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618章 来人呢!抓贼啊!

第1618章 来人呢!抓贼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妻儿离开之后,封行朗一下子瘫软在了病床上,提不上任何的气力来。

    强打精神了这么久,几乎透支掉了他所有的体力。

    他只想闭上眼,好好的休息一下。

    “行朗……行朗……你怎么了?”

    面对突然软瘫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且双眸紧闭的封行朗,封立昕紧张得连声呼叫。

    “行朗,你别装死吓大哥!这不好玩,知道么?!”

    被封立昕左摇右晃了好几下,封行朗感觉刚刚被自己回吞下去的腥甜热液,又从胃里涌了上来。

    “咳咳……”

    只是轻咳了两声,便有鲜血被封行朗咳了出来。吐了封立昕一手背。

    “来人呢……医生……医生……快来人呢!”

    惊慌失措的封立昕,吓得都忘了去按铃,大声呼喊着直接跌跌撞撞的奔出去喊人。

    还在抽闷烟的严邦,在听到封立昕的呼喊声后,连忙丢了手上了烟跑了回来。

    “封立昕,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快……快!去喊医生……行朗吐血了!快去喊医生!”

    封立昕惊恐万状的嘶吼着,整个人都在发软打颤。

    “医生!它妈的都死哪儿去了!”

    严邦一边怒骂,一边冲去病房查看吐血的封行朗。

    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糟糕:封行朗自己拿过床头的纸巾,在擦拭着嘴角溢出的鲜血。

    “朗……朗……感觉怎么样?”严邦扑了过来。

    “没事儿……死不了的!我哥就喜欢一惊一乍的!”

    “我的爷,你都快吓死老子了!”

    严邦抱住封行朗,贴向他的脸颊,双臂止不住的打颤。

    经过一番检查之后,医生提议要将封行朗转进重症监护室去观察二十四小时。

    可封行朗坚决反对。要是明天妻儿来看到自己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那得有多担心呢。

    “行朗,别犟了!要是雪落来看到你吐血,她会被吓到的!后果不堪设想!”

    经过封立昕和严邦的轮番劝说之后,封行朗只答应进重症监护室十个小时,等雪落明天早晨来看他之前,必须转出重症监护室。

    ……

    夜已深,人却未能眠。

    雪落静静的盯看着酣睡中的儿子,泪水朦胧。

    儿子受伤的小手指,莫管家已经重新包扎处理过了。几乎是连指甲根一起被锋利的刀刃给砍掉的。

    看到儿子少掉的小半截手指,雪落这个当妈的心,又岂能不疼!

    雪落一直将儿子受伤的小手捂在自己的胸口,默声的落着泪。

    虽然莫管家安慰她说小孩子还没发育完全,指节还处于生长的阶段,稍做整形修复之后,便跟原来的手指完全相同,看不出伤痕。

    可疼在小家伙心里的伤痕,又怎么修复呢!

    在雪落含着泪,贴近拥抱着怀里的儿子刚要入睡时,雪落听到了一声不响的叩……叩墙声?

    因为她感觉到那声音应该就是从睡着的主卧室里发出来的。

    “谁?”雪落警声问。

    “别怕……是我!”低弱的声音,带着稍许的疲软。

    “邢十二?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雪落先是惊讶,然后便是微微的愤怒。

    感情这封家成了他们想进来就进来,想离开就离开的公园?大街?酒店?

    而且连她的房间,也是想进就进,连个招呼也不打上一声!更别说什么尊重和隐私了。

    “林雪落,我义父醒了……”

    邢十二喃喃一声,看起来情绪不怎么好。

    “那不是挺好的嘛!”

    醒了就醒了呗,又关她林雪落什么事?!她还有受伤的丈夫和儿子要照顾呢!

    “可我义父他……他情绪不怎么好……”邢十二欲言又止。

    “巧了,我情绪也不知道好!一边担心着受伤住院的丈夫,一边还要照顾年幼断指的儿子,还有肚子里还不到四个月的闺女!”

    他河屯情绪一个不好,大家都要忙东忙西的照顾他的情绪;那别人的情绪不好呢?

    “义父他……他挺消沉的!他想……他想见见十五!”

    邢十二终于支支吾吾的说明了来意:他来是想接林诺小朋友去哄义父河屯开心的。

    “对不起,我儿子不叫十五,我儿子叫封林诺!从今以后,跟他河屯不再有任何的关系!”

    拿她的儿子去讨河屯开心,有没有考虑过她这个当妈的感受?儿子的断指,拜谁所赐?

    “林雪落……才多久不见,你怎么就……怎么就变得这么蛮不讲理的呢?”

    当时的邢十二真没想到林雪落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在来封家接十五弟之前,他还考虑着:把十五弟从他妈咪的身边带走,会不会太委屈了林雪落?因为林雪落也刚刚才回到封家跟丈夫和儿子团聚!

    可现在看来,自己完全是多虑了!

    此时此刻的林雪落,就是个蛮不讲理的小女人!根本就没有曾经的善良和温婉!

    还担心她受委屈呢?现在邢十二觉得自己心里才是最委屈的!感觉林雪落真不懂事!一个儿媳妇竟然能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

    “我就蛮不讲理了,你能把我怎么样?还像从前那样,想来硬的,把诺诺从我身边直接抢走?!”

    林雪落索性坐起身来,好好的跟邢十二讲道理。

    “邢十二,你愚忠你义父,我管不着,也不想管!可诺诺是我林雪落十月怀胎、含辛茹苦生下来的,可他却平白无故的遭受了断指之伤,你说我该去怨恨谁?!”

    林雪落的这番话,听得邢十二一阵哑然。

    毕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儿,他的情商还没那么细腻,人情世故更是空白得很。他把河屯看成了他自己的天,自己的地;自己的所作所为,一切都似乎围绕着河屯在转。

    “那你也不能怨我义父吧?我义父只是为了帮我二哥报仇!这也有错?”

    邢十二的思维,依旧这么的简单,“再说了,塞雷斯托已经死了!老八已经替十五弟报了断指之仇!”

    “行了老十二,我没心情听你说这些血腥的仇杀!”

    雪落将怀里的儿子抱得更紧,“赶紧回去守着你义父吧,别吵醒诺诺!”

    “我必须带十五弟回去见义父!”“你敢!”