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59章 幸福的胎动

第1659章 幸福的胎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些天来,封行朗的日子过得惬意无比。

    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就是宠老婆、逗儿子,顺便输个液,看看风景,签签文件。

    不过这些都只是表面现象。

    在妻儿午休之后,他会坐在三楼的阳光房里,默默的静滞上一个下午。

    那凝重的,化不开的殇愁!

    封行朗没有追去殡仪馆。

    一个面目全非的尸体,不看比看要好!

    是追过去哭两声呢,还是掉几滴眼泪?!

    或许丛刚也不会想让封行朗见到他面目全非的模样吧!

    相见不如怀念,又或者在这种情况下也适合!

    封行朗缓缓的闭上了眼,将满心的殇愁重新封印回了心底。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封行朗站起身来朝三楼的主卧室走去。这个时间点,妻子应该午休好了。

    雪落刚醒,亲了亲被丈夫哄睡在身边陪她的儿子林诺。

    刚要起身,便听到男人的开门声,雪落立刻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孕肚。

    “闺女快藏起来……大灰狼又来刷口水了!”

    每天,封行朗都会一而再,再而三,不厌其烦的亲吻自己的妻子,还有妻子的孕肚。连林诺小朋友看着都厌烦了。

    刚开始,林诺小朋友还只是羡慕妒忌,现在想来:好在妈咪怀了个妹妹让亲爹随便亲!要亲爹每天都这么亲自己……自己非得被亲疯掉了不可!

    “什么大灰狼啊……闺女,可别听你妈咪的。我可是你最最爱的亲爹,快让亲爹亲亲吧……”

    封行朗先亲了亲睡意朦胧的雪落,再附身去亲妻子已经显怀的孕肚。

    “啊……啊……”雪落惊呼两声。

    “怎么了林小姑娘,我才刚亲了一下,你就不满呢?”

    最近显白皙的封行朗微眯起他那浓郁的眉宇,“行,为了公平起见,我每亲一下闺女,就亲一下你!”

    “行朗,行朗……快,再亲亲你闺女!”

    雪落想确定一下自己的感觉,“快亲呢!右边的肚子多亲几下。”

    “林小姑娘欲拒还迎的方式,亲夫还是挺喜欢的。”

    封行朗如妻所愿, 在右侧的孕肚上连亲了好几下。

    “行朗,动了……动了……闺女真的动了。”雪落几乎是喜极而泣,“我们的女儿动了!”

    像是肚子里有条小鱼儿一样,咕噜转动了一下。

    “动了?小东西动了?”

    封行朗惊喜万分的从双手小心翼翼的抱着妻子的孕肚,“我怎么感觉不到?”

    随之,他将整个脸都贴上了妻子的肚子,才在脸颊处稍稍感觉到一丁点儿的小蠕动,随后便消失了。

    “动了……闺女真的动了!”

    封行朗欣喜若狂,又连亲了好几下,“宝贝儿,再给亲爹动一下!”

    “妹妹,妹妹,我是哥哥,你动一下下……让哥哥感觉到你的存在!快动一下下嘛!好不好?”

    林诺小朋友学着亲爹封行朗的模样,也把小脸贴了过来,却发现妈咪的肚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妈咪,妹妹是不是又睡觉觉了?我喊她,她都不肯动的!”

    深爱的丈夫,帅气的儿子,还有孕育中的女儿,这一刻,雪落感觉自己成了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她坐起身来,将丈夫和儿子一起抱住。

    “行朗,诺诺,我爱你们!真的好爱你们!”

    封行朗回拥着妻子和儿子,“亲夫也爱你们,我的整个世界!”

    “妈咪,你让妹妹动一下好不好?我喊她她都不理我的……她是不喜欢我这个哥哥吗?”

    雪落亲了亲儿子的额头,“妹妹现在月份还小,等月份大了,会每天动个不停的。”

    “妈咪,那亲儿子当时在你肚子里的时候,会不会每天都动啊?亲儿子第一次动是什么时候,妈咪你还记得吗?”“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时候,妈咪被困在一条捕鱼船上。满鼻子都是鱼腥味儿,哪儿哪儿都是。就连洗手间,杯子用品等等,都被那种挥之不去的鱼腥味儿包裹着。而一日三餐,几乎是顿顿都吃鱼。红烧鱼、煎鱼块、鲜鱼汤、鱼肉丸子……只要妈咪一张嘴巴,你就不让妈咪好好补充营养,吃了吐,吐了再吃……就在妈咪觉得自己都快活不下去的时候,你竟然动了!那天晚上,我记得清清楚楚!你就像小鱼

    在妈咪肚子里吐着泡泡,轻柔得跟蝴蝶挥动翅膀一样……妈咪瞬间就有了活下动的动力和勇气!”

    小家伙静静的聆听着,然后就紧紧的抱住了妈咪雪落,响响的亲了她一下。

    “妈咪,你好伟大!棒棒的!”

    封行朗拥紧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呓语般的喃声,“雪落,让你跟孩子受苦了。”

    雪落似乎这才察觉到,自己又在忆苦了。

    “我怎么又说这些了呢……看来我真的是老子!老爱唠唠叨叨!”

    雪落轻抚着肚子,“闺女啊,你可比你哥哥幸福多了呢,有你亲爹和哥哥陪着你!”

    “妈咪,亲儿子也很幸福的!有妈咪和亲爹每天陪着我,亲儿子已经很Happy了!”

    一家四口温馨的相拥相抱,连这冬日的黄昏也变得美妙起来。

    岁月静好,便是如此了!

    直到封团团萌甜的声音传上三楼:“叔爸,叔妈咪,诺诺哥哥……下楼吃饭饭了!安奶奶做了很多好吃的!”

    ……

    午后的阳光,温暖而祥和。

    封行朗又在阳光房里默待了一下午。说是办公,可Nina送来的文件夹才刚翻开,他却又顿住了动作,良久后又缓缓的合上。

    劫后余生,妻儿在侧,新生命的孕育,开启着美好的一切……

    可封行朗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一条狗的感情?!

    自己该不会是真把丛刚当成一条狗了吧?!

    原本,丛刚就很少介入封行朗的生活;他习惯地远远的离着。

    却又能在封行朗最需要他的时候,像鬼魅一样的出现。

    这一刻,封行朗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自己从这阳光房里掉下去,丛刚会不会再次神奇般的出现呢?

    真是个幼稚的想法!

    封行朗当然不会真的那么去做!

    现在的他,有妻有子,还有妻子肚子里正孕育的女儿……美好生活已经开启!他又怎么可能为了去测验丛刚会不会突然出现,而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呢!

    封行朗微微勾动了一下唇角,苦涩的笑意在微显惨白的俊脸上蔓延。

    还真不是突然想起的,冥冥之中就是这般的无法忘记。

    罢了!

    就当他是一条狗了!

    自己救过他一条命,现在还给他封行朗,也算是有因有果!

    手机的突然作响,让封行朗微显喜意,却在看到电话是严邦打来时,又随之黯然了下去。

    “嗯……” 封行朗淡哼了一声。

    “朗,感觉怎么样了?好些了没有?”是严邦关切的询问声。

    严邦每天都会打来电话。厌烦那是显而易见的。

    这一刻的封行朗,却对严邦的厌烦关心,有了新的体会。

    “邦,我在想呢……如果你哪天死了,我耳根得有多清净呢!”

    “……”严邦小怔了一下,“你怎么就见不得我好,每天都巴望着我死呢?!”

    “这人呢,早晚都会死的!不过呢,我们会很快在另外一个世界重逢!”

    “……”

    听着封行朗这番莫名其妙的话,严邦都忘了原本要说的话。

    “朗,你这情绪不对劲儿啊!”

    严邦似乎嗅出了点儿什么,“该不会还在为丛刚的死,耿耿于怀吧?!”

    “原来你早知道丛刚的死了?”

    “……”靠,露馅了!

    “没想到你对丛刚,还真够情深意重的呢!”严邦微微轻吁。

    “有吉田他们的消息了?” 封行朗结束了上面的话题。

    “有!吉田一心想护送曼涅他们离开申城,四处在搞小动作!警方已经防不胜防,调遣过来的支援,估计后天才能到位,这两天你小心点儿!封家四周严实着呢,你就好好呆在家里养着就成。”

    “穷寇莫追的道理,是你不懂呢,还是简厅不懂?衙门让条生路给他们,申城岂不是就能太平了!”

    听不出封行朗真正的话意如何,只觉得他说这番话时阴嗖嗖的。

    “想必市里的商场被人恶意纵火,也是出自吉田他们的手笔吧!”

    “老子管不了那么多!谁敢伤你封行朗,谁就必须付出百倍的代价!”

    封行朗默了几秒。联想到一些事。

    “邦,山口组是灭不尽的!惹怒了老安藤,对你我都没好处!”

    “怒就怒了!老子不信老安藤敢来申城找老子的麻烦!”

    封行朗又是一阵默声。

    微顿,才缓缓的启口,“那你自己小心点儿!以后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儿,记得别离开申城。”

    听封行朗这话的口气,应该是改了主意。

    ……

    夕阳下的复古别墅,像是笼罩了一层金色的光晕。

    没有夕阳无限好的美感,映衬着半山坡上的坟地,却有种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封行朗还是来到了这里。

    为什么要来,又为何而来……已经不用剖析得那么清楚了!

    封行朗站在紧闭的门前,像是在默哀!

    突然,那看似笨重的智能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丛刚……丛刚!”

    封行朗急唤两声之后,便快步朝打开的智能门飞奔过去。他身上的伤,只愈合了不到四成,急奔的步伐踉踉跄跄;几乎快要撞在门上时,一双手臂捞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