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60章 如死一般

第1660章 如死一般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卫康!

    封行朗抬起头,失落的凝视了卫康一眼,自己站稳了身型。

    这一刻的卫康,没有了往日见到封行朗时那种桀骜不受驯服的挑衅模样,他刚毅的脸颊上多了层层叠叠的哀然之意。

    “丛刚呢?他在哪儿!”

    封行朗轻启菲薄的唇淡声问道。

    明知故问?!

    卫康没有着急作答,而是将目光放远拉长,“这漫山遍野……都是!”

    “漫山遍野都是?你,什么意思?”

    封行朗追问。或许他明明是懂的,但却故意问得这么的执拗。

    “Boss生前说他喜欢这里,所以我就把他的骨灰洒在这漫山遍野里了!”

    卫康放眼看向被夕阳笼罩着的山林,淡淡的勾了一下嘴角,“做个逍遥自在的游魂野鬼,也挺好的!”

    “你的意思是:丛刚真的死了?”

    封行朗冷声声的哼笑,“你觉得我会信?!”

    卫康收起目光,看向病态中面色微显惨白的封行朗,似关心,又似恐吓。

    “这里阴气重,你还受着伤……还是赶紧的回去养着吧!这太阳都要下山了,小心我家Boss真会出来找你聊天!”

    “那我还真要等等他了!” 封行朗淡声应。

    卫康再次瞄了一眼病状的封行朗,从别墅里拿出了两个帆布包。

    “行,那你慢慢儿等着!我可要先行告退了!”

    “你要去哪儿?” 封行朗紧声问。

    “还能去哪儿……散伙呗!”

    卫康将帆布包丢在了越野车的后备箱里,准备钻身上车。

    “等等!”

    封行朗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卫康,两眸微眯的质问:“丛刚上游艇救我时,为什么没见你们?”

    封行朗口中的‘你们’,应该是指卫康,以及虫三他们。也就是丛刚的这群手下。

    卫康的眼皮耷拉了下去,微微叹息:“他要做孤胆英雄……我们也无可奈何!”

    “你们明知道他一个人上游艇会有危险,为什么不跟着?!”

    卫康的作答,显然没让封行朗听着满意,便又是一声质问。

    “都已经这样了,你质问我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卫康似乎不想作答封行朗什么,便要推开他按在车门上的手臂准备上车。

    “留下吧!跟着我做事!不会亏待你!”

    封行朗的身边,的确少个忠心不二的助手。

    卫康抬起头,淡淡的横了封行朗一眼。

    “不好意思,本奴才,一仆不侍二主!”

    “……你到是挺忠心!”

    封行朗这话听着不太像是在表扬,“休息完了就回来!我随时欢迎你!”

    卫康咬了咬唇,冷冷一笑:“我家Boss尸骨未寒,你这么挖他的人……挺讲义气哈?”

    “丛刚死了,我们剩下的人,还得好好活着,不是么?!”封行朗反问。

    卫康冷意横生的点了点头,“呵呵!封行朗,你还真能拿得起,放得下啊!”

    着实不愿跟这样漠视Boss生命的封行朗多说什么,卫康丢下这句话就钻进了越野车里。

    “卫康!把智能门的密码告诉我!”

    既然留不住,封行朗也不想强留。丛刚的人,也不是他封行朗想留就能留下的。

    卫康启下车窗,把头探了出来,朝着封行朗扫视了一眼。

    “不用那么复杂!直接刷你这张没人性的脸就行了!我家Boss可是为救你封行朗而死的,带着你的愧疚度此残生吧!”

    卫康的问,不但难听,而且还相当刺耳且扎心。

    但封行朗却还能笑容满面,“丛刚只不过是我封行朗养的一条狗而已!就算他为我去死,那也是他应该做的!”

    “……”

    作答封行朗的,是卫康朝他竖起的中指。

    等卫康离开之后,封行朗惨白俊脸上的笑容,却一点一点儿僵化了。

    他久久在站在凄风的残阳中,一动不动。

    他闭上眼,呼吸着冷厉的风,却怎么也感受不到丛刚的存在。

    明知道丛刚不会在别墅里,可封行朗还是上前来刷开了那扇智能门。

    有一点卫康到是跟他说了实话:这扇智能门刷他的脸真的可以打开。

    别墅里,依旧是一派冷清清、阴森森的模样。有没有人住在这里,都是这样的阴气弥漫。

    就如同一幢没有生息的坟墓!

    所有的家具简单简易,似乎看不出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封行朗想到了那些花花草草!丛刚视之如命的盆盆罐罐。

    上楼的步伐有些凝重,不仅仅是因为封行朗还没康复的身体,还有他此刻无处安放的心境。

    以及这压抑的,让他透不过气的静谧!

    如死一般!

    只能听到自己时走时停的脚步声!

    花房里的盆盆罐罐还在。卫康没有带走它们,也不会带走它们。

    这些花草,封行朗几乎都说不出名来。因为他对这些花花草草从来就没有感过兴趣。感觉落掉花之后,所有的盆栽都长成了一个样儿。

    就像丛刚所说的那样:封行朗果然是认不出那盆墨兰和蝴蝶兰。

    那盆墨兰,只不过是封行朗从花鸟虫鱼市场随便选来的一盆。或许唯一被他选中的理由就是:这墨兰二次听着挺有深度的!

    所谓的深度,也就是区别于儿子诺诺所选的那盆花枝招展的蝴蝶兰!

    封行朗开始在手机上翻找有关墨兰的图片。可掉了花苞的墨兰,还真不太好认。

    封行朗用手机上的图片对照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被置放在角落里的那盆墨兰。

    竟然就这么被随便丢置在角落里?

    封行朗闪过一丝的落寂之意。

    或许他是觉得:自己送来给丛刚的东西,他应该像祖宗一样供着!

    自己应该是高估了他封行朗在丛刚心目中的地位。

    封行朗缓缓的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站得久了,还真有些疲惫。感觉这胸腔上一直有疼痛的压迫感,让他的呼吸都带上了丝丝的疼意。

    夕阳西下,眼前的山林开始笼罩起一层带着水雾的暮霭,映着黛色的丛林,到是能让压抑的心境舒展一些。

    封行朗这才微微的明白一些:为什么丛刚会选择这里了!

    偶尔来这里清静一下,应该很不错吧!

    封行朗默默的等,一直的等;就如同卫康所说的那样,等夕阳西下,黑暗笼罩山林的时候,丛刚会以游魂野鬼的方式出现!

    封行朗是不相信鬼魂之说的。但他却信了卫康的话。

    可是封行朗等了两三个小时,也不见有什么鬼魂现身!

    直到手机突然间的作响。

    封行朗僵化的身姿动弹了一下,快速的瞄看过去,却只是封立昕打来的电话。

    “行朗,你去哪里了?Nina说你没去公司,人又没在御龙城……”

    “封立昕,你相信这世上有鬼神之说吗?”

    一般情况下,封行朗很少直接称呼封立昕大名的。除非,就像这种情况。

    “不信!”

    封立昕回答得很坚定,“我只知道你老婆孩子正等着你回家吃晚饭呢!你可是当丈夫当爸爸的人了!难道还要老婆孩子为你担心吗?!”

    “对了,刚刚你闺女又胎动了!把诺诺和团团逗得傻乐傻乐的……”

    “嗯,我回来了!立刻就回!”

    “路上开车小心点儿!”

    “知道了……哥!”

    “好,我们等你回来。”

    ……

    袁朵朵小心翼翼着自己的每一言每一行。

    她还是挺害怕白默又会当着两个女儿的面儿对自己又吼又凶的。她实在不想给两个女儿留有太多的童年阴影。

    “芽芽,你陪豆豆姐姐回自己的儿童病房里去。”

    白默叫唤着偎依在朵朵身边的两个女儿,“妈咪需要休息一会儿。”

    “豆豆不要走……豆豆陪妈咪。”

    “芽芽也要陪妈咪!”

    两个小可爱一边直摇头,一连往妈咪怀里钻。

    “豆豆芽芽,爸比说过多少次了,妈咪身上有烫伤,你们这样拱来拱去的,会二次蹭伤妈咪的!”

    白默上前来想将两个撒娇的女儿拎开;可袁朵朵却紧紧的抱着两个小东西。

    “白默,让豆豆和芽芽多陪我一会儿好不好?她们不会蹭伤我的……我皮糙肉厚,没事的!”

    虽然袁朵朵感觉自己这样的要求有些‘得寸进尺’了,但她真的舍不得让两个女儿离开自己。

    尤其是豆豆,她才躲过一劫,袁朵朵还是心有余悸的。真心不舍得松开怀抱。

    “那你不要休息啊?”白默的声音相当温和,“两孩子这么闹着……”

    “不闹不闹……豆豆不闹。”

    “芽芽也不闹……木头人不说话。”

    也不用小手勾抱妈咪了,两个小可爱立刻左右一边侧躺在袁朵朵的身侧装睡。

    “真拿你们没办法!”

    白默微微浅叹一声,“说好了,可不许吵着妈咪休息养伤。”

    两个小可爱用小手捂着自己的小嘴巴,把头点成了波浪鼓。

    “朵朵,你休息会儿吧。一会儿又要输液……”

    白默将病床放平,凑近过来和风细雨的说道,“身上哪里疼了,就跟我说。别老自己硬撑着。”

    “……”袁朵朵还真有些不适应像是换了个人的白默。

    她担心‘中邪’了的白默冷不丁突然就清醒了,然后变本加厉的斥责她,挖苦她,加奚落她。

    “白默,谢谢你把豆豆和芽芽留在我身边陪我……真的挺感谢的。”袁朵朵的口气是卑谦的。白默不吼她不凶她,而且还把女儿留在她身边,她着实感恩戴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