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28章 强颜欢笑

第1628章 强颜欢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少爷封立昕的一反常态,莫冉冉没看太出来;可莫管家却是意识到了。

    他也就没有当着女儿冉冉的面儿追问大少爷什么。

    翌日,林诺小朋友起了个大早。

    亲爹封行朗还睡着。而大邦邦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呈现出半坐睡的姿态,那姿势看着就累人。

    小家伙光着脚挪步过去,想从床头拿亲爹的手机打个电话。

    “诺小子……你醒了?”

    虽说严邦健壮如牛,但只要些许的风吹草动,他便能警醒。尤其是守在封行朗身边的时候。

    “嘘,别吵着我亲爹!”小家伙成功的拿到了手机。

    “给谁打电话呢?这么神秘?”严邦把声音压到最低。

    “给我妈咪啦……”小家伙拿上手机便光脚奔了出去。

    “别走远了。”

    三分钟后,小家伙便返回了病房,将删除了拨打记录的手机重新放回了亲爹的病床边。

    “大邦邦,一会儿我要出去一下,你要看好我亲爹哦。拜托你了!”

    “你要去哪儿?”严邦紧声追问,“你妈咪不在,亲爹又伤着,我就是你半个亲爹了!”

    “我让我表舅过来接我去看妈咪啦!你不要告诉我亲爹!”小家伙叮嘱着。

    “表舅?”严邦眯眼。

    “就是邢十四了!我妈咪的表弟,我的表舅!”

    “你妈咪这么乱认弟弟……你亲爹没意见的?”严邦扬声问。

    “在我妈咪面前,我亲爹就是纸老虎啦!有意见也不好使!”

    小家伙一边换衣物穿鞋,一边悄然着声音作答着严邦的问话。

    封行朗在林雪落面前竟然成了纸老虎?!有这么衰吗?

    “大邦邦,要是我亲爹醒了问起我,就说我看妈咪去了!而且还带上了邢十四当保镖,让他安心了!”

    “嗯,去吧。路上小心点儿。逮个大块头送你下楼。”

    “不用的!你那些手下一个个笨头笨脑的,看着就心烦!”

    嫌弃一声后,小家伙便悄然的走出了病房,并将病房的门给关严实了。

    严邦本是想起身去送林诺小朋友的,可一旁睡着的封行朗,实在让他舍不得挪开起身。

    两天的药物治疗,让元气大伤的封行朗止住了内出血,脸色虽说依旧泛着惨白,但比入院治疗之前好了很多。近在咫尺的均匀呼吸声,到是让严邦前所未有的安然。

    他喜欢封行朗在他身边的感觉。尤其是睡着的封行朗,没有戾气的谩骂和攻击,只有温情的睡颜。

    严邦抚着封行朗因清洗消毒伤口,而几乎被剃光的板寸头,那微微的扎手触摸,滋生着微微的痒意,在严邦的掌心上蔓延,一直绵延到心里。

    “朗……你说你这头发……怎么这么好摸呢!关键是人还长得这么帅……即便被剃成了板寸,也丝毫没影响到你的帅气!”

    “老子当初‘死’的时候,也没见你难过……现在丛刚死了,老子也不许你难过!听到没有?”

    严邦的声音压得很低。低得几乎只是哑声的默语。

    不过直到现在,严邦还在耿耿于怀:在游艇上的时候,封行朗怎么就主动亲了丛刚的呢?!

    那么危险的环境下,封行朗竟然还能有心情跟丛刚玩这种亲昵的举动?!

    难道是在为殉情做最后的庆祝么?

    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

    封行朗爱的人,只有林雪落。如果非要扩展一下,那蓝悠悠也能算半个……炮之友而已!

    有机会,严邦还真想搞清楚封行朗在游艇上为什么会主动去亲丛刚!

    他需要封行朗主动去亲丛刚的动机和目的!要不然,夜不能寐!

    自己竟然在跟一个死人计较?

    隐隐约约是,严邦觉得身手诡异的丛刚,要比自己难死很多!

    当初自己被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卷入大海时,可是丛刚冒险救了他!

    既然他丛刚救得了别人,自然也救得了他自己!

    只是这回的情况有所不同:离海面越近,就越接近爆炸点……丛刚长不出翅膀,也飞不出那片火海。

    ‘奇迹’这种东西,丛刚的确创造了不少!

    或许这一次,没能在丛刚身上出现奇迹,也是大有可能的!

    丛刚只是碳水化合物的人,他不是大罗神仙,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幸运的!

    如果丛刚真的死透了,到是成全他了!

    至少在封行朗的心目中,会有一席之地!

    ……

    林诺小朋友当然是想妈咪的。但鉴于妈咪跟大朵朵一起有吃有喝有玩的,他还是决定先去浅水湾看义父河屯,然后再去大朵朵的小公寓看不归家的妈咪和妹妹。

    对于妈咪没心没肺的愉快玩耍,小家伙心里也是颇有小不满的:

    先不说自己这个亲儿子断掉了一小截手指头,就说重伤卧床的亲爹,妈咪也不应该抛弃他们父子去陪大朵朵逛街看电影啊!

    难道妈咪因为肚子里的封二娃,就能心大到不管不顾老公和儿子啦?!

    这不科学啊!

    小家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去浅水湾看义父河屯要紧。

    “表舅,我义父怎么样了?”

    “义父伤得不轻,醒是醒过来了,就是一直默着不说话……大家都担心着他呢!”

    “一直默着不说话?那我义父有问过我亲爹和我吗?”

    “刚醒的时候有问……等老十二告诉了义父之后,义父便没再说过话了!”

    “你们跟义父说:他亲儿子和亲孙子都好好的不就行啦?!真是的!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义父最爱我跟我亲爹嘛?我义父一定是因为我跟我亲爹的伤,而伤心过度了!”

    “……”邢十四默了几秒没接话,“十五,一会儿见到义父,要开心点儿……”

    “强颜欢笑是不是?知道的啦!”

    林诺进来医疗室的时候,只有邢十二一人默默的守在河屯身边。

    “义父……义父!十五来看你了!”

    小家伙奔到了床边,偎依到正在输液的河屯的身边。

    “十五……诺诺……”

    河屯轻唤一声,吃力的想支起身来;邢十二立刻从身后托住了河屯的后背。

    “你亲爹怎么样了?还有你妈咪……和你妈咪肚子里的孩子……”河屯的声音很微弱。在看清河屯的这一刻,林诺彻底的怔愕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