雪茄剪带在了自己的身上。

    打了几声招呼之后,封行朗和严邦便见到了被关押在重刑犯区的卡斯特。估计是担心吉田的人会强行劫狱救人。

    封行朗见到的卡斯特,已经是伤痕累累到奄奄一息。

    落在严邦的手里,即便打不死他,也会打掉他半条命。

    卡斯特见到严邦时,本能的畏惧带颤。他已经不止一次领教过严邦的暴戾和凶残。

    “封二爷想问你话,你要么乖乖回答,要么……乖乖受死!”

    严邦面目狰狞的低厉着,手里还把玩着他钛合金打造的雪茄剪。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卡斯特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卡斯特,我可以再放你一次生路!但条件是……你必须把吉田给我引出来!我不但可以放了你,连你大舅子曼涅,我也可以一并给放了!而且我能确保你们可以安全的离开申城!”

    封行朗的话,卡斯特是心动的。对于一个必死无疑的人来说,封行朗的话无疑给了他生的希望。

    “我真的不知道吉田在哪里……”

    虽说卡斯特还在重复着同样的话,但却多加了一个‘真的’。

    “我可以给你时间去跟他汇合!然后把吉田引出来,接下来的事我来搞定。无论事成事败,我都会派人送你们安全离开申城!”

    卡斯特抬起血污的脸,低沉的反问:“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我是唯一一个能给你希望和活路的人!”

    卡斯特的胸膛起伏了几下,哑嘶着:“我是不会出卖自己人的!”“你要搞清楚:吉田不是你们的自己人!你以为等你们交出军火之后,这个吉田还会留你们活口,去跟老安藤邀功领赏?别说邀功领赏了,就连你们该有的那份佣金,吉田一个子儿都不会给你们!塞雷斯托

    ,就是你们的下场!”

    严邦刚开始还听得云里雾里的,经封行朗这么一分析,他便明白了封行朗耍的这出离间计。

    只不过严邦还是觉得这个卡斯特并不靠谱!

    上回放了这狗东西一条狗命,他去不知感恩,反而变本加厉的反咬了他们一次。

    这次故技重施……真能有效果么?

    “我会给你十个小时来考虑!或是死在监狱里,或是死在逃亡的路上,又或者你命大,你成功的逃回墨西哥城,那里正群龙无首呢!”

    封行朗缓缓的站起身来,轻悠一声:“命可是你自己的!”

    没有逗留,更没有跟卡斯特过多的磨叽,封行朗便转身离开了。

    开门之际,封行朗压低声音跟严邦说了一句什么后,严邦便留下了。

    不一会儿,便从拘押室里传出卡斯特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严邦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三根血淋淋的手指,“你要的东西。”

    封行朗只是瞄了一眼那三根断指,厌恶的掩了掩口鼻,“丢去哺狗!再把你自己洗干净!”

    一想到儿子的断指,以及那两个孩子……别说三根手指了,封行朗恨不得要了卡斯特的狗命!

    应该是被那三根血淋淋的东西恶心到了,又或者是回忆起了当时的血腥场面,上了房车的封行朗作呕了起来。

    洗净双手的严邦立刻过来给封行朗拍背,却被封行朗凌厉的目光阻止了。

    “别用你这只脏手碰我!” 封行朗低嘶一声。

    于是在返回封家的路上,严邦那只拿过卡斯特断指的手,一直被他搁在窗外散晦气。

    “朗,你说这个卡斯特……会交出吉田吗?”

    “会!”

    “你这么肯定?”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怎么把卡斯特放出去,才不会让吉田那只老狐狸有所警觉。”

    封行朗陷入深思。

    ……

    “妈咪……妈咪……喝粥粥了……妈咪……”

    第二天一早,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两个孩子,迈着欢快的小步伐边嚷边朝病房冲了过来。

    听到两个女儿的叫喊声,袁朵朵从那半睡半醒的疼痛梦境中瞬间清醒了过来。

    “豆豆,芽芽,你们慢点儿跑……要保持安静哦。”

    这一刻,水千浓柔和的提醒声显然起不到任何的效果,两个孩子争先恐后的直往病房里冲。

    “豆豆芽芽?这么早就来了?”袁朵朵艰难的支起上身。

    “妈咪早安……豆豆抱抱你。”

    “芽芽也要抱抱你。”

    或许是因为妈咪生病住院了,两个孩子更加的惜爱自己的朵朵妈咪。

    将两个女儿拥抱在怀里,被疼痛折磨了一夜的袁朵朵,瞬间就好受多了。

    “豆豆芽芽要小心哦,不能蹭到妈咪的伤口呢。”

    水千浓一边叮咛着两个小宝贝,一边看向陪护床上的白默。

    向来早起困难户的白默,也惺忪朦胧的睁开了眼,看到跟袁朵朵抱在一起的两个女儿,便淡出一丝疲惫又欣慰的慈父笑容。

    “豆豆芽芽,过来爸比这里抱!妈咪身上有伤呢,还是来折腾爸比吧!”

    白默刚坐起身想下床,水千浓便将他昨晚起夜蹬丢很远的鞋捡回来放在他垂在床沿边的脚下。

    看了看依旧对他温温柔柔的水千浓,白默抿了抿好看的唇,浅喃一声,“昨天……抱歉了。不该那么凶你的。我一个爸比都没能做到的事,却要强迫你能做到……”

    从白默的口气不难听出:昨晚袁朵朵对他的开导起到了效果。

    其实关键起作用的,那是袁朵朵的那句:【我一直就是这么的讨厌你!我对你已经失望透了!】

    白默反思了很久,觉得自己的确是够混蛋的,才会让袁朵朵对他失望透顶。

    以前,或许能占着童年的阴影和心结为所欲为,对袁朵朵非吼即骂,但现在心结打开了,阴影也在慢慢的消散,白默觉得自己应该尝试着去当一个好男人!

    一个不让女人失望和伤心的好男人!

    而白默这样的改变,首先收益的,便是水千浓。

    换句话说,要是水千浓不讨厌他白默了,他可以继续尝试着让袁朵朵也不讨厌自己!

    把以前那个面目狰狞,且让人无比生厌的坏形象改掉!

    白默这善解人意的话,到是让水千浓震惊不小:这个长不大的男人,什么时候也学会了从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了。

    “嘘!”

    水千浓朝白默做一个嘘声手势,一边躬身过来替他穿鞋,一边凑近他耳际轻语:

    “阿默,豆豆好不容易从阴影中走出来,以后你能不提这事儿,就别提这事儿吧!”

    其实这件事,也是水千浓心里的一根刺。毕竟她没有像白默所期待的那样不顾生命的去救他的女儿,所以能淡化以及淡忘这件事,水千浓也是求之不得的。

    她不想让这件事成为她跟白默感情沟通的障碍。

    白默认可的点了点头,“好,我以后不说了!”

    也许白默并没有觉得水千浓给自己穿了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从小到大,直到现在,白家的家仆也常有替他更衣穿鞋的时候。谁上他是白家高高在上的少主人呢!

    不过落在袁朵朵的眼里,却成了他们夫妻恩爱的小动作。看来他们夫妻之间的事,已经很和谐很默契了。

    有爱的婚姻,才是真正的婚姻。

    看来,他们很快就会有他们自己的孩子了!

    真正的爱情结晶!

    而不是像她袁朵朵这样,因为白默的酒后乱X才怀上豆豆和芽芽的!

    怀就怀了,还偷偷摸摸的生下他的孩子……

    有了对比之后,袁朵朵突然感觉自己曾经的行为是那么的让人所不耻。

    她袁朵朵虽然没有想过自己要母凭子贵的嫁给白家,嫁进白家当少奶奶;可事实呈现出来的,的确是如此!

    唯一让袁朵朵欣慰的,就是白默真的很宠爱她生的两个女儿!

    也许等他跟水千浓有了自己的孩子后,他只会更宠爱吧!

    说不定水千浓给白默生了个大胖儿子……那白爷爷该得多开心呢!“朵朵,等你出院了,就让阿默把你接去白公馆里休养。白公馆里环境好,而且豆豆和芽芽也能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