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31章 爱惜子嗣

第1631章 爱惜子嗣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父子俩的目标都是忙得生烟的袁朵朵。

    找到了袁朵朵,自然也就找到了妻子林雪落。妻子平安无事最好。

    封行朗虽说受了三处枪伤,但都没有命中身体的要害部位。只是失血过多,加上前期墨隐团弄的那种神经类的毒素,紊乱了他的新陈代谢及排毒造血系统。所以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虚弱。

    要想把大伤的元气养好,估计一两个月还是要得的。

    封行朗看向外间。从虚掩的门外传来严邦呵斥医生的谩骂声。

    大概是在责怪医生:为什么封行朗康复得这么慢。因为封行朗中午喝汤还呛出了点儿血丝。

    “一群庸医!”严邦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

    “你行你来啊!”

    封行朗冷斥一声,“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严邦的御龙城!麻烦跟救死扶伤的天使们说话客气点儿!不然遭罪的还是你大爷我!懂么?”

    “他们敢!他们要是敢让你遭罪,老子就砸了他们的破院子!”

    严邦骂骂咧咧的,可在托起封行朗的后腰时,却是无比的细致温情。

    “像你这种戾气的社会败类,有一个死一个,整个申城的人民群众都会拍手叫好的!”

    “老子这个社会败类,也是被这个时代给创造出来的!老子的御龙城,给那么多人带来快乐,尤其是身体上的狂嗨!他们应该感谢我的,不是么?”

    严邦跟封行朗耍着嘴,“当然,老子只为有钱人提供服务!”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挪了个稍感舒服的姿势。

    “对了,有个事儿要你去做……”

    “什么事儿?该不会是又要我派人去找丛刚的尸体吧?你对他还真够念念不忘的呢!”

    在严邦看来,封行朗这一刻的忧伤,完全是因为丛刚的死。

    “你派三路人,一路去袁朵朵的舞蹈培训中心盯着,一路去她的小公寓守着;第三路守在白公馆门口……一有袁朵朵的消息就告诉我!一路跟踪好她!”

    “袁朵朵?不是白默那小子甩掉的女人吗?怎么,你对她有意思啊?”

    “我X……你它妈今天带脑子出门了么?!老子让你派人跟踪她,是为了找我老婆!你这个白痴!”

    “好好好,我白痴!大爷您别动气!万一你又咳血了,老子又得心疼死!”

    对于发怒的封行朗,严邦除了迁就还是迁就。

    有时候想想,严邦的好,是其它人无法代替的。他会像只舔着脸的哈巴狗一样,寸步不离的守着受伤需要他人照顾并呵护的封行朗。

    任打任骂!即便是至亲至爱的亲人或爱人,怕是也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严邦刚吩咐完手下去做事,封立昕便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行朗今天如何?不咳血了吧?”

    “中午咳了点儿血丝,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但还得好好养着!”

    封立昕上前来拍了拍严邦的肩,“阿邦,你都照顾行朗好几个晚上了,也累了吧?下午我在这里守着,你回去好好睡上一觉,晚上老莫会过来接班!”

    “不用!其它人照顾着,我还不放心呢!”

    严邦哼声一句后,便健步朝病房方向走去。

    目送着严邦魁梧的背影,封立昕微微的摇头浅叹。

    ……

    白公馆的书房里,一派沉寂肃清。

    白老爷子少有的这般严肃,冷生生的看着孙子白默那张不耐烦的脸庞。

    白默和水千浓都是被白老爷子叫进来的,安静的坐在对面等着白老爷子发话。

    “老爷子,您有话就快说,孙儿洗耳恭听!求您别这么一言不发的盯着孙儿我……盯着怪瘆人的!”

    白默不知道自家老爷子又要怎么发号施令了,总觉得今晚的老爷子有点儿不同寻常。

    以前也会这般一本正经,但今晚的老爷子,更多了些许的咄咄逼人。

    “怎么,不耐烦了?”

    白老爷子的声音不高,但却带上了家长的凌厉。

    “哪儿敢呢!老爷子您有话就快说,求您别卖关子了成么?你这么盯着我看,都快把孙儿我的灵魂盯出窍了!”

    白默强烈的预感到老爷子今晚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宣布。

    对于白家的家业,白默也没太多的兴趣去争去抢。他已经习惯于伸手即来的悠哉生活。

    再说了,白老爷子就他这么一个亲孙子,这家伙不留给他,还能留给谁?!

    严邦?封行朗?

    白默到是求之不得。也省得他累死累活的像条狗了!拿着红利逍遥自在的过日子,那多惬意啊!

    就怕老爷子舍不得真给严邦和封行朗他们!

    自家老爷子那点儿自私的小心眼儿,他白默还能不清楚?!

    其它嘛,就剩下袁朵朵那个没心没肺的白痴女人了!

    既然老爷子那么喜欢她,那就把家业留给她好了!他白默才不会小心眼儿到跟一个弱女人抢什么财产呢!就怕她袁朵朵没那么大的脸来继承白家的家业!

    不过也说不定的!

    万一袁朵朵那白痴女人突然软骨头了呢?!

    万一她搞了个什么小白脸要养活,恬不知耻的来跟他争白家的家产呢?!

    那他白默也没办法,谁让自家老爷子晚节不保,喜欢上袁朵朵那么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呢!

    “行,那就等你的灵魂都回来了,我在开说!”

    白老爷子到是挺耐得住性子的。岁月奠定了他的沉稳。

    “得得得,回来了,都回来了!正洗耳恭听着老爷子您宣读圣旨呢!”

    白默真是有些不耐烦了,“豆豆和芽芽还等着我去给她们讲童话故事呢,劳您言简意赅!”

    “那爷爷就长话短说了……”

    白老爷子意味深长的说道:“毕竟豆豆和芽芽能听你讲童话故事的日子,也不太多!”

    “老爷子,您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也不太多’?豆豆和芽芽可是我白默的亲闺女,我想给她们讲一辈子的童话故事,谁也管不了的!”

    双胞胎女儿豆豆和芽芽,是白默最最在乎的东西。提及她们时,白默都会绷紧自己的神经。

    这就好!这也是白老爷子希望孙子白默该有的态度——爱惜自己的子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