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40章 生活就是不停的折腾

第1640章 生活就是不停的折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朵朵虽说骨子里蕴着卑微,可至少她还是个有骨气的女人。

    白默已经成为了她的前夫,而且跟水千浓已经‘光溜溜’过了,那她跟白默此时此刻的行为,俨然就成了不道德的第三者乱情。

    袁朵朵一个提气使力,将白默压制住的一只手腾开,然后条件反射的就抽了白默两记耳光。

    说真的,这两记耳光疼不疼另说,单这抽打在白默脸颊上的声音,那是绝对的响亮。

    白默的皮肤很白皙,是那种细皮嫩肉的娇气男人;

    而袁朵朵抽来的这两巴掌,直接把他那张白皙净好的脸庞,给打出了两个又红又肿的巴掌印!

    “袁……朵朵……你竟然敢打我?”

    被袁朵朵狠抽了两耳光的白默,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颊,不满的呼哧粗重怒气:“你又打我?!”

    袁朵朵被白默这一通的折腾,也是喘得够呛。毕竟白默是个成年男人,还是有点儿蛮力的。

    “白默,别再来搔扰我了……只要你爱着豆豆和芽芽,我就不会跟你争抢她们的抚养权!”

    见白默酒意清醒了不少,袁朵朵才凄凉着声音重复了自己刚刚的话。只是前提条件加上了白默必须 爱着女儿豆豆和芽芽的情况下。

    无论如何,袁朵朵也见不得自己的两个女儿受苦受虐待。

    “行……这话是你说的!本公子已经给你录下来了,别它妈到时候出尔反尔!”

    白默想从沙发上爬身而起时,却发现自己竟然以奇特的姿态匐在袁朵朵的身上……

    好吧,这姿态的确挺带劲儿的!

    而且袁朵朵的前身已经是一片景色无限好!

    “啊……啊!袁朵朵……你这个泼妇!你又打我!你又打我……啊……你还打?!”

    直到‘砰’的一声巨响,白默被袁朵朵关在了防盗门外。而且还被反锁了。

    “白默,赶紧滚蛋!再不滚,老娘报警了!”

    感觉自己的胸口一凉,袁朵朵这才严严实实的用双臂环抱着自己,羞愧难当的跑进了自己的小卧室。

    白默踹了几脚防盗门,纹丝不动。懊恼得直撸自己的脑门儿。

    “袁朵朵,你要是敢跟别的男人再生个孩子来恶心我,恶心豆豆和芽芽的话……本公子就弄死你!”

    白默的骂骂咧咧,即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袁朵朵还是能听到的。

    还真相信自己会跟别的男人再生个孩子呢?

    袁朵朵苦涩的心早已经凉成一片荒漠了:已经生下的两个女儿,她都不能跟她们朝夕相处,还再生什么孩子啊!!这祸害不长脑子的么?!

    白默在外门,又是恐吓要挟,又是挖苦讥讽,闹腾了好一阵子,才悻悻的离开。

    袁朵朵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床上,整个人像是被抽掉灵魂的木偶一样。

    女儿豆豆的那句‘爸比光溜溜,Momo都是光溜溜’,就像个魔咒一般萦绕在她的脑子里!

    驱之不得,挥之不去!

    人家都已经是夫妻了,自己一个前妻还纠结个什么劲儿啊!!

    八成白默刚刚的色呸行为,就是被水千浓给调一教出来的吧!

    不过他们夫妻之间再如何的恩爱,也不用当着她两个女儿们的面吧?这样对孩子多不好呢!

    可现在那祸害已经走了……自己刚刚就应该警告白默一下的!

    钻进玛莎拉蒂的白默,并没有着急离开。他一下又一下的舒展握捏自己的手指,似乎在感受袁朵朵刚才在他掌心里的那片柔软之意。

    要说投怀送抱,夜莊有大把的女人愿意把自己赤诚的送来他太子爷的怀里。不同类型的,或大或小,或弹性或软绵,白默把玩过太多。大部分时候,都是跟封行朗和严邦一起玩。

    只是刚刚的那一捏,或多或少让白默滋生起了另类的情愫。

    其实男人也是有X冷淡的。

    自从高中那次不堪回首的遭遇之后,白默便成了一个X冷淡的男人。

    大部分时候,那些触感在白默感觉里,顶多就是一个带点的温手馒头。

    白默点上一支烟,不紧不慢的抽着。

    他很少有思考人生的时候。

    用封行朗的话说,他习惯于没心没肺的活着。上有老爷子撑着,左右有严邦和封行朗帮衬着,他乐得没心没肺的活着。

    而现在,他白默有了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便时不时的会多想一些。

    ……

    Nina领着小无恙进来的时候,封行朗父子都腻歪在严邦的怀里。

    封行朗是浑身疼得厉害,找不到舒服的睡姿,便枕在了严邦最柔软的腹部。

    起起伏伏的呼吸,到是能让封行朗安然不少。

    担心封林诺小朋友折腾他亲爹,严邦只能将小东西兜抱在自己的怀里。

    看到自己儿子的亲生爸爸被别人家的孩子霸占着,Nina表面上落落大方,可内心难免会有些不如意。所以,她便将儿子无恙一并给带来了医院。

    已满周岁的严无恙小朋友,已经能够自己独立行走了。

    “ba……baba……”的一路嚷嚷着直奔过来。

    叫的当然不是他自己的亲爸,而是躺在病床上的封行朗。

    “小东西……你怎么来了?”严邦腾不起身来兜住直奔过来的小家伙。

    “无恙……你会走路了?”

    林诺一直闷闷不乐着。在看到能够直立行走的严无恙时,眸子里到是片刻放亮了一下。

    “当然是来看他干爹封行朗啊!不然呢,你以为我带无恙来看你啊!”

    Nina从来都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女人。姑且当她是女人。

    她清楚的知道:随着儿子无恙的长大,她便越来越有话语权!

    “无恙来了……干爹抱下。”

    看着半趴在床沿边上直哼哼的小东西,封行朗淡出一丝染疼的笑意。

    “行了封大总裁,您就别抱了!反正也不是你亲生儿子!你这疼得脸都泛白了,还是好好躺着吧!”

    Nina拿出了一叠厚厚的文件,“不过这些文件呢,您必须咬牙忍疼的给签了!这些可都是你儿子和闺女的奶粉钱来源!”

    “什么玩意?!他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让他签这些鸟东西!”严邦信手就将那些文件给抛洒开去。可三分钟后,严邦却不得不趴在地上,又把那些文件给重新捡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