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58章 他的恩宠

第1658章 他的恩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此伤感落泪的白默,给袁朵朵的第一反应就是:女儿豆豆出事了!

    因为白默只会上心他的两个心肝宝贝。

    就在袁朵朵挣扎着想下床去找女儿豆豆时,白默却将她拥在了他的怀里。

    “朵朵……你别着急……豆豆没事儿……没事儿!”

    “你都哭成这样了,竟然还骗我说豆豆没事儿?!白默,豆豆究竟怎么样了啊?!你想把我急死吗!”

    袁朵朵是真急了,她想推开白默下床去找女儿,却被白默小心翼翼的拥抱得更紧。

    白默哽咽着,贴在袁朵朵耳际泣意的低喃:“朵朵,豆豆真的没事儿,昨天做了呼吸道清污,今天豆豆已经可以自己自由呼吸了!医生说最好留院两天祛除肺部燥气,然后豆豆就可以出院了。”

    “白默,你别骗我……豆豆她真没事儿吗?”

    袁朵朵还是不太相信白默的话。毕竟这一刻的白默,还泪眼汪汪的。

    “豆豆真没事儿!”

    白默肯定的作答了袁朵朵的质疑。

    “豆豆既然没事儿,那你还哭什么哭啊?你要吓死我啊!”

    见白默没有欺骗自己的意思,更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袁朵朵的一颗心,这才回落进胸腔里。

    寻思着如果女儿豆豆真有事,这一刻的白默八成已经卡掐住她的脖子,质问她为什么没保护好他的宝贝女儿了!

    在袁朵朵看来:在白默眼里,他两个女儿的命才是最重要的!她袁朵朵简直命如草芥!

    没能把他白默的女儿保护好,她袁朵朵无疑就是罪该万死!

    白默的目光一点一点的睨过袁朵朵被纱布包扎着的四肢,泛起连连的疼意。

    “到是你自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白默咽了一下,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你手臂和双腿被烫伤了那么大的面积,还有右腿……都骨折了,还流了那么多的血……袁朵朵,你为了救豆豆,这是连命都不要了啊!”

    白默独白式的感叹,袁朵朵根本就没心情听。虽说白默已经说明女儿豆豆没事儿,但不亲眼见着女儿,袁朵朵总是放心不下。

    “白默,求你帮个忙,扶我去见豆豆好不好?我真的放心不下她。”

    袁朵朵尝试着想自己下地走,可右腿被石膏包扎得严实,着实使不上力气。

    “朵朵……豆豆真的没事儿!”

    白默一把抱住了想下病床的袁朵朵,“你快回病床上躺着,算我求你了!”

    当白管家推着轮椅上的白老爷子刚要进病房时,从虚掩的门缝里看到孙子白默竟然体贴的抱着受伤的袁朵朵躺回病床上时,他便阻止了白管家的推门。

    这两天,老爷子似乎一下子又苍老了不少。

    可这一刻,他唇角竟然微微勾起了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揪了揪老白的衣袖,示意老白把他推到门外的走廊里等着。

    “朵朵,只要你乖乖的在病床上躺好,我现在就去把豆豆和芽芽给你叫过来!刚刚她们俩已经来看过你了,可你还在昏睡中,怕吵着你了,我就让她们回儿童病房休息去了。”

    面对如此温哒哒的白默,袁朵朵总觉得他怪怪的。好像突然换了个人一样,中邪了?还是着魔了?

    但袁朵朵还是机械的点了点头。

    “朵朵,你好好躺着,我现在就去叫豆豆和芽芽过来看你。”

    可刚走两步,白默又转过身来,“我还是守着你比较放心!你这满身的伤,万一二次受伤,肯定会很难受的。我打电话给水千浓,让她把豆豆和芽芽领上楼来!”

    这人……这人还是那个动不动就对她袁朵朵大吼大叫的白默么?

    自己该不会是还在做梦吧?!

    一定是在做梦!

    袁朵朵抬起手想掐自己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还在梦境里……还没等她掐到自己,却已经感觉到自己浑身泛着钻心的疼:受伤的右腿,两条手臂,还有后背上被石膏板砸到后崩裂似的疼!

    各种各样的疼堆积在一起,疯狂的朝袁朵朵铺天盖地的笼罩过来。

    袁朵朵忍耐不住的发出不自控的哼疼声。

    是真的疼。

    刚刚一心惦记女儿豆豆的安危还不觉得,现在袁朵朵感觉自己像是被丢进一台剥皮机里一样,四肢和后背,都撕扯般的揪疼着。

    “喂,千浓,你把豆豆和芽芽带上楼来,朵朵醒了,她想两个孩子了!”

    白默的话还没说完,便看到袁朵朵揪疼着一张脸,便立刻挂了手机凑近过来。

    “朵朵……朵朵,你怎么了?是不是疼了?医生……医生……快来人呢!”

    这一刻的白默,每个细胞都在担心袁朵朵的伤情。

    说真的,或许白默自己都不太清楚:为什么他会变成现在这样!

    难道只是因为:这个床上身受重度创伤的女人,跟儿时那个抛夫弃子的女人并不是同一类人?!

    事实显然已经证实,这个女人为了救他的女儿,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的!

    这个女人是如此深爱他和她共同的女儿的!又是什么样的心结和阴影,蒙蔽了他白默的双眼,没能发现这一点呢!!

    一听白默急切的惊声嚷叫,白老爷子立刻让白管家推着轮椅进来了病房。

    “朵朵……朵朵,你怎么样了?哪里疼?老白,快去叫医生!”

    “爷爷……您,您怎么也来了啊?我,我没事儿。就是被这些纱布缠着有些不舒服而已!”

    袁朵朵吃劲儿的想坐起身,却被白默抱压了下去。

    “朵朵,你好好躺着。我把病床给你上摇起来一些。”

    白默太过不正常的体贴行为,着实让袁朵朵云里雾里的找不着北。

    “你这孩子啊,老喜欢报喜不报忧是吧?就是让爷爷心疼!都伤成这样了,还说没关系?!”

    老爷子上前来微微握住袁朵朵被纱布包扎着的手,“为了救豆豆,你连命都不顾……这样无私的大爱,太让人感动了!”

    “爷爷,您别这么说……豆豆可是我亲生的女儿,我这个当妈的不是应该救她的么!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义务,可没您说得这么伟大!”

    袁朵朵根本不觉得自己救女儿有什么伟大之处可言。难道这不是一个妈妈应该做的么?!

    “爷爷知道你深爱豆豆和芽芽!可看着你受这么多的苦难,我这颗老心,是真为你心疼呢!”

    白老爷子是何等深谋睿智的老者,袁朵朵这番话,是在他引导之下而说的。

    因为老爷子已经看出孙儿白默的心结已经被打开,所以他便趁热打铁的让袁朵朵说出了这些内心深处最真实、最朴质的话来。

    “爷爷您千万别心疼我!我真没事儿,真没事儿的!”

    袁朵朵急切的不想让老爷子担心自己,“爷爷,我养几天伤就好了,您别担心啊!”

    “妈咪……妈咪……”

    豆豆和芽芽迈着欢快的步伐,从病房门外一路小跑进来。

    “豆豆……豆豆……快让妈咪看看,你伤着哪里了没有?”

    袁朵朵看到跑在芽芽身后,穿着卡通睡衣的女儿豆豆,便急声连唤。

    小可爱不想穿儿童病号服,水千浓便从白公馆取来了豆豆喜欢的睡衣。

    “妈咪……豆豆很谢谢,很谢谢……妈咪救了豆豆。”

    豆豆爬上病床,凑近过来响响的亲了妈咪袁朵朵一下。

    抱着平安无事的女儿,袁朵朵的一颗心总算是真正的落回去了。

    “豆豆……妈咪的乖女儿,你没事儿,妈咪就放心了!”

    袁朵朵微泣了起来,连连的亲吻着小东西,“豆豆真的好勇敢好勇敢,妈咪为你骄傲!”

    “妈咪,芽芽也要抱抱……”

    一旁被冷落的芽芽,也跟着爬上了病床,想偎依去妈咪的怀里讨抱。

    “都过来爸比抱着。你们的妈咪受了很重的伤,你们碰到她,她会疼的。”

    白默依过去,想把两个缠着袁朵朵的女儿逐一抱开。

    “白默,白默,别抱走豆豆芽芽好吗?再让我多抱会儿她们!”

    袁朵朵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着急的把两个女儿拥得更紧。

    看着袁朵朵那殷切期盼的目光,白默松开了手,“行,就让你再多抱她们一分钟,然后就得乖乖的躺下,好好的养伤。”

    袁朵朵连忙感恩戴德的点头。

    水千浓看着白默跟袁朵朵之间突变的关系,便泪眼迷蒙了起来。她清楚的意识到,袁朵朵舍命相救自己的女儿,这一行为已经彻底改变了白默对她的看法。

    不进去,显然要比进去好;所以水千浓便留在了病房门口。

    ……

    等听去医院看望袁朵朵母女的莫冉冉描述完白默对袁朵朵的神奇转变时,封行朗便知道:

    袁朵朵的春天来了!

    早知道白默心结在此,早上演一出母女三人舐犊情深的苦肉计多好!也免得袁朵朵白白遭受了这些苦楚和折磨了。

    不过这样也好,水到渠成的真心实爱,才能品味出苦尽甘来的美好之处。

    “袁朵朵……伤得不重吧?”封行朗问。

    “我看着挺重的:右腿骨折了;右臂烧伤面积最大,有二分之一之多呢!估计要留下疤痕了!好在脸没事儿,那可是女人的第二条命!”

    “这点小伤对袁小强来说,小事一桩了!”封行朗到是不紧张袁朵朵身上的伤情,反而似笑非笑:“受这么点儿伤,能换回白默的恩宠,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