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39章 你又打我?

第1639章 你又打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知道自己不应该依恋白默的怀抱,可袁朵朵就是僵化得无法动弹。

    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刻像是要出窍了一样!

    袁朵朵其实比一般女人更需要爱人的安抚,她的坚强有时候也只不过是表象罢了!

    可显然,白默成不了那个能安抚她的爱人!

    果然,这样虚幻的温情只持续了十几秒,白默便推开了怀里已经一动不动几乎快石化掉的袁朵朵。

    白默推袁朵朵的力道不少,导致她向后一个趔趄才站稳住了身体。似乎这样的距离,更适合白默看清袁朵朵的真面容。

    “袁朵朵,你自己怎么作贱你自己,我不管……我也不想管!但是……”

    白默深呼吸着提气一声,“但是你不能恶心我,更不能恶心豆豆和芽芽!”

    说真的,白默的话真的很刺耳。听得袁朵朵身体之中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和抵触。

    “我怎么恶心豆豆和芽芽了?”

    袁朵朵凄笑着反问:“你是觉得豆豆和芽芽从我这种低等妈咪肚子里出来,就是恶心她们?白默,你有没有搞错:是我给了豆豆和芽芽生命!是我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她们!怎么就成了恶心她们呢?”

    “你给她们找一个像艾澄一样的怂包男人当后爸,就是对豆豆和芽芽的一种作呕的侮辱!”

    暂顿,不等袁朵朵作答,白默又低厉着声音冷嘲:“还有,别试图怂恿我家老爷子一起,来跟我这个亲孙子抢他曾孙女的抚养权!利用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袁朵朵你不觉得羞耻么?”

    袁朵朵这才听出来:白默之所以喝得酒气熏天的前来兴师问罪,应该是为了豆豆和芽芽抚养权的事儿!难道白老爷子还真要帮着她跟白默抢夺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白默可是老爷子的亲孙子啊!老爷子怎么会……怎么会帮着她一个外人呢?!

    虽然老爷子来找过袁朵朵,并提起过这件事;但袁朵朵却没往心里去。毕竟白默是老爷子的亲孙子,于情于理,老爷子都不会胳膊肘往外拐。

    可白老爷子真的在这么做?

    如果真是这样,也就不奇怪白默为何酒气熏天的跑来她这里谩骂并质问了!

    “爷爷那么睿智……谁又能左右得了他的思想呢!白默,你太高估我了,我没那样的本事!”

    袁朵朵微微的叹息,“爷爷大概是自己意识到:豆豆和芽芽跟谁生活在一起比较合适的!”

    “你的意思是:豆豆和芽芽跟了你这个穷困潦倒的妈,就合适了?”

    白默的言语之间满染着对袁朵朵生存方式的鄙夷,“带她们吃垃圾食品?穿地摊货?”

    “白默你放心,我不会苦着我两个女儿的。”

    袁朵朵累得着实不想跟这个心智不健全的男人多说什么,“至少,我精神上要比你富有!”

    “你精神上富有?呵呵!”

    白默冷笑两声,“你找了一个艾澄那样的怂包男人,精神上就富有了?!”

    真心的,这一刻的袁朵朵真想抽这男人两个大嘴巴丫子,好让他知道人与人之间是需要相互尊重的。

    可身心俱疲的袁朵朵,也懒得跟这个男人多说什么,或是做些什么了。

    “白默,回去吧!我连豆豆和芽芽的探视权都放弃了,你觉得我还会跟你争什么抚养权吗?”

    违心,那是显而易见的。

    可袁朵朵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把这个男人赶紧的轰走。

    为了不让这个祸害发疯起来扰民,袁朵朵索性来了个一狠到底。

    “实在想孩子了……我会再找别的男人生的!”

    当袁朵朵听到自己竟然说出这番话时,连她自己都是惊叹和诧异的。

    自己这‘破罐子’,还真叫一个破摔得可以!

    估计白默这祸害,八成又要对她‘刮目相看’了吧!

    在白默看来,她袁朵朵这个当妈的对自己的两个女儿那叫一个抛夫弃女、狠心歹毒!

    现在又能加上一条了:水兴杨花!

    反正就是不要脸的女人就对了!而且还是个社会最低层的不要脸女人!

    “袁朵朵,你说什么?”

    白默冷静的问。没有奚落和嘲讽,而是一种与平时不太相称的……冷峻!

    白默很少有这样冷峻的神情。

    袁朵朵淡淡的睨了白默一眼,缓缓的在沙发上坐下。

    “我说,我没兴趣跟你争夺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了!如果我实在想孩子了,我去找别的男人……”

    袁朵朵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白默恶狠狠的堵住了嘴!

    他用他的唇,堵住了袁朵朵的唇!

    并不美好,而是那种要疯了似的堵。而且还啃上了!

    真的很疼!

    连袁朵朵这种相当耐疼的人,也忍受不了白默在她唇上的肆意噬咬。

    “白默,你又发什么神经呢?要亲回去亲你老婆水千浓去!”

    醉酒的白默,还是有一些蛮力的;被白默又亲又啃得七荤八素的袁朵朵,一时之间还真的反抗不了。

    一种欺凌弱者的快一感油然而生;白默竟然在袁朵朵的反抗中,有了明显的那方面的正常需要!

    自从高中不堪回首的那段经历,白默几乎从来没有过主动的正常男人需求。

    偶尔在夜莊,为了配合封行朗和严邦,不至于被他们嘲笑和挖苦,白默也会表现得有感觉。

    但这一刻,白默能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这种强烈的感觉!

    然后,他便有些蛮横了。蛮横的想将这种感觉给释放出来。

    虽说白默不是那种肌肉型男,但他毕竟是个男人,爆发力而是有的。所以,也不是很困难的,便把累成狗的袁朵朵给压制在了沙发上。

    这样的情景,还真有些熟悉。

    也是这样的酒气微醺;也是这样的蛮横凌乱;也是这样的急于宣泄他自己……

    上一次,袁朵朵没有反抗;

    但这一回,袁朵朵却在玩命似的挣扎,反抗,斗战!

    因为她突然想起了女儿豆豆在电话里的所说的那句话:爸比光溜溜,Momo老师光溜溜!

    这个该死的祸害,都已经跟别的女人结婚了,竟然还这么不知廉耻的搔扰她这个前妻?!真当她袁朵朵是受气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