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30章 一触就疼

第1630章 一触就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蔫蔫的靠在邢十二怀里,只是默默的抽噎,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答。

    “十五,你五哥他……他还被义父锁在地下室的小黑屋里。你被塞雷斯托的人抓走,的确是你五哥看守不利,但你五哥他……他还是爱你的。只是有些时候你五哥比较愚钝了一些……”

    看着自己的义兄弟一个一个的离开人世,邢十二真的很伤感。以前或许没感觉出什么,但自从邢八没了之后,他便觉得这生活像是硬生生的被撕开了一条血淋淋的口子。

    一触就疼!

    小家伙点了点头,也没有应答邢十二什么,只是从他怀里挪了下来,小快步朝医疗室里正输液的义父河屯走近过去。“义父,你可不可以把傻老五给放出来啊?傻老五虽然傻傻的,但这一回并不是他的失职。是塞雷斯托太狡猾了!当时傻老五一直很认真的执行着你的命令,虽然十五有忽悠他开门出去拿奶酪包……但他一

    直哄着我说等义父回来才能拿给我吃!义父,你就不要惩罚老五了!他很无辜的!”

    听了小家伙一番懂事的话,河屯微微的点了点头,“那就依你,先把傻老五给放出来!”

    “谢谢义父!义父最深明大义了!十五爱你!”

    林诺赏了河屯一个响亲之后,便跑出去跟邢十二一起去放还被锁在地下室里的邢老五。

    幽暗的地下室里,邢老五被上了脚铐锁在最里间。他的额头上还捆着纱布,应该是被伤着脑袋了。

    “傻老五……你还好吗?”小家伙轻唤了一声。

    “十五?十五……你没事了?你没事就太好了!五哥一直担心着你,吃不下睡不着!我跟义父说让我去救你……可义父就是不肯!”

    吭啷啷,带动着铁链的撞击声,邢老五朝林诺小朋友扑了过来,将他紧紧的拥在怀里,连连蹭亲。

    “臭老五……都怪我们不好……我八哥他为了救我……他……他死掉了!我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臭老五,要是你当时把我打上一顿,不让我乱走,他们就抓不到我了……八哥也不会死了!”

    从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中听得出:小家伙是自责的。虽说仇恨是因义父河屯为邢二报仇而起!

    “十五你乖了……不哭好不好!五哥一听你哭……五哥也想哭!”

    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就这么抱头痛哭着。

    ……

    林诺小朋友被送回封家时,已经是中午了。

    妈咪的电话还是没能打通。小家伙的鼻间忍不住的再次泛起了酸意。

    妈咪怎么搞的啊?亲儿子都这么难过了,她也不回来安慰安慰自己!就只知道跟大朵朵在外面瞎玩!

    从莫爷爷那里找来了大朵朵的电话,可大朵朵的电话也关了机。

    关机,无疑是最方便且最直接的回避。

    “我早上也打过好几次了,可你妈咪跟袁朵朵一直都关机呢!我爸去过袁朵朵的小公寓了,她们两人都不在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真让人担心!”

    其实莫冉冉还心牵着一个人,就是封立昕。

    今天早晨,封立昕急匆匆的就出门了,却没让莫冉冉跟着。

    后来莫冉冉知道:封立昕既没有去医院看望他的宝贝弟弟,又没有去公司上班。关键还没让她跟着。

    莫冉冉是尊重封立昕的。她相信封立昕的为人。但她真的有些担心他。

    “我妈咪跟大朵朵不在小公寓里?那肯定是去了老老白家了!大冉冉,我们一起去找我妈咪好不好?”

    虽说小家伙的情绪很低落,但他还是很担心妈咪和妹妹的。毕竟妈咪很少会有超过二十四小时不过问他这个亲儿子的情况。

    “好!我们现在就赶过去!”莫冉冉瞬间就从沙发上跃起身来。

    “你们先吃过饭再去找二太太吧。”

    莫管家和司机小胡去医院给封二少爷送营养流食,安婶和家佣根本就拦不住莫冉冉和封林诺。

    而邢十四还没有离开,应该是河屯特意将他留给儿子封行朗一家使唤的。

    邢十四便载着林诺小朋友和莫冉冉先去小公寓找了一遍,然后又去了白公馆。

    在白公馆里还没能找到妈咪之后,小家伙便有些急了。

    “这个坏朵朵究竟把我妈咪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啊?电话也不接?!”

    小家伙厉厉的哼声,“大冉冉,我们直接去那个学跳舞的地方堵她!”

    可赶去舞蹈培训中心时,袁朵朵还是不在。说早晨上了两堂课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臭朵朵去哪里了?”小家伙气得直哼声,“竟然把我妈咪也藏起来了!”

    “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莫冉冉托住自己的下巴,“诺诺你想啊:你妈咪根本就不是那种玩心很重的女人!而且她格外的珍爱她肚子里好不容易才怀上的二宝!何况你亲爹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你妈咪又那么爱你亲爹……怎么可能

    抛夫弃子的丢下你跟你亲爹出去瞎玩超过二十四小时呢?!这说不通啊!”

    “大冉冉,你的意思是说:我妈咪出事了?”小家伙警觉的问。

    “……”莫冉冉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我可什么都没说!只是推测而已……说不定你妈咪只是觉得……觉得最近太难过太压抑了,所以就出去散散心的!”

    “我妈咪是不会抛下断掉手指的儿子,还有受伤到吐血的老公,跟坏朵朵出去玩耍的!”

    小家伙越来越坚定:一定是妈咪出事了!

    “这个该死的臭朵朵,她究竟去了哪里呢?!”小家伙冥思苦想了起来。

    有此疑惑的,还有封行朗。

    或许妻子会跟自己耍个小脾气小任性,但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来看他这个亲夫,的确挺异常的。

    关键现在妻子和袁朵朵都关了机。打去舞蹈培训中心,那个办公室主任说袁朵朵上午回去培训中心上了两堂课之后,便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简直就是马不停蹄的在赶场。巴颂不知所踪,封行朗身边连个靠谱的且可使唤的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