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47章 抱不过三秒

第1647章 抱不过三秒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有一点,就是知子莫若父!

    封行朗怎会不知儿子林诺坚持不肯与别的孩子分享自己亲爹的自私小心眼儿呢!

    跟侄女封团团争宠的斗争,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只希望他大一些能改观点了!

    看到后进来的严邦,封行朗便多话的询问了一句:“邦,替我养个干儿子在你御龙城里一段时日,如何?”

    严邦皱眉看向封行朗正拉着的邢十五,“你说这孩子啊?”

    “嗯。”封行朗哼应。

    “呵呵,我自己的亲儿子还没空养呢,你觉得我还能有空养个野孩子?!”

    严邦说的到是实情。他自己的亲儿子严无恙还放养着呢,又怎么可能有心去养河屯的义子?!

    “不过呢……如果你把你家诺小子送给我养,我到是挺乐意的!”

    严邦诙谐的补充上这一句。他知道诺小子可是封行朗的心头肉,封行朗绝对舍不得忍痛割爱的。

    这一刻的封行朗,俨然已经后悔向严邦提出这样的要求了。因为严邦没心没肺的作答,只会让邢十五更加的难堪。

    “封叔叔,我还是喜欢回庄园,跟其它孩子生活在一起的!”

    这番话,是言不由衷的。因为邢十五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留下来给封行朗当干儿子的。冒牌货就是冒牌货。他奢望不得。这么说,也算是给自己找台阶下。

    “哟呵,改口叫封叔叔,不叫封爸爸了?”

    严邦探手过来摸了摸邢十五的小脑袋,“跟你讲:你封叔叔家有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亲生儿子,你想留下给他当干儿子呢,那是想都不要想的!诺小子会直接先把你给消灭掉!”

    虽说严邦的话听着有些刺耳,但却说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

    封行朗的心被紧揪了一下,将邢十五再次紧拥在自己的怀里。

    “十五,爸爸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过些日子,爸爸会想办法去找你的!”

    小家伙认真的点了点头。他不清楚封行朗究竟会不会去找他,但他真的很满足在离开之前,还能跟封爸爸做最后的拥抱。

    被封行朗这个临时的爸爸拥抱在怀里的感觉真的很好!

    “哟,还真父子情深,舍不得分离呢!”

    严邦上扬着眉宇,泼冷水道:“信不信要是有诺小子在,你们都抱不过三秒钟!”

    要是林诺小朋友真在,别说三秒了,他会立刻把这个冒牌货从亲爹的怀里给揪出去!

    “封叔叔……”

    小家伙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封行朗的怀抱。虽说不舍,但终须一别。

    “封林诺不在的时候,你可以叫我爸爸!”

    封行朗微微叹息一声,“诺诺弟弟就是那么的小自私,希望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封爸爸,你要好好的保重身体!好好的爱诺诺弟弟,爱你们的家。”

    小家伙抿了抿嘴巴,说得有些犹豫和艰难,“还有我义父……他真的很想念你,牵挂你!他很爱你的!”

    “……爸爸知道!”

    封行朗顿了一下,“有些事,你还小,不懂的。”

    “可十五真想看到你们一家跟我义父都好!”

    封行朗不知道如何作答这个懂事又善心的孩子,只能再一次的将他拥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严邦‘轰走’了河屯他们,却留下了河屯替他儿子找来的内伤专家。

    本着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让他们替封行朗看看也不差事儿。毕竟申城的医院很少能够接收到受枪伤的病人。也相信河屯也是一心为他自己的亲儿子好的。

    ……

    房车中的河屯,满脸的沧桑憔悴。看着邢十二着实的心疼。

    “义父,您别太担心了……一号都说了,封行朗的伤情已经好很多了!晚些时候,带过去的医生会跟您详细汇报封行朗伤情的。”

    河屯沉思片刻之后,才微微的颔首,浅声叹息:“去封家看看雪落和十五吧。”

    邢十四还没有跟河屯提及林雪落住进医院保胎的事。而现在林雪落既然已经出院回封家了,就更不需要说起让义父河屯两头担心了。

    只是听到义父河屯说去封家看望真正的小十五,他这个冒牌的十五便莫名的小紧张起来。

    邢十五似乎不太敢去面前嚣张又跋扈的封林诺。

    隐隐约约间,总觉得是自己占了他的亲爹当了一段时间的爸爸……一种莫名的愧疚之意!

    虽说邢十五被召唤来申城,是为了代替林诺冒险。也压根就没指望过林诺会领情,只是他别怪罪他,生他的气就好。

    “十五……诺诺……咳咳!”

    河屯的重伤还未能愈合,元气匮乏得厉害,刚开口喊了两声,便被一阵急促的咳嗽给呛住了。

    邢十二把河屯稳稳的搀扶下车,一边给河屯顺着气,一边代替河屯唤叫起了林诺小朋友。

    “十五……十五!义父跟十二哥来看你了!十五……”

    邢十二还是习惯性的叫唤林诺为十五。因为从小到大,他就是这么喊过来的。

    莫管家和司机小胡拦不住河屯他们,是必然的。

    再则,河屯已经在儿子封行朗那里吃了个闭门羹,邢十二当然舍不得义父河屯再受一次拒之门外。

    “是我义父和老十二!”

    听到邢十二的呼唤声后,正在餐厅陪着妈咪喝营养汤的林诺立刻从椅子上爬了下来。

    雪落也没出声拦下儿子。河屯都已经追上门来了,也不是她想拦就能拦住的。

    “义父……义父……你的伤都还没好呢,怎么就跑来看我啦?你要是想我了,就让老十四带我过去看你不就行了……义父你慢点儿!”

    林诺直接将河屯搀扶进了封家的客厅。

    毕竟河屯是小少爷的亲爷爷,莫管家也没太过为难,便让他进来了封家的客厅。

    “诺诺,你妈妈呢?”河屯平喘着问。

    “妈咪在餐厅喝营养汤……义父,我扶你去沙发上坐下吧。”

    “义父不坐,带义父去看看你妈妈吧。”

    河屯刚要迈步,莫管家便横身拦了过来。

    让河屯进屋,那是看在河屯是诺诺亲爷爷的面子上;可这一刻莫管家阻拦河屯,却是因为不想让河屯打扰到还在保胎中的二太太。

    想必二太太也不想见到河屯这个始作俑者!

    不然,以二太太的温婉善良,她会迎出餐厅来见见河屯的。

    莫管家懂二太太的意思。

    “邢先生,就此止步吧!我家二太太刚从医院保胎回来,身体还虚弱得很,您就别打扰她的清养了。”

    莫管家的口气是客气的,但态度却是坚定的。

    “你说什么?雪落去医院保胎?怎么回事儿?”

    河屯立刻绷紧了声音。有紧张雪落的身体,更多的是关切他儿子的子嗣。

    “我家二少爷伤得那么重……我家太太心疼我家二少爷,就动了胎气。在医院没少吃苦头呢!身体刚刚有所好转,不方便见客,还望邢先生见谅。”

    莫管家是个儒睿的管家,他用旁敲侧击的方式提醒着河屯的‘罪孽深重’。

    换句直白的话说:二少爷和二太太现在的苦难遭遇,都是拜你河屯所赐。

    其实莫管家也是心疼二少爷和二少奶奶。还有二少奶奶肚子里的封家子嗣。

    河屯应该是会意到了,瞬间便黯然神伤的垂下了眼睑。

    刚开始,林诺并没有注意到远远跟在义父河屯和邢十二身后的邢十五;可这一刻,他看到了那个冒牌货!

    这个冒牌货竟然敢跑来他家里?!

    “喂!冒牌货,你跑来我家里做什么?!难不成你还要缠着我亲爹?你要不要脸呢!封行朗可是我亲爹!是我封林诺的亲爹!你只是一个冒牌货耶!还真想给我亲爹当干儿子呢?做梦去吧!”

    小家伙对邢十五,那是满满的敌意。

    或许在林诺看来,这个冒牌货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他早可以歇菜回他的集训庄园了!

    那还跑来这里做什么?

    一定是想来缠着亲爹封行朗的!一定是这样!

    “我没有……我是陪义父来看你的。”

    邢十五本不想进来封家的。可刚刚听到义父河屯咳嗽得厉害,但想上前来帮忙。

    “看我?我要你个冒牌货过来看我做什么?你赶紧给我滚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林诺厉声厉气的朝邢十五继续嚷叫:“还有啊,你以为再也不许来找我亲爹!不然我会打断你的腿!听到没有?!”

    “诺诺!不许这么没礼貌!”

    呵斥小家伙的,是从餐厅里缓缓走出来的雪落。她听到儿子口中一直敌意重复着的‘冒牌货’。

    雪落很想看看这个可怜的孩子!

    小男孩儿很白净,看起来要比儿子林诺瘦弱很多。眼眸里有着怯生和愧意。

    “妈咪,这个冒牌货又跑过来跟我抢亲爹啦!很讨厌的!”小家伙撒娇的奔过来抱住了雪落的腰。

    “诺诺,义父跟你保证:这个一号绝对不会跟你抢亲爹的!”

    河屯安抚着焦躁又怒意的孙子,“他不敢,也不会!”

    “诺诺,乖,快去给你义父倒杯水过来!”

    雪落吩咐戾气的儿子去做事。应该是想支走极不友好的小东西。

    “妈咪,亲儿子先扶你去沙发上坐下,然后亲儿子再去给义父倒水喝。”

    等小家伙转身跑去厨房之后,雪落才向远站在一旁的邢十五招了招手。“孩子,你过来。到阿姨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