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38章 找不回自尊

第1638章 找不回自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即便有万般的不舍,封行朗还是‘听话’的离开了妻子的病房,躺回了严邦让人给推上楼来的担架。

    妇幼保健医院也有其它的内科,但雪落还是执意的让丈夫离开了。

    莫冉冉主动要求自己留下照顾雪落,让封立昕回去照顾女儿封团团。

    而林诺小朋友则被派去护送亲爹封行朗回军区总医院了。

    小家伙偎依在亲爹封行朗的怀里,神情蔫蔫的。

    “其实……亲儿子可以留在妈咪身边的,不用送亲爹回去。”

    封行朗亲吻着小家伙的眉眼,用鼻尖细嗅着小东西的柔发,满眸的父爱溢于言表。

    “是呢!有大邦邦护送你亲爹回去,你还不放心呢!”

    严邦半支撑着身体护着侧躺中的封行朗父子;探手过来轻触着相拥在一起的父子俩。

    小家伙似乎哭了,却又不愿被人看到,便将眼泪擦拭在了亲爹的衣肩上。

    “亲爹……老八死掉了!”

    小家伙呜呜咽咽的,将自己的小哭脸埋得更深,“老十二说,老八是跟塞雷斯托同归于尽的!他为了救大家,把那个大坏蛋带去了深水区引爆……”

    小家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伤感,在亲爹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封行朗没有出言安抚怀中伤心不已的儿子,只是将他抱得更紧一些。他默许着儿子对邢八的这份浓厚的情义:似父子,亦是兄弟!

    “诺小子,哭一会儿意思意思就行了……你亲爹还伤重着呢!别又惹他难受了!”

    严邦在身后环着他们父子,并给小东西递送来了纸巾。

    封行朗横了严邦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让小东西自行平静心中的伤感。

    其实这一刻的封行朗,内心更为沉痛哀伤:为了邢八,也是为了生死未卜的丛刚!

    还有那个血淋淋的孩子……封行朗感觉到自己被子弹打中的肋骨处,又在隐隐作痛了!

    “朗,又疼了?”

    严邦感受到了封行朗不自控的轻颤,便贴近过来,将他的后背稳在自己的怀中。

    “邦,给我来支杜冷丁!”

    封行朗几乎只是口型。毕竟他不想让怀里呜咽的儿子听到。

    “那玩意儿用多了不好……”

    严邦用指腹轻轻抚蹭着封行朗因疼痛而惨白无血色的脸庞,“你忍着点儿,就快到医院了!”

    来妇幼保健医院之前,封行朗怕自己支撑不住,已经用过两支了!

    “亲爹,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上又疼了?”怀里的小家伙微微昂头问。

    “没有……亲爹没事的。”封行朗的气息微微的打着颤声。

    “对不起的亲爹,亲儿子不应该说起这些让你难受的……”

    小家伙哽咽着,张开一双小手臂将封行朗颈脖环抱得更紧,“亲儿子讲个笑话给你听。”

    “有个孩子在森林里迷失了方向,遇到大笨熊。

    孩子说:我是迷路的小孩,你能带我去找妈妈吗?

    大笨熊点点头,领着孩子走了好远,来到了麋鹿的家……”

    严邦微微蹙眉,应该是没能听懂这个笑话的内涵所在,便忍不住的问:“这笨熊也真够笨的,怎么把小孩子带去麋鹿的家啊?难不成,这小孩是麋鹿生的?!”

    说真的,当时的封行朗真心不想笑。而且儿子的笑话也不是很好笑……但他却被严邦的蠢劲儿给逗笑了!

    “因为那孩子说,他是‘迷路’的小孩儿!所以就找去‘麋鹿’的家了!就你这智商……”

    “哦,这笨能是把‘迷路’听成‘麋鹿’了啊!”严邦这才恍然大悟。

    “大邦邦,你都笨死掉了!”

    小家伙也被严邦的后知后觉给逗乐了。

    严邦用自己的‘蠢笨’,逗笑了封行朗父子!

    ‘节约’了一支杜冷丁。

    ……

    从医院出来的袁朵朵,也是精疲力尽。

    实在没心情去培训中心加班了,她便坐地铁回了她的小公寓。

    夜晚,总是黑的。袁朵朵有时候也会异想:为什么夜晚是黑色的,为什么不是蓝色、红色、绿色呢?

    其实霓虹灯映衬下的都市,并不是纯黑的;零零散散的点缀着玄幻式的各式灯带。即便是这样,但还是争不过夜晚下这片黑色的笼罩。

    袁朵朵的心情又凌乱又糟糕。

    说真的,她挺羡慕雪落的。

    雪落有着丈夫封行朗的爱,有着儿子封林诺的爱,即便受些委屈和困难,至少她的心境是欣慰的。

    正如常言中的:苦也甜!

    可她袁朵朵呢?

    除了无尽的殇感,就剩下无尽的殇意了!

    夸张点儿说,就是那种死不瞑目感觉!

    心里疼了,痛了,苦楚了,哀伤了,却成了自作自受!没有一丁点儿的回报!感情上的回报!

    袁朵朵慢挪至自己的小公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出头了。

    对于一个单身的女人来说,这时间着实够晚!

    “啊……”

    当袁朵朵开灯的一瞬间,便看到客厅的双人沙发上,横躺着一个男人。即便是向来胆大的她,也被吓得不轻。关键这个不速之客还没开灯。

    “白……白默?你……你怎么在这儿?”

    袁朵朵看清了沙发上的男人:竟然是白默那个祸害!

    随之,袁朵朵便嗅到了扑面而来的酒气。这祸害竟然又喝酒了!

    袁朵朵这才想起来:防盗门上的锁,被白默换成了指纹锁。而且白默还抢占掉管理员的修改指纹。袁朵朵只能使用指纹和密码,却没有权限做修改。

    加上一把高级点儿的指纹锁动辄四五千,袁朵朵实在舍不得那闲钱重换。

    “让本公子等了你这么久……去跟姓艾的那个挫男约会去了?”

    白默这一开口,就嗅到了那满溢的嘲讽和挖苦的气味儿,根本就无法跟这个男人好好说话!

    袁朵朵也想跟这个男人好好沟通,但听了男人这番挑衅和讥讽,她原本快出口的关心,随即便回咽了下去;于是出口便成了针尖对麦芒。

    “白大公子不是都已经结婚了吗?还有什么资格管我跟哪个男人去约会?!”

    其实有些口是心非的话,就这么话赶话的出口了!面对白默,袁朵朵早已经找不回自己的自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