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46章 父子深情

第1646章 父子深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懂自己的男人;

    而封行朗又何尝不懂自己的女人呢!

    他知道女人想让他安心的养伤,早点回到她们母子三人身边来。

    总的来说,这几天的治疗情况并不理想。

    封行朗深呼吸再深呼吸,感觉自己不能再这般‘颓废’下去。自己的老婆孩子还等着自己!

    无论是邢八,还是丛刚,如果他们真的死了,那就更不能让他们的生命白白的付出。

    “邦……让医生多加点儿药量!我想这个星期回去陪老婆孩子过周末!”

    封行朗看向严邦,肃然着一张泛着苍白之意的俊脸。

    “又加?你这心脏吃得消吗?”

    严邦皱起了眉头,“知道你想尽快的赶回去跟老婆孩子团聚……但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啊!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严邦是连哄带骗,“再说了,林雪落已经出院了,你们大好的日子近在眼前,别这么迫不及待嘛!”

    这次封行朗没有反驳严邦什么,只是深深的凝视着他。

    “邦,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严邦微微一怔,随之咧嘴哼笑:“朗,你这话说得多见外啊?跟我用得着这么客气么?听着真让人不习惯!还是喜欢你时不时的凶我一句、吼我一声!”

    严邦是真辛苦。几乎是全天二十四小时伺候着封行朗,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那血红的双眼,那粗旷的胡须,都很好的证明了他的辛苦。

    但他却乐在其中!

    想到从今以后,封行朗就只有他严邦一个靠山了,严邦就更加的精神亢奋了。

    “犯贱。”封行朗低声喃骂了一句。

    “对了,上午有个核磁共振的检查,你先眯着休息一会儿。”

    严邦刚把病床放低了一些,门外便传来手下叩门后的汇报声。

    “严总,河屯来了。他说他要见他儿子,您看……”

    “什么?河屯要见他儿子?”

    严邦一边哼声问,一边看向病床上的封行朗,以询问他的意思。

    “我不想见他!邦,你出去把他轰走!他要是敢乱来,你就报警!”

    封行朗闭上了眼,似乎连话都不想多说一句。

    “嗯,好!”严邦应声朝门外走去。

    这次的河屯还算客气,竟然能心平气和的等在走廊的入口处。

    “河屯,不是我要拦你,是你亲儿子他真的不愿意见你!你还是请回吧!”

    看在河屯是封行朗亲爹的面子上,严邦说话也挺客气的。关键是不想吵着养伤中的封行朗。

    “我义父想进去,你觉得你拦得了吗?!”说话的是邢十二。

    河屯只带了邢十二一个近身保镖。不算他们身后跟着的P大点儿的邢十五。

    “邢十二,知道你身手了得,今天就不用展示了!封行朗受了内伤,两天前才止住了内出血,你这么耍刀弄棍的强行闯进去,只会让封行朗气得多吐几口鲜血而已!”

    严邦好言相劝,“他好不容易能喝口流食了,你们就别再刺激他,让他好好养伤吧!”

    “我是阿朗的父亲,我来看我儿子,你一个外人就不用阻拦了!”

    很明显,河屯还是看不顺眼严邦。

    “河屯,你儿子为什么不愿意见你,难道你心里没点儿自知之明么?”

    严邦微叹一声,“实话跟你说吧,是你儿子叮嘱我出来轰走你的!还说你们要是敢乱来,就报警!”

    报警应该是不用的。邢十二再如何的神通广大,双手也难敌众拳!更何况他还要保护虚弱的河屯。

    “河屯,你也不想打打闹闹的让你儿子没办法好好养伤吧?非得看到你儿子被你气得吐上几口血,你才满意?!”严邦半劝说半恐吓着河屯。

    “义父,能不能让一号进去看看封爸……封叔叔?”

    身后的邢十五自告奋勇。他知道河屯不喜欢别人自称‘邢十五’,因为那是他爱孙的称呼。

    机灵的小家伙随即又补充上一句:“我想封叔叔应该是想见到一号的。”

    小家伙的这个提议还真不错。不但能化解此刻的对峙,而且还能如愿的看望到他的封爸爸。

    在小家伙的心目中,他跟封行朗大半个月的父子相处,早已铭记于心。

    而且严邦也不能拒绝。

    思索片刻之后,河屯微微点了点头,“那你就代替义父进去看看阿朗吧!也不枉他把你当了几天的儿子看待。”

    “好的义父!一号这就进去!”

    不等严邦回应什么,小家伙一个躬身,便敏捷的绕开严邦,朝病房直奔过去。

    轻叩了两下里间的门,在瞄看到房间里没有其它人时,小家伙才弱弱的喃叫一声:“爸爸,十五来看你了?我可以进来吗?”

    “十五?”

    本以为会是河屯强行闯进病房,可在听到邢十五稚气的唤叫声后,封行朗微微惊喜了一下。

    “快进来吧……”

    奔过来的小家伙,立刻托住了想起身的封行朗,“别起身,你伤了的肋骨需要好好平躺静养。”

    “十五,你能来看爸爸,爸爸挺高兴的。”

    封行朗探过一条手臂来,将小家伙拥在了自己的怀里,温和的问,“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但过几天,我就要跟老五一起回去庄园了。”

    这也是小家伙自告奋勇的想进来看望封行朗的重要原因。

    “回庄园?”

    想到那个黑暗又阴霾的集训地,封行朗眉宇微蹙,“别回去了,那种地方不适合你!留下来给爸爸当干儿子好不好?”

    小家伙眼眸中顿时乍现出惊喜之意,但随后又低垂下了小脑袋。

    “封叔叔,能给你当几天儿子,我已经很知足了……”

    小家伙的声音泛起了沙哑,“诺诺弟弟是个很好的儿子,他很爱你。”

    邢十五还记得封林诺对他的警告:他只是个冒牌货!永远都是!

    讲真,这一刻的封行朗,虽说有心想留下邢十五当干儿子,但还是有一些身不由己。

    先不说自己重伤的身体,一时半刻也休养不好;还有受到伤害情绪黯然的儿子林诺,以及妻子肚子里正孕育中的女儿……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封行朗!难免有心无力去跟河屯商议要收邢十五为干儿子的事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