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19章 还会撒泼!

第1619章 还会撒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邢十二也不是被吓唬大的!

    询问她林雪落,也是出于对她的尊重!

    他邢十二想从她身边带走封林诺小朋友,根本不是个事儿!

    见林雪落如此的蛮不讲理,邢十二也就不客气了。

    好歹他也已经‘先礼’过了,接下来只能‘后兵’了!

    见邢十二绕过床尾朝南侧的儿子靠近过来,雪落立刻紧张了起来:她知道自己根本抢不过身手诡异的邢十二。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小的!

    “邢十二,难不成你一个大男人,要欺负我这个身怀有孕的弱女子吗?”

    “林雪落,我已经征求过你的意见了,谁知道你这么蛮不讲理呢!你最好躺着别动,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明天早上就把十五送回来了,你今晚还能一个人睡个安稳觉呢……”

    “邢十二,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河屯:说你欺负他儿媳妇!还想调戏我!”

    “林雪落,你得了臆想症吧?我哪有……哪有调戏你啊?”邢十二羞了个大红脸。

    “只要河屯相信就行!”

    还没等邢十二接着开口,雪落立刻扯开嗓门儿,大声的呼叫起来:

    “来人呢,抓贼啊!有人偷东西了!”

    “……”

    这一刻的邢十二,完全是惊愕的。他真的没想到,林雪落不但蛮不讲理,而且还会撒泼!

    对!就是撒泼!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个假的林雪落吧?!

    曾经的林雪落,那么温顺,那么善解人意,那么的知书达理……

    而今晚的林雪落,简直就是个蛮不讲理的泼妇!!

    竟然敢冤枉他调戏她?

    天呢,这女人脑壳坏掉了吧!

    听到三楼主卧室传出的呼救声后,最先跑过来的是动作敏捷的莫冉冉:她赤着脚,手里还拿着一个棒球棍;紧接着便是只穿着睡衣的莫管家……

    邢十二之所以没走,就是想看看林雪落究竟能喊来些什么人!因为他知道封行朗还住在医院里。

    好吧,一家的老弱病残和妇孺孕妇!真有她林雪落的!

    邢十二根本下不去手!他也不会对邢太子的家人下手!

    于是,他只能灰溜溜的自己跳窗户跑了!关键也不能留下等着挨打不是么!

    被雪落盖在被子里的封林诺,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愣愣的盯看着房间里的大冉冉和莫管家。

    “大冉冉……莫爷爷……这么晚了,你们在我妈咪的房间里干什么呢?”

    “哦,妈咪好像看到一只野猫爬进房间里了……不过现在又爬出去了!诺诺乖乖睡吧,已经没事儿了!”

    雪落抢先接过了话,将困意十足的小家伙再次拥在了被子里。

    “太太,我已经替你把窗户关严实了。你跟诺诺好好休息吧。”

    莫管家连忙会意的将女儿莫冉冉先推了出去,便随手将门给关好。

    邢十二莫管家是认识的。他知道邢十二不会伤害二太太和小公子的。既然太太不愿在孩子面前提及刚刚邢十二的到来,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爸,那男孩儿是谁啊?怎么那么眼熟呢?感觉像是河屯的某个义子!”

    “行了,别问了!今晚的事,不要对诺诺说,也别对大少爷和二少爷说!”

    “这有什么可保密的啊?!深更半夜私闯民宅,就应该好好的揍他一顿!”

    “揍他一顿?他没揍你,你就偷着乐吧!”

    莫管家将女儿落下肩膀的睡衣拉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老穿大少爷的睡衣睡觉!你怎么偏不听呢!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老穿男人的睡衣睡觉,成何体统啊!”

    “我就爱穿我老公的睡衣!你管不着!”

    莫冉冉做了鬼脸,便乐呵呵的跑回了二楼的卧室里。

    目送着女儿活力过剩的背影,莫管家忍不住的叹息摇头。

    他想像中的大太太,应该是端庄高贵,知书达理,身出名门;却从来没有想过大太太像自己的闺女这样毛毛躁躁,整天傻乐傻乐的!

    其实莫管家并不看好女儿跟大少爷的婚姻。只当时大少爷单纯的是想找个服侍他的人。

    莫管家寻思着:等大少爷遇到心仪的女人之后,便立刻让女儿退位让贤。

    如果大少爷此生不在有新的爱人,那留女儿在他身边照顾他一辈子也好。

    他老了,也力不从心了。有时候恨不得把大少爷这后半生的日子都安排妥当……

    也就不奇怪女儿冉冉老是埋怨他:爱大少爷比爱她这个闺女要多上百倍千倍!

    房间里的林诺朝窗户口看了一眼。窗帘已经被莫管家重新拉好了。

    原本是安装的智能窗帘控制系统,雪落觉得没了生活的细腻感,便又换成手拉的了。

    “妈咪,刚刚我好像听到老十二的声音呢?”

    在雪落放开嗓门大叫之前,便提前将小家伙藏在了被子里,却没想还是把小家伙给吵醒了。

    “这么想你十二哥呢?”

    雪落轻轻的亲了亲儿子红扑扑的小脸,“亲儿子都一个多月没见着妈咪了,难道就不想妈咪吗?”

    话题,就是这么岔开的。

    “亲儿子当然想妈咪了!每天都有想的!离开了妈咪这么久,亲儿子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的漫长!”

    “小滑头,你知道一个世纪是多久么?”

    “一个世纪就是一百年了!亲儿子怎么会不知道呢!”

    小家伙一边说,一边爬出了被子,“妈咪,亲儿子要尿尿!”

    “嗯,去吧!小心磕着。”

    “知道的妈咪,亲儿子已经不是小P孩子了!”

    小家伙快速的爬下了床,一溜烟跑去了洗手间,并没有去嘘嘘,而是打开洗手间的窗户朝下张望。

    雪落听到了儿子开窗户的声音,不由得轻轻的吁叹一声。

    儿子跟河屯的感情,不是她想断就能断得了的!

    说实话,雪落也挺困惑的:是让儿子跟河屯撇清关系呢?还是让儿子继续跟河屯的爷孙感情呢?

    想到河屯都已经年过花甲了,又残废了一条手臂,雪落一颗善良的心,又开始泛滥了。

    其实雪落何尝不明白河屯‘身在江湖、身不由己’的道理呢!

    河屯是要去看的,但过几天再去看他也好!让他有时间好好想想,好好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